分卷阅读55

她说他和许诺已经在景新园,可是没有钥匙进不去屋,一下子就懵了,自己又走不开,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靳歆言,靳歆言正在办公桌前看销售报告,她前面站着运营总监、销售部门经理,两个大男人在靳歆言面前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一个劲儿的擦着额头的汗,推开眼前的报表,靳歆言眼神凌厉的扫过前面的两人,

  “现在市场销售前景这么好,你们就拿这个给我?”

  说着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拿起桌上的报表放在手里扬了扬,随即狠狠地摔在桌子上,指节轻轻地敲了敲办公桌,两个经理抬头看她,靳歆言看着两人,说,

  “我没有耐心再看一次这样的报表!”

  电话响了,看见手机屏幕上闪动的“许晓寒”三个字,顿了半天才接电话,

  “有事么?”

  “那个,对不起,打扰了,我爸突然领小诺来了,他不知道我们分手了,现在在景新园,我走不开,你能不能先派个人去给他们送一下钥匙,我晚上下了班就去接他们,不会打扰你太久的,你看行么?”

  “你等会儿。”

  靳歆言转过身对身后的人说,

  “记住,没有下一次,出去吧。”

  靳歆言看两人出去,关上门后,才对着电话说,

  “你打算告诉你爸,我们分手了?”

  许晓寒略微犹豫一下说,

  “嗯,早晚都得说。”

  靳歆言做回椅子上,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揉着眉心,顿了顿说,

  “行,我一会儿找人给他们送钥匙。”

  “谢谢。”

  “举手之劳,许警官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靳歆言就把电话挂了,许晓寒拿着电话听着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声,摇摇头,深呼吸,继续审犯人。靳歆言打电话给桂姨,叫她去送一趟钥匙,自己接着看文件。

  审完犯人已经快七点了,许晓寒出了市公安局大门直接跳上车去景新园,站在门口半天,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才敲门。靳歆言过来给她开的门,分开快一个月了,这是两人第一次仔细地看对方,一个门里,一个门外。

  “谢谢。”许晓寒先打破沉默说。

  “不客气。”靳歆言回她。

  靳歆言侧开身子让许晓寒进屋,许诺看见许晓寒很兴奋,立刻跑过来就叫,

  “妈妈。”

  “嗯,你又沉了,再过几年妈妈就抱不动了,小诺乖么,有听爷爷奶奶的话么?”许晓寒把她抱在怀里问。

  许诺搂着许晓寒的脖子,头往她怀里边钻,说,

  “你问爷爷,我乖不?”

  “嗯,小诺很乖,很听话,是个好孩子。”许爸站在一旁乐呵呵的说。

  “爸,你来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啊?”许晓寒抱怨许爸。

  “这不是许诺放假了,嚷着要来看你,临时决定的么?再说我也想晨弦了,好久没看见她了,你妈又没有时间,我就自己领着小诺来了。”

  “爸,行了,先不说这些,那个你东西放哪里了?我们回……”

  “你吃饭了么?”许晓寒还没说完,靳歆言就抢过话说。

  许晓寒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靳歆言,她这是干吗啊?但还是老实回答。

  “没啊,才下班。”

  “爸,那先吃饭吧,我特意让桂姨做的上海菜,看看合不合你们口味。”许爸听了很高兴,和靳歆言两人一起往餐厅走。

  “哦。”虽然分手了可是许晓寒还是惯性的听从靳歆言的吩咐,把许诺放下来,牵着她跟上去。

  吃过饭,收好厨房,许晓寒看许爸和许诺去客房玩,擦了擦手坐在靳歆言对面的沙发上,凑到靳歆言跟前压低声音,

  “你干嘛啊,话也不让我说完。”

  “你爸说了,你妈自己在家,他不放心,明天下午就回去。再说了,你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你家里面,也不能现在说,像我在赶你们似的。”靳歆言看着电视漫不经心的说。

  “也对,那麻烦你了。”许晓寒想了想觉得靳歆言说的有道理,靳歆言瞥她一眼没说话。

  许晓寒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递给靳歆言,靳歆言挑眉看她,

  “这是你送我的那辆车的钥匙还给你。”

  靳歆言看了她两秒钟,接过钥匙,许晓寒看着空空的手,说,

  “车我给你停你楼下的车库里了,车库的钥匙也在里边。”说着指了指靳歆言手里的钥匙链。

  “嗯。”

  晚上,许爸领着许诺睡客房,俩人从家里带着睡衣来的,洗洗就回房了,许晓寒跟靳歆言睡主卧,卧室里大体上还和许晓寒走的时候一样,就是原本和许晓寒有关的东西都没了,靳歆言没给许晓寒准备睡袍,许晓寒也不敢乱动她的东西,原本自己的衣柜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看了看床上的新被子,和在一边卸妆的靳歆言,站在床边,有些拘束的四处乱看,不期然碰上靳歆言的目光,许晓寒站在靳歆言身后对着镜子里的靳歆言勉强的笑笑。靳歆言卸完妆洗了澡,吹干了头发,就上床躺下,拉过被子看样子是要睡了,许晓寒走到床头,

  “还要灯么?”

  “关了吧。”

  关了灯,屋子里一下子就暗下来了。许晓寒靠着床边坐下,头搭在床沿上,打算就这么和衣将就一晚。初春的晚上还是有些冷,虽然开着暖气,可是地板很凉,姿势也不舒服,睡了一会实在是睡不着,许晓寒看靳歆言呼吸平稳,应该是睡着了。想了想决定不委屈自己了,上床睡。小心翼翼的爬上床,刚躺好准备睡觉,靳歆言的冰冷如霜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谁让你上来的?”

  许晓寒吓了一跳,继而偏过头看着黑夜里靳歆言模模糊糊的影子有些委屈的说,

  “下面太冷了……”

  靳歆言不说话,许晓寒把头埋在被子里,也不说话。长时间的沉默,半天许晓寒才蠕动了一下身子,慢慢的起身,

  “我回去了,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听见关门声,靳歆言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外面下雨了,风很大,凉凉的,夹杂着雨点打到脸上,很疼,已经凌晨了,街上偶尔路过一两个行色匆匆的人,许晓寒站在路口,打了半天的车,也打不到,只好顶着风和雨往家走,许晓寒想想靳歆言有的时候心也挺狠的,比如现在。

  许晓寒回到租的房子里,马上就冲进卫生间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可是当她打开卫生间门的那一刻,许晓寒觉得浑身都冷,比刚才还冷,她忘了她现在住的十几平米的小房子是不能洗澡的……

  回屋子里睡觉,盖了两床被子还是感觉冷,可能感冒了吧,家里也没有药,大晚上的只好挺着了,调好闹钟,上床睡觉。迷迷糊糊的感觉难受,一会儿睡一会醒的。5:00闹钟准时响了,许晓寒随手把闹钟关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