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你不觉得可笑么?你自己的孩子到现在都没有上到你家的户口簿里,你却轻而易举的让别人的孩子占了本应该属于晨弦的户口,你让我一个做母亲的怎么想?”

  “你怎么骂我都行,我确实没有想那么多,晨弦的户口我一直在想办法,你别轻易说分手好么?”

  “我一直再给你机会,我想你总会学会责任,学会担当,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了晨弦,是一位母亲了,我们结婚了,你是我的……妻子,可是你依然我行我素。许晓寒,我的家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可是你的家人呢?在你的家人面前,我算什么?你有想过公开我们的关系么?爷爷之所以让晨弦和你姓,就是想让你给我和晨弦一个交代,可是晨弦今年几岁了?你什么都没做。”

  靳歆言觉得嗓子噎的难受,喉咙里火辣辣的,看着许晓寒渐渐灰白的脸,继续说,

  “我不是圣人,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我知道我一直以我爱你为名义来约束你,你不喜欢,我也一直告诉自己,我应该给你空间,我不能太霸道,可是,呵呵,我控制不了自己。现在好了,你自由了,再也不会被我控制在我身边了。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也有许多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可是我就是改不掉啊?”

  靳歆言扬起头,把渐渐溢出眼眶的泪给逼回去,

  “许晓寒,我一直害怕,怕你知道最开始的时候……”

  “我知道。”

  靳歆言满脸吃惊的看着许晓寒,

  “你知道?”

  许晓寒看着自己伏在方向盘上的手,低低的说,

  “你别忘了,我是警察。”

  “呵呵,你恨我么?我是说,如果我不那么做或许你和纪芙姚还有机会。”

  许晓寒沉默,最后哽咽说,

  “不知道。”

  靳歆言因为这几个字,长长的睫毛终于承受不住,让眼泪缓缓地落下来,

  “你可真诚实!”

  “歆言,那些都已经过去了,这次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决定做什么事情之前都和你商量行么?”

  “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许晓寒太了解靳歆言了,她这样说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可以回旋的余地了,她看着准备下车的靳歆言告诉自己不能哭,可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许晓寒,你知道么,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哭,为我哭,可是这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黑暗,许警官和靳总一定要挺住!

版权所有:q9Y7kAMsIeA御宅屋

  ☆、第 39 章(捉虫)

版权所有:3qXwrFhnwBT御宅屋

  第39章

  许晓寒和刘大伟、陆路、梁冰、李东周末去KTV唱歌。许晓寒还特意避开了靳歆言常去的那家钱柜,让梁冰先去要房间,才和刘大伟他们一起开车过去。最近她们手里的案子很多,可是,没有一个有头绪,几个人准备出来换换脑子,顺便像刘大伟说的唱出低迷。刘大伟、梁冰两人拿着话筒就是一顿吼,许晓寒和陆路坐在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头儿,你不唱啊?”陆路开口。

  “我等你和大伟情歌对唱呢!”许晓寒笑里蔵针。

  “得了,你看他那嗓子!”陆路一脸鄙夷。

  “试试呗?”许晓寒不放弃。

  “拉倒!”

  许晓寒起身抢了梁冰的话筒,走到点歌台,点了一手《今天你要嫁给我》。

  “下面有请陆路和大伟同学为我们唱首《今天你要嫁给我》。”许晓寒拿着话筒大声说。

  梁冰和李东一看,也跟着起哄,

  “来一首,来一首!”

  许晓寒在一边看着傻愣的刘大伟,抬腿就是一脚,

  “说你呢,快点!”

  倒是陆路爽快,一把抢过许晓寒手里的话筒,

  “唱就唱!”

  于是前奏想起,两人开唱。别说陆路的嗓子很好,甜甜的。就是刘大伟同学差点劲,要不就完美了,许晓寒想。看着两人,许晓寒很高兴,她希望刘大伟和陆路能够幸福,看着别人幸福也是一种幸福。

  两人唱完,陆路就嚷嚷着要许晓寒唱,许晓寒看推辞不过,点了一首周传雄的《黄昏》。许晓寒的嗓音极好,霎时间整个包间都充斥着许晓寒低沉、性感、沙哑的声音,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唱不完一首歌

  疲倦还剩下黑眼圈

  感情的世界伤害在所难免

  黄昏再美终要黑夜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

  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许晓寒的声音一响起,几个人就停止了打闹,许晓寒唱的很认真,歌声自然的流露出歌词本身的沧桑和凄凉的哀伤,在悲伤的曲调中又饱含深情,KTV柔和的光线打在她身上,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刘大伟听的直皱眉,他听到有好几个地方许晓寒都长出了泣音。

  许晓寒唱完,几个人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十几秒之后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许晓寒不以为意,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

  “哇,头儿你唱的太好了!”

  “是啊。”

  “真没想到,头儿唱歌这么好。”

  只有刘大伟在一边不说话,许晓寒完全没有被夸奖的喜悦,走过来把话筒扔给李东,谈谈的,说,

  “该你了。”

  几个人又开始闹,许晓寒回到沙发这边,挨着刘大伟坐下,

  “怎么不唱了?”许晓寒笑他。

  “头儿,你别笑我了。”

  “好。”许晓寒窝在沙发里喝酒不说话。

  “头儿,你和靳总怎么了?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