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来许晨弦真要当警察?摇摇头,绝对不行,光是想一想她就觉得自己得疯!

  “妈咪,我要上学去了,妈咪,别忘了帮我问妈妈,拜拜。”

  “拜拜。”

  许晓寒洗完了从里面出来,看靳歆言还坐在床上穿着睡袍,有些奇怪,

  “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再不换来不及了。”

  “晨弦说她长大了要当警察。”

  许晓寒收住往衣帽间走的步子,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靳歆言,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靳歆言已经淡定的从床上站起来,也往衣帽间走,经过许晓寒身边时,又说了一遍,

  “晨弦说她长大了要当警察。”

  还没等许晓寒高兴起来,靳歆言就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泼下来,

  “不过,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了许晓寒一眼,拿手点在许晓寒的胸口,认真的又说了一遍,

  “绝不!”

  许晓寒看着她严肃的表情笑了,继续往衣帽间走,取了衣服准备换上,

  “哎呀,晨弦才多大,说这些太早了,再说我也不是一直说让晨弦继承你的事业么?”

  靳歆言也跟着进了衣帽间,脱了睡袍,拿过一件套装换上,

  “这还差不多,如果她将来要像你一样当警察,你得和我站在一边!”

  “呵呵,行。”

  “你这个周六有时间么?”

  “干嘛?”

  “晨弦,想让我们领她去动物园。”

  “应该差不多。”

  “早饭外面解决吧,来不及了。”

  “好。”

  语毕两人同时穿戴好,往外走。

  现在春天了,天气冷热适宜,阳光不似冬日里的冷冽,也不像夏日里的尖锐,隔着玻璃晒得人暖洋洋的舒服,许晓寒正在办公室里看案宗,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许晓寒拿起电话,

  “喂,市公安局重案组。”

  “许警官,你让我帮你查的资料我弄好了,什么时候给你?”

  “哦,小张啊,我现在就让大伟去你们户籍科取。”

  “哦,行。”

  挂了电话,许晓寒对站在门边饮水机旁接水的刘大伟说,

  “大伟,你辛苦一趟,去户籍科小张那拿一下资料。”

  刘大伟喝了一口水,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边往外走边说,

  “知道了,头儿。”

  一会儿刘大伟回来了,把手里的档案袋递给许晓寒,

  “头儿,这是什么啊?”

  许晓寒打开档案一边往出拿资料一边说,

  “小诺的户籍资料。”

  “你要这个干吗啊?”刘大伟好奇。

  许晓寒一边一张张的看那些有些泛黄的资料,一边抽空瞥刘大伟一眼,

  “废话,当然是帮小诺找她的亲人,看能不能收养她。”

  “哦哦,我忘了,小诺还在叔叔阿姨哪呢?”

  许晓寒点点头说,“嗯。”

  刘大伟一看许晓寒一点点变化的脸色和眼神就知道情况不乐观,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人可以领养小诺的?”

  许晓寒推开面前的资料,靠在转椅上,无比丧气的说,

  “没有。”

  晚上,许晓寒开车去接靳歆言下班,许晓寒说饿了,靳歆言就说那先去吃点东西再回去,回家自己做太慢了,许晓寒说她知道一家非常好吃的餐厅,靳歆言也没多问,由着她折腾。车子七拐八拐的,钻了好几个胡同,不过靳歆言总觉得这条路有点说不出的熟悉,最后许晓寒把车子停在一家小饭馆门口,靳歆言看着眼前这家门脸很小的,被许晓寒说的天花乱坠的“餐厅”,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就是你说的那家餐厅?”

  许晓寒拉了手闸,关上车门,锁上车,绕过车头去牵靳歆言的手,往“餐厅”里走,

  “对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靳歆言侧过头看她,眨眼,

  “请问许警官,有什么对的地方?”

  许晓寒晃了晃两人交握在一起手,停下脚步看着靳歆言,

  “对的时间,对的人。”

  靳歆言有些困惑,不懂许晓寒在打什么哑谜,心情很好的顺着她往下问,

  “什么意思?”

  许晓寒眼睛看着前面稀疏的几辆车,指着对面的公交站点,说,

  “你忘了,当年我就是在这儿对面的马路遇到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xSsN3QzFS9v8vY御宅屋

  ☆、第 37 章

版权所有:5YK0RhRnL1ua御宅屋

  第37章

  我时常想上帝许是偏爱我的,给我一份至情,我应该会怀有一颗感恩的心,一直幸福下去——许晓寒。

  两个人相携进了小饭店,里面人不多,装修简单雅致,许晓寒以为靳歆言会不习惯这样的环境,没想到靳歆言很是随意的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表情轻松惬意,许晓寒赶忙跟过去帮她拉开椅子,两人入座。

  菜单上来后,许晓寒快速的点了几个菜,看样子是这里的常客,靳歆言听着许晓寒报的菜名,有她爱吃的,也有自己爱吃的,而且没有刺激冷硬辛辣等对胃不好的食物,嘴角自然弯起个大大的弧度,笑意直达眼底,

  “经常来这儿吃?”

  “嗯,好吃又便宜。”

  “哦。”

  “那次帮你抓小偷,我就是在这儿刚吃完饭。”

  “是么?”

  “对呀!”

  很快帅气的服务生就陆续把点好的菜端上来了,弯腰礼貌的说,

  “二位,慢用!”

  靳歆言笑着朝他点头,许晓寒客气的回,

  “谢谢!”

  待人走以后靳歆言笑着看着许晓寒,

  “服务不错么?”

  许晓寒拿过餐巾纸细细的擦着筷子,勺,碟子,然后递给坐在对面的靳歆言,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找的馆子!”

  靳歆言接过许晓寒递给她的擦好的餐具,心情格外的好,说话里都染着笑意,

  “嗯,许警官多厉害啊?”

  “嘿嘿……”

  两个人边吃边聊,一餐简单的饭菜,两个人吃了一个多小时,结了帐,开车回家。

  晚上11点靳歆言班机飞法国出差,10点多一点靳歆言就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发来,在楼上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许晓寒,有些奇怪,摇摇头,下楼。刚走到楼梯转角就看见许晓寒穿着黑色紧身牛仔裤,天蓝色褶皱衬衫,胳臂上搭着一件黑色风衣。

  靳歆言下看她一眼,挑眉,意思明显,这是要干嘛?许晓寒牵起她的手,言简意赅,

  “送你。”

  靳歆言一走就是好几天,自从两人登记后,靳歆言就很少出差,冷不丁的一走,许晓寒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连续失眠两天后,去靳家主宅和女儿一起睡去了。

  刚上班,许妈电话就打过来,语气很兴奋,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