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

  “还没。”不过靳歆言没说出口的还有,陵慧已经买完送过来了,就在她身后的办公桌上。

  “那就好,要不我和女儿白跑一趟……”说着拎着手里的东西就往办公桌那边走,

  “呃,这是什么?”

  许晓寒指着桌子上的外卖食盒问。靳歆言抱起女儿跟在她身后,“自己不会看?”

  “唉,买重了。”

  在打开东西看过之后,许晓寒略感遗憾的说。

  “谁让你来也不事先打个招呼。”靳歆言语气里夹着一丝抱怨。

  “算了,你吃你的西餐,我和晨弦吃我买的中国菜。”许晓寒把吃的放在桌上说。

  “我要吃你买的。”没想到靳歆言冷不丁的冒出这么句话。

  “啊?”弄得以为靳歆言一定吃原先桌上的那份食物的许晓寒半天还回不过神来,半天才说,

  “哦,哦,好。”

  许晓寒坐在许晨弦边上照顾她吃饭,许晨弦吃东西不挑,许晓寒给她夹什么她就乖乖地捧着碗吃。吃了一会儿,许晨弦扬着小脸对许晓寒说。

  “妈妈,我吃饱了。”

  “那去玩吧,不过千万别动妈咪的东西哦。”许晓寒给她擦了擦嘴,把她从椅子上抱下来。

  “嗯。我知道。”

  “真乖,去吧。”许晓寒摸摸她的头,许晨弦转身便跑开了。

  “要不我让陵慧去买些玩具给她?”靳歆言问。

  “不用,我马上吃完了我陪她。”

  “嗯,你们下午要去哪?”

  “不知道呢,你这儿方便不?想在你这儿歇会儿,有点累。”许晓寒边吃边说。

  “嗯,里边有间休息室。”

  “哇,太好了,我都困死了。”

  靳歆言看看许晓寒没说话,可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是泄露了她的好心情。

  吃完饭,收拾好东西,许晓寒就抱起在沙发上自个玩的开心的许晨弦去了里边的休息室。许晓寒和许晨弦在床上正闹着呢,就听见靳歆言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那边有浴室,你两个去洗洗,脏兮兮的。”

  许晨弦嘟起小嘴对倚在门边的环胸而抱的靳歆言说,

  “可不可以不洗啊,妈咪?”

  “不行!”靳歆言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

  “晨弦啊,听话,妈妈和你一起洗,好不?”许晓寒哄她。

  “妈妈和我一起洗?”许晨弦眨着眼睛兴奋地问。

  “当然,你没听到你妈咪说的是‘你俩’么?自然也是包括你妈妈我的。”许晓寒话是对许晨弦说的,眼睛看的却是靳歆言,心里忍不住嘀咕:这人洁癖又犯了。

  靳歆言不理她那哀怨的眼神,慢悠悠地说,

  “你俩快点去。”

  “你俩”二字还咬的特别重,说完转身出去了。许晓寒看着靳歆言的背影磨牙。刚抱起许晨弦往浴室走,身后又飘来一句,

  “别再浴室里闹,洗完赶紧睡。”

  许晓寒只剩下无语望天花板了,这人怎么就这么了解她们啊?她和女儿命太苦了摊上这么个主,唉!秉承着听老婆话的严肃态度,许晓寒领着许晨弦在浴室里很是认真的把自己和女儿洗干净,然后上床睡觉。

  睡到一半的时候,许晨弦睡醒了要去厕所,许晓寒看她眼睛还没睁开迷迷瞪瞪的迷糊样,用力的揉揉她的短头发抱着她去卫生间。许晨弦尿完了,许晓寒仔细的给许晨弦提好裤子,两人又回去睡。等许晓寒再醒来了的时候,外面已经全黑了。许晨弦还在她怀里睡呢,许晓寒揉揉眼睛又眯了一会儿,侧过身子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用手拨了拨她额前的头发,都被汗湿了。说实话她现在特别感谢靳歆言,要不是她当初坚持要孩子,恐怕自己就没有这么可爱的女儿了。

  “醒了?”不知什么时候靳歆言进来了,双手插袋站在床边。

  “嗯。”许晓寒懒懒的应了声,抽出胳膊,把许晨弦放好。

  “几点了?”

  “快五点了。”

  “哦,要把晨弦叫起来吃饭么?”

  “再等会儿吧,我还有点事没做完。”

  “哦。那你忙吧,我在躺会儿。”

  “醒了就别赖床上来了,去外面陪我。”

  “好吧。”

  靳歆言办公,许晓寒趴在桌子上,转笔玩。落日的余晖静静的笼罩在两人身上,笔在纸上滑过的声音缓缓地流淌在办公室里。

  “妈妈,妈咪,我饿了。”不知什么时候许晨弦光着脚丫,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站在休息室的门口说。

  “呀,宝贝儿,你怎么不穿鞋就出来了啊?快把鞋穿上该着凉了。”许晓寒扔下笔跑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转身进屋去给许晨弦穿鞋。

  “好了,我们先去吃饭,之后送晨弦回去。”靳歆言一边签文件一边说。

  “行,我也饿了。”

  两人陪孩子在外面简单的吃了点,就开车回家了。许晓寒哄孩子睡觉,靳歆言接着看文件资料办公,两个人各忙各的。晚上10点多,靳歆言把整理好的文件放到公文包里,关上书房的门,房间里静悄悄的,估计许晓寒和小家伙应该是睡了,推开许晨弦的小卧室,果不其然,一大一小睡的正香,许晨弦被许晓寒搂在臂弯里,小脑袋挨着许晓寒的头,可是小家伙的手竟然大大咧咧的穿过许晓寒系的松松垮垮的浴袍放在许晓寒的胸上!靳歆言脸瞬间就黑了,快步走过去,把小家伙的小魔爪给提溜出来,深呼吸,看着跟没事人一样还睡的香的许晓寒,一把狠狠地掐在许晓寒胳膊上,许警官嗷的一下翻身起来,揉着胳膊,喘着粗气,压低声音,

  “你干嘛啊?”

  靳歆言完全把她当空气,不理她,自顾自得给许晨弦盖被子,垫枕头,弄好这一切,弯下身子亲亲女儿,开门走了,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许警官,看着靳歆言一系列的动作,许晓寒纳闷嘀咕,

  “这又怎么了?”

  许晓寒快速的钻回卧室,结果还是晚了一步靳总裁已经关灯睡了,许晓寒才不管,睡着了?这么快?谁信啊?摸黑上床,翻身压在靳歆言身上,

  “刚才干嘛掐我?”

  “你该掐。”黑暗里靳歆言看不清许晓寒的表情,只是她说话呼出的热气喷在她耳朵上,痒痒的。

  “为什么该掐?你说清楚,要不不让你睡。”

  “你在家能不能把你的衣服穿好。”

  “就因为这个?家里又没有外人,怕啥啊?”许晓寒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袍不以为意的说。

  “晨弦的手都伸进你睡袍里放在你胸上了!”

  许晓寒一时间没听懂靳歆言在说什么,好半天才反应过了,伏在靳歆言的身上,笑得身子都抖了,

  “靳歆言,你这是吃醋了么?”

  靳歆言听到她满不在乎的语气,不解气,抬起放在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