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晨弦该去幼儿园了。”

  “啊,她才多大啊,还不到三岁呢,我不同意。”

  “三岁不小了,我像她这么大,都会很多东西了。”

  “哎呀,上学太累了,再让她玩一年呗,我妈五岁才送我去幼儿园,我爷还嫌早呢,我从小就不喜欢学习,晨弦一定随我,肯定不愿意上学,我们得尊重她!”

  靳歆言看着许晓寒,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还真让小亦猜着了。

  “以后,女儿长大了会埋怨我们送她上学晚的。”

  “那你让她二十年后来找我!”

  靳歆言扶额,她没想到许晓寒这么顽固,

  “许晓寒,上学是好事,再说早晚都得去,晨弦早去早适应。”

  “那人早晚还都得结婚呢,国家为什么规定法定结婚年龄呢?”

  “……”

  “歆言,她还小啊,那么点的个子,你送她去幼儿园她会哭,会闹的,明年再送女儿去不好么?”

  “张扬和小亦过几天要送晨颜上幼儿园,两人正好是个伴儿,如果以后她自己去幼儿园的话,她更会哭,更会闹,你舍得么?”靳歆言知道许晓寒的软肋在哪。

  许晓寒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靳歆言也坐在一边不说话等她做决定,她知道许晓寒需要时间考虑。

  “好吧,我和你一起送她去!”果然足足有半响许晓寒吐出这句话。

  “好了,别不高兴了,晨弦去幼儿园会有更多的小朋友陪她玩,她会高兴的。”靳歆言安慰她。

  “但愿吧。”

  许晓寒等靳歆言上床,盖好被子,就关了灯,可脑子里还想着许晨弦要上幼儿园的事情,小家伙那么小,能适应么,她知道女儿将来可能是要继承靳氏的,靳歆亦两口子恐怕是不会让她们女儿受累接管靳氏,看靳歆亦在外面轻松自在的做律师,靳歆言在靳氏累得跟陀螺似的就知道了,靳歆言也不会把靳氏交给外人,那么许晨弦,自己的女儿就需要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好胜任接班人的身份,可是还是太小啊。

  靳歆言翻个身,压在许晓寒身上,“唉声叹气的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吵到你了?睡觉吧。”许晓寒知道靳歆言不会改变注意的,只好随她了。

  “还想晨弦上学的事呢吧。”靳歆言用手撑着身子,去咬许晓寒的下巴,许晓寒抽出被靳歆言压着的手臂,轻轻地抚在靳歆言的背上,

  “我还是觉得晨弦太小了,想想我就心疼。”

  靳歆言的唇往下移,吻许晓寒的脖子,散落的长发弄得许晓寒有些痒,抬手拨了拨,靳歆言一边吻她,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就知道心疼你女儿,我21岁就剑桥工商硕士毕业接管靳氏了。”

  “那你更应该心疼女儿,不能让她走你的老路,多累啊!”许晓寒一听更不愿意这么早送女儿上学了。靳歆言解开许晓寒的浴衣带子,拉开浴衣,许晓寒里面只穿了内裤,没穿内衣,靳歆言低头一口含住一边的□□,用力的吮吸,一手握住另一个□□,揉捏,许晓寒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自觉地□□了一声,“嗯,”

  “许警官,我今年二十八了。”许晓寒有些莫名奇妙,这跟靳歆言今年多大了有什么关系?靳歆言还在许晓寒的□□上用力的吮吸,因为用力,有些疼,却又夹杂着些许快感,

  “歆言,你轻点,”

  靳歆言减了些力道却没有停下了,许晓寒把手伸进她头发里揉了揉,

  “我知道你二十八了,这和送晨弦上学有关系么?”

  靳歆言轻轻地亲了亲被她弄得有些涨的□□,抬头看着许晓寒说,

  “晨弦将来是要继承靳氏的,必须得比一般人多受些苦,何况我还想早点退休呢!”

  说完也不等许警官反应,就低头去爱惜另一边的□□了,还不偏向,许晓寒翻了个白眼,可惜靳总裁看不到,靳歆言含住□□,往上拉,再放回去吮吸,再拉扯,反复好些次,许晓寒有些无奈了,靳总裁在干嘛啊,把她当橡皮筋了,拉来拉去的。虽然这样想,许晓寒也没去阻止她,伸手够到被子,把两人盖好,靳歆言撑的胳膊有些酸,干脆就趴在许晓寒身上继续玩,许晓寒也由着她,

  “想那么早退休干什么啊?”

  “和你找个好地方歇歇。”

  “我可和你比不了,我得55岁才能退呢!”许晓寒刚说完,靳歆言牙齿一阖,重重地一口咬了下去!

  “嗯啊!”

  许晓寒浑身突然一个猛烈地战栗,胸口强烈的痛感叫她整个背都弓起来了……双手紧紧地拽着靳歆言的浴袍,半天才缓过劲来,

  “靳歆言,我真怀疑你是属狗的,而且还是狼狗!”

  靳歆言把手覆上去,给她细细的揉揉,典型的一个棒槌,一个枣。她这样许晓寒有气也撒不出去。

  “你就不能早点退下来陪我?”

  “这是国家规定的好不好?”

  “这你交给我,我想办法。”

  “再说!”虽然在床上,但是许警官头脑还是很清楚的,违反她原则的事情,她是坚决不会做的。靳歆言有这打算,但也知道许晓寒不会轻易答应,这事得慢慢来,再说她们才多大,退休的事情还远着呢,不过被许晓寒拒绝心里还是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所以,靳总裁惩罚式的将两根手指直接插入许警官的两腿之间,许晓寒知道靳歆言会生气,只是没想到她会这样,弓了弓身子攀着靳歆言的肩头缓解一下,贴着靳歆言的耳朵说,

  “不带这样报复人的?”

  许晓寒说话的热气喷在靳歆言耳边,她缩缩脖子,

  “活该!”缓了半天许晓寒跌回床上,

  “不做了。”

  “不行!”靳歆言哪里肯。

  “我不想做,你还打算霸王硬上钩啊?”

  “……”

  靳歆言不说话,伏在许晓寒身上一动不动,外面月亮很大,许晓寒甚至能看见靳歆言那双漂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像要把自己吃了,许晓寒不理她,侧着身子睡觉,想一会儿靳歆言看自己睡了也就睡了,可是,过了半天靳大小姐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变,许晓寒转回平躺着面对靳歆言,靳歆言还睁着眼睛看她呢,许晓寒有些想笑了,靳歆言在某些方面有着超乎寻常的执着,抬起胳膊圈上靳歆言的脖子,把她拉向自己,吻在她的唇上,靳歆言愣了一秒钟,开始回应她,两人拥吻在一起,相互勾着彼此的舌头,慢慢的靳歆言占据了主动权,把许晓寒的舌头含在嘴里用力的吮吸,许晓寒感觉自己的舌头都发麻了,不知什么时候靳歆言的手指在许晓寒的身体里开始有节奏的律动着,许晓寒跟上她的节奏,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许晓寒,最后一次,行么?”靳歆言看着许晓寒,眼睛亮晶晶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