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3

言没接,把头从文件上抬起来,

  “这卡你拿着吧。”

  “不用,我又不需要。”许晓寒把卡放在桌子上出了书房,靳歆言看着摊在桌子上的银行卡无力的笑笑。

  整理完文件,靳歆言洗了澡去睡觉,看见许晓寒坐在床头捧着本书在看,也没在意,掀开被子进去躺好,准备睡觉。许晓寒见她要睡了,把书放在床头柜上,

  “和你商量个事?”

  “嗯,说。”

  “那个孩子,能不能先让桂姨帮忙带两天啊?”

  “手术那个?”靳歆言想了想问。

  “嗯,她生病刚好,孤儿院条件不好,怕她受不了。”

  “许晓寒你对她挺关心的么?你女儿也不见你如此上心。”

  “那到底行不行?”

  “我明天回去和桂姨说一声。”

  “太好了,谢谢,我们一定尽快联系到她家人的,不会让桂姨带太久的。”许晓寒见靳歆言答应了,很高兴。靳歆言也勾勾嘴角,许晓寒好久没在自己面前笑了。不过那句谢谢让人心里很不舒服。许晓寒见事情圆满解决了,抬手关了灯,睡觉。靳歆言翻了个身手自然的搭在许晓寒腰上,也睡了。

  靳歆言下班打电话给许晓寒,

  “把孩子送过来吧。”

  “嗯,知道了。”

  许晓寒领着小诺去了靳家主宅,靳老爷子在客厅,许晓寒和他打声招呼,靳老爷子勉强点点头,算是回应。

  许晓寒领着小诺到二楼去,二楼是靳家两个小宝贝儿的房间,小诺到了陌生的地方有些紧张,许晓寒蹲下身子把她抱在怀里,哄她,

  “小诺,没事儿的,阿姨在这呢。”

  靳歆言从婴儿室里出来,看见这一幕,心里多少有些不快,但也知道许晓寒的脾气,谈谈地说,

  “进来吧。”

  许晓寒抱着小诺进了女儿的房间,许晨弦和靳晨颜都在。许晓寒把小诺放下,对女儿和外甥女说,“这是小诺姐姐,就在这住几天,你们在一起好好玩。”许晨弦小姐俩见到许晓寒很开心,再看到站在许晓寒身边的小女孩时,一致的撇过头,不说话。靳歆言看了一眼,站在门口也不帮忙,许晓寒明显感到小诺的害怕,口气有些严厉的说,“你们干什么呢,这是什么态度!”

  “我不喜欢她,你让她走。”许晨弦首先站出来。

  “我只有妹妹,没有姐姐。”靳晨颜也加入阵营。

  小诺看着这小姐俩有些怵,直往许晓寒怀里钻,许晨弦见了一把将小诺从许晓寒怀里拽出来,小诺不防,一下子坐到地上,许晓寒没想到许晨弦会这样,当即就是一声怒吼,

  “许晨弦,你找揍是不?”

  许晨弦长这么大,许晓寒都是把她放在手心里去疼的,她没想到妈妈会吼她,有些委屈的站在那儿。靳歆言赶紧过来,把女儿搂在怀里,冲许晓寒也吼,

  “你干嘛啊?”许晓寒瞪许晨弦一眼,

  “都是让你惯的!”

  “你没惯她啊?”靳歆言也瞪着她,明显是很生气了。

  许晓寒把小诺扶起来,以为她会哭,可是没有。许晓寒问她,

  “摔疼了么?”

  小诺只说了句,

  “阿姨,我没事,比这严重的我都受过。”

  许晓寒心一下子就疼了,抱起小诺转身就出了房间。许晨弦见许晓寒走了,和靳晨颜两人就开哭。靳歆言看看许晓寒的背影,又看看许晨弦和靳晨颜,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了,她和女儿在许晓寒心里到底算什么,连个陌生的孩子都不如。

  晚上靳歆言生气没回景新园,许晓寒带着小诺回去了,给小诺洗了澡,想了想领着孩子去客房睡了。第二天,许晓寒带着小诺去上班,把她放在办公室让她自己玩。刘大伟几人也很喜欢小诺,有时间就带她出去,给她买礼物。靳歆言最近去欧洲公干,没在家。

  “头儿,你看看这个。”刘大伟给许晓寒一份旧档案。

  “那怎么办啊?”许晓寒看完档案,揉着额头。

  “我也不知道啊,真没想到小诺的父母都是烈士,怪不得没人认领呢。”

  “我再带她几天吧,这孩子怪可怜的。”

  “可是,你也不能一直带她啊,我们忙起来,哪顾得上她啊。”

  “我知道,再想想办法吧,看看她还有没有其它亲人,不想送她去孤儿院。”

  “哎,只能这样了。对了,头儿,我好几天就了想问你了,你的嘴唇怎么破了?”刘大伟贼贼的说。

  “滚!”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是想每天都少更点,还是隔几天一次多更点?

版权所有:4lAPzTw9Lw5御宅屋

  ☆、第 24 章

版权所有:QyrTKfWrTo56U5ONchC御宅屋

  第二十四章

  意大利,一个浪漫、美丽、悠闲的国度,著名的佛罗伦萨大教堂经过千百年来的风雨洗礼变得斑驳陈旧,虽然颓败却依然神秘优雅。那些曾经只在书本里见过,在脑海里幻想过的教堂,如今就这样真实的矗立在眼前。

  站在硬石板路上,靳歆言指尖轻轻的划过教堂的墙壁,眼睛久久的盯着指尖停留的位置,似乎想透过墙壁看什么,身边的行人不断地更换,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终于靳歆言叹息般的轻轻开口,

  “妈,你知道么,我曾经无数次的向往过与她一起来这里,举行一个属于我们的婚礼,”顿了顿,

  “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婚礼。”

  桑楠站在女儿身边,手里拎着个米色草帽在边上扇风,听见靳歆言这么说,停下扇扇子的手,

  “宝贝,这些话你有对许晓寒说过么?”

  靳歆言缓缓地摇摇头,桑楠牵过她的手随着人流往前走,

  “我们先回去。”

  徐徐的晚风穿过洁白的窗帘拂过靳歆言的脸庞,吹起她散落在耳边的发丝,桑楠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靳歆言,缄默,她在等靳歆言开口。可是等了半天靳歆言就像尊雕塑一样站的笔直,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叹口气任命的开口,

  “和许晓寒吵架了?”

  靳歆言转过身,走到桑楠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拿过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轻轻抿一口,

  “算是吧。”

  “你们总是这样,你太过霸道,许晓寒又过于隐忍,性格又都那么倔强,有什么事情矛盾都不好好沟通。这次又为了什么吵?”桑楠看着这样的女儿实在是有些无奈。

  靳歆言放下咖啡,依着沙发倦倦的说,

  “不想说。”

  “你不想和我说可以,你总不能什么也不想和许晓寒说吧?”

  “和她说了也没用,她也不会听我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她不听你的?”

  “……”

  “还有,宝贝你不觉得你有的时候太霸道了么?”桑楠瞧着女儿脸色小心翼翼的问。

  靳歆言不说话,像是在思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