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4

是她的世界。她们的女儿像极了许晓寒,贪睡贪吃,爱耍滑头,耍横。看了看两个贪睡鬼,走过去把大的叫醒。

  “许晓寒,醒醒,”靳歆言一边叫她,一边轻拍她的脸。

  “嗯,你回来了,我再睡会。”许晓寒迷迷糊糊的往靳歆言的怀了钻。

  靳歆言搂着她,低头吻吻她的脸,

  “起来了嗯?乖,洗洗再睡。”

  “不洗了,行不?好困。”说完还往靳歆言怀里钻。

  靳歆言把她从怀里拉出来,柔声哄着,

  “你听话,乖,好不好?”

  “你怎么不叫醒女儿也让她洗洗,就知道折腾我。”许晓寒不满意靳歆言的不公正待遇,要控诉。

  “你多大了,还跟孩子比。”许晓寒成天和女儿在一起一身的奶香味儿。靳歆言想笑,她现在真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

  许晓寒抱着靳歆言耍赖,哼哼唧唧的说,

  “我妈怀我的时候不足月,7个月就把我生出来,我在娘胎里没睡够,好不容易出来了得多睡会。我再睡五分钟,行不?”

  “好,就五分钟。”靳歆言由着她,搂着她让她再睡一会儿。不一会儿许晓寒在她怀里动了动,靳歆言轻轻地问她“醒了?”

  “嗯,”

  “那去洗澡吧。”靳歆言一边说一边揉揉她的头发。

  “嗯,”许晓寒说完怕吵醒女儿轻手轻脚地下床。靳歆言转头去看她家的小家伙——许晨弦,许晨弦和许晓寒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是细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皮肤很白,尤其是笑起来和许晓寒简直一模一样,让人不自觉地舒服 ,像午后的蔚蓝的天空一样干净。

  “晨弦,还没醒呢?”许晓寒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来。

  “嗯,她睡多长时间了?”靳歆言没抬眼,用手摸小公主的头发。

  “两个多小时吧,估计还得睡会儿。”许晓寒一边擦头发一边说。

  “嗯,你还有几天上班?”

  “还有三天,你先去洗澡,一会儿我有事情和你说。”

  “嗯,什么事?”靳歆言回头看许晓寒她想不出许晓寒有什么事要和自己说。

  “你先去,一会儿再说。”

  不一会儿靳歆言洗完披件黑色的开襟式的浴袍,许晓寒正在床上逗弄许晨弦,

  “你别把她弄醒了。”靳歆言坐在化妆凳上擦头发,回头嗔许晓寒一眼。“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许晓寒从床上下来,将电吹风插上电,按上开关,给靳歆言吹头发,这个对靳歆言很受用。

  “那个,我爸妈明天来。”

  “什么?你说谁要来?”靳歆言推开她,拿过她手里的电吹风关掉放在桌子上。

  “你先别紧张,我爸妈知道我们的事,从我们开始交往就知道。”许晓寒双手按住她的肩,低下头与她平视。让靳歆言看着她的眼睛。

  “她们什么态度?对我们的事,还有晨弦。”靳歆言舔舔唇说的很慢。

  “不反对不赞成。”

  “怎么不反对不赞成?”

  “不反对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赞成是因为我爸妈觉得我们不合适,因为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许晓寒说得很认真。

  “什么叫我们不合适?”靳歆言一下子激动地喊起来,从两人在一起之后,许晓寒总是用这三个字评断她们的关系,如果问靳歆言最讨厌哪三个字,那一定是“不合适”。

  “哇……”

  许晨弦被吓醒了,挥着软软的小胳膊在床上哇哇地哭。许晓寒赶紧跑到床上把她抱起来,放在怀里哄,“没事儿的,晨弦,妈妈不是故意的,别哭了好不好?”可是小晨弦还是哭个不停,许晓寒瞅瞅靳歆言,靳歆言坐在化妆凳上一动不动。既不管手忙脚乱的许晓寒,也不管哇哇大哭的许晨弦径自说着,

  “许晓寒,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你爸妈也不行,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不离开我的。”

  “歆言,你别这么紧张,我没说我要离开,我是家里的独女,爸妈很心疼我,不会阻止我的,他们来只是想看看孩子,没有别的意思,你别多想。”许晓寒一边哄许晨弦,一边安抚靳歆言,她突然觉得自己怎么活的这么累啊,怎么都是她哄别人,却没有人哄自己呢?好奇怪!

  许晨弦睁着她的小眼睛看靳歆言,小身子也往靳歆言那挣,嘴里还依依呀呀的,许晓寒苦着一张脸,这小祖宗怎么这么难哄,靳歆言看看她们,站起身从许晓寒怀里接过孩子,抱在自己怀里,许晨弦到她怀里突然就不哭了。许晓寒看看这小家伙翻翻白眼,真没出息,看见美女就不哭了,没出息!也不知她天天为谁辛苦,为谁忙,都不和自己亲!小白眼狼。

  靳歆言看看女儿,坐到床边,拉开浴袍带子,撩开浴衣,许晨弦马上准确的找到她该去的地方,许晓寒看着许晨弦闭着眼迷糊的吸着奶,不得不叹了一句

  “真是厉害啊,闭着眼睛也能吃奶,本能吧,靳歆言你说她刚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就知道饿知道吃呢?生命真是个奇迹!”说完还不忘砸吧砸吧嘴。靳歆言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许晨弦吃饱了就睡了,靳歆言把她放在她睡的摇篮里。给她盖好被子,

  “许晓寒,你爸妈明天几点到?”

  “晚上7点的飞机,在这只能待一天,他们工作都很忙。”

  “嗯,明天我早点下班和你一起去接机。”

  “不用,我自己去接就行,你工作忙不用特意去接吧。”

  “你爸妈头一次来我再忙也得去接,我们一起去。我叫桂姨来带晨弦,你上班以后也得把她给桂姨看着,让晨弦先熟悉熟悉。”

  “嗯,那也行。”许晓寒说着爬上床,“我困了,先睡了,一会儿小祖宗还得折腾我,你今晚还有工作么?”

  “没有,我这也睡。”靳歆言说着关了床头灯。

  许晨弦不像一般的孩子,早上早早就起来,她像极了许晓寒能睡一秒是一秒,所以基本上这些日子靳歆言都到公司做了一大堆事了,许晓寒的电话才会打过来,宣布她们娘俩起床了。上午九点多,许晓寒的电话挂过来。

  “喂,歆言,我和宝宝起来了。”许晓寒的声音懒洋洋的,靳歆言还能听到女儿嗯嗯唧唧的声音,估计许晓寒在为她喝奶粉。

  “你是被宝宝的哭声叫醒的吧。”靳歆言很不厚道的指出许晓寒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不对哦,你只猜对了一半。”许晓寒神秘兮兮地说。

  “另一半?”靳歆言兴趣很高的陪她玩。

  “今天你女儿,没有哭哦,她是用她的歌声把我叫醒的!”

  “什么歌声?”

  “哇哇啊!”许晓寒在那头学许晨弦。

  “……”

  靳歆言笑着挂了电话,继续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