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id跳舞,可是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许晓寒。

  许晓寒倒是跳的很开心,好久没跳了,跳着跳着就跳上瘾了,两人边跳边聊,很合得来。一曲终了,许晓寒有些累,到一边休息,刚要喝口果汁,杯子就被人拿走了,许晓寒刚要发作,就见靳歆言一脸怒容的站在她面前。许晓寒刚要说话就被靳歆言打断了,

  “你有任务?”

  “没有啊。”

  “那你马上给我回家!”

  “我等你啊!”许晓寒不明白怎么就生气了呢,有些无辜的说。

  “不用!你现在马上回家!”

  “我去车上等你,行不?”

  “你开车来的?”靳歆言缓了缓语气说。

  “嗯,那辆军绿色吉普。”

  “行,去吧。”

  “我能喝口果汁么,渴了。”许晓寒盯着靳歆言手里的杯子,可怜兮兮的说。

  “给你,喝完赶紧走。”靳歆言把手里的果汁递给许晓寒。

  “哦。”许晓寒接过果汁,乖乖的喝了一大口,看了眼靳总裁走了。

  靳歆言见许晓寒走了,气总算顺了,回去继续应酬。许晓寒出了靳氏,打开车门,窝在驾驶坐上等着,开了音乐,哼着歌,手打着拍子。一会儿靳歆言打开副驾驶的门,钻进车里,许晓寒伸手关了音乐。

  “许晓寒,你挺开心的么?”靳歆言上车好一会说。

  “嗯,我才刚跳舞了,好久没跳了,挺高兴的。”许晓寒还沉浸在兴奋之中,没有发现靳歆言越来越黑的脸。

  “怎么,你还想回去接着跳?”靳歆言冷冷的说。

  “怎么了,不高兴了?”许晓寒总算意识到靳歆言生气了。

  “嗯哼。”

  “我惹你生气了?”

  靳歆言偏开头不理她,许晓寒想了想,有点明白,却又觉得不可能,伸手把靳歆言的头转过来,迫使她看着自己,

  “你不会是因为我和别人跳舞生气吧?”

  “是又怎么样!”靳歆言拍开许晓寒的手说。

  “好了,我是来接你回家的,看你忙,反正也是闲着,就去跳了,别生气了,好不好,以后我不和别人跳舞了,要跳也和你跳好不好?”

  “他手都放在你腰上了!”靳歆言发表她的不满。

  许晓寒看看车顶翻白眼,哪个男士跳舞不把手放在对方腰上啊,“小心眼。”

  许晓寒开车回景新园,等红绿灯的时候,许晓寒看着前方,轻飘飘的说了句,

  “那个黄毛还把手放在你腰上呢。”

  靳歆言呆了一下,半天还回了一句,“小心眼。”

  许晓寒笑了,转而看了眼身边的靳歆言认真的说,

  “歆言,你今天真漂亮!”

  靳歆言一愣,她从小就优秀,夸她漂亮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和许晓寒在一起这么多年,许晓寒说她漂亮倒是头一次,心里很高兴,嘴上却说,

  “就今天漂亮?”

  这时绿灯亮了,许晓寒把车开出去,回头冲靳歆言笑,“没有啊,靳总裁天天漂亮,不过今天格外漂亮。”

  “这还差不多!”

  “呵呵,我就是看你漂亮才和你在一起的。”

  “那要是哪天我老了,不漂亮了呢?你就不和我在一起了?”靳歆言眯着眼睛问。

  “不会啊,那时候我也老了,我也不比你小多少,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多好!”许晓寒歪着头看着靳歆言说。

  早上靳歆言先起来,看许晓寒睡得正香,低头吻一下她的额头,去洗漱,弄早餐。许晓寒是被闹钟吵醒的,迷迷糊糊起来去卫生间,门是关着的,她也不看,直直的往上撞,靳歆言在厨房听到声音,出来一看,许晓寒正在卫生间门口边揉头,边用力砸门。靳歆言有些哭笑不得,过去拉住她,“好了,干什么呢,是你的手硬还是门板硬,是你疼还是它疼?”

  “都疼!”许晓寒坚持认为她的打击报复是有效果的,门也会疼。

  靳歆言替她揉揉额头,

  “别闹了,快去洗漱,一会儿上班迟到了。”

  “嗯,”

  吃完饭,两人都去上班,临走前许晓寒跟靳歆言说好晚上一起去看靳晨颜。

作者有话要说:  

版权所有:LaovPxai7UdjOFQ213御宅屋

  ☆、第 16 章

版权所有:bTWpI2xE6lOGfMWy御宅屋

  第十六章

  下班后许晓寒到靳氏大厦楼下等靳歆言,靳歆言去车库取车,

  “怎么过来的?”上了驾驶座靳歆言问。

  “公交。”

  “我给你买一辆车吧?”

  “不用,这样挺好的。”

  靳歆言抿抿嘴,没说话,发动引擎,车子滑出去。

  两人看完孩子回来,已经很晚了,洗洗就睡了。

  日子就像手中的流沙不经意间就从指缝中悄无声息的溜走了,不知不觉,圣诞到了,像这样的洋节在中国是越来越受欢迎了,为年轻人提供狂欢放松机会的同时,也为商家提供了各种促销的由头。

  靳歆言这段时间也忙得焦头烂额,每天回来的都很晚,许晓寒没意思又不敢背着靳歆言出去玩,只好窝在家里看电视。听到开门声许晓寒很意外现在才六点多,今天这么早?忙跑到门口去接,笑嘻嘻地说,“回来了啊,今天好早。”靳歆言神情复杂的看她一眼,“嗯,今天事情不多。”

  “吃了么?”许晓寒问。

  “吃了,你呢?”

  “吃过了,叫的外卖。”

  “嗯,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靳歆言脱掉外套转身往沙发那走。

  “哦,”许晓寒跟着她,坐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靳歆言从包里拿出两张化验单给许晓寒,许晓寒翻来覆去也没看懂,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可是化验单上的名字是靳歆言,靳歆言生病了?很严重?许晓寒有些紧张,试探着地问,“你~生病了?”

  “没有,我怀孕了,你的。”靳歆言谈谈地说,声音平静。

  “你怀孕了,我的?”许晓寒一脸的不可思议,虽然她知道了两个女人也可以生孩子,她以前还和靳歆言讨论过要不要孩子的事情,可是她没心理准备啊,再说两个女人到底怎么生,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呢,以她浅薄的医学常识来看,只是和靳歆言那个应该是不能的怀孕的,至少还要有个外在因素。

  “我怀孕了,你的。”靳歆言又说了一遍。

  “怎么怀上的?”许晓寒收拾一下情绪问。

  “你每天晚上喝的牛奶里我放了药。”

  “你算计我?”许晓寒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怒意。

  “如果你觉得是就是。”靳歆言语气平淡。

  “你……”许晓寒气的拿手指了靳歆言半天, “好,你太好了。”又放下手继续说,“什么时候开始的?”

  “在医院里你醒来的第一天晚上。”

  “你想要孩子可以好好和我说,不用这样。”许晓寒口气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