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在外的肌肤上,许晓寒身体修长,由于经常运动腹部没有一点赘肉,看着她胸口包扎的伤口,低低地说,“许晓寒,我讨厌你的工作。”

  许晓寒摸摸她的头,勉强笑笑“我知道。”靳歆言暖软温和的身体漫漫地覆上来,舒服的触感让许晓寒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无所遁逃的猎物,她稍稍有点懊恼,她堂堂一个刑警每次都被靳歆言压,靳歆言不仅在工作上强势,生活中强势,就连在床事上也是一样,靳歆言冰凉滑腻的手掌摩擦肌肤带来的战栗让她紧张的曲起了膝盖,却正好把靳歆言的身体夹在了两腿之间。腿关节的内侧接触到她腰间滑腻的肌肤,触感好的让许晓寒忍不住摩挲起来。却让靳歆言更加的兴奋。

  “靳歆言,你弄疼我了。”许晓寒低低的抱怨。

  “嗯……”靳歆言含糊的应了,她有些失控,力道不知不觉的加大,许晓寒努力地攀住靳歆言的肩膀,一波潮汐过去,许晓寒刚稍松一口气,仰起脸微张着嘴,深深的喘息。靳歆言却不肯放过她,唇舌依旧在她身上流连,马上开始新的一轮,夜很长。

  月色从开了一道缝隙的窗帘外透进来,在房间里划出一条光,静静地撒在床上,欢爱之后两个人都不想动,暖暖的窝在被子里。

  “许晓寒。”

  “嗯?”鼻子里飘出的声音,带着一股慵懒和惬意。

  “我们就这样一直下去好不好,不管我们多生气都不要说分手行么?”

  “好。”

  “真的?”

  “真的!”许晓寒觉得自己是该给靳歆言一个承诺了,在上次她说后悔认识自己那一刻,自己的心从未有过的疼。

作者有话要说:  

  ☆、第 12 章

  第十二章

  第二天,许晓寒醒来的时候靳歆言已经去上班了,许晓寒把头埋在被子里继续睡,一会儿护士来把饭放在桌子上叫她起来吃饭,她说她一会儿再吃让她先去忙。护士走了她继续睡,她太累了,前些天忙着跑案子,后来又受伤,昨天晚上还被靳歆言折腾到半夜,睡了大半天,后来重案三组的人一起来看她,刘大伟一看许晓寒的豪华病房一个劲的哇哇大叫,哪里还有靳歆言看到他躺在手术床上不死不活的的样子,许晓寒也被她逗的笑,他们三组这次全部负伤,许晓寒看看他们一个个身上的伤,不由得有些自责。几个人察觉她情绪,笑骂她想的太多,许晓寒看看他们也笑了,等他们都走了许晓寒倒头接着睡。

  睡得正香被电话吵醒,有点火大,也不看来电显示拿起来就接,

  “你最好是有事,否则我哪天揍你一顿!”那面停了片刻接着听筒里传来靳歆言淡淡地声音,

  “许警官你要揍谁啊?”

  “呃,…没谁”这回许晓寒是真醒了。

  “在睡觉啊,吃饭了么?”靳歆言没跟她计较。

  “吃了”许晓寒语气坚定。

  “撒谎!护士说你一直睡根本没吃,叫你你也不起,火气还很大!”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我真吃了。”许晓寒才不信,难道她有护士电话,还是安装了监控?不可能!一定是诈她!可是她说的都对啊。

  “许晓寒!”靳歆言吼她,“那个护士是我特意请来照顾你的。”她还着重强调“特意”二字。

  “呃……”撞枪口上了,她怎么这样倒霉啊,老往上枪撞!

  “马上去吃饭!”

  “可是我想睡觉。”许警官恶心兮兮的声音。

  靳歆言纤白修长的手轻轻地点着方向盘,眼睛看着前方的红灯,忽然转变策略对着耳麦语气轻柔,“吃了饭再睡。”。

  “知道了。”许晓寒老实了。

  挂了电话没几分钟那个护士又来了,许晓寒坐在床上愤恨恨地盯着她,干了这么多年的刑警,气场还是有点,小护士被她看的手都抖了,把饭放在桌子上,再一样一样的打开,一碗米粥,几样精致的清谈小菜。许晓寒一看还真有些饿了,食指大动。用左手拿勺子喝粥,喝了几口粥,拿筷子去夹菜,夹了半天也加不上来,小护士要帮她,她瞪了人一眼。靳歆言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情景,小护士维维若若的站在许晓寒旁边,许晓寒一脸阶级斗争的样子对着盘子里的菜乱戳,认识许晓寒时间越长越觉得她孩子气,无奈的叹气,走过去。

  “干什么呢!”

  许晓寒抬头委屈地看着靳歆言,“我吃不到。”那语气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那你让护士喂你啊?!”靳歆言有些无力的揉着额头。

  “她出卖我,是敌人!”

  靳歆言看着同样很是无奈的护士说,“你先去忙吧,我来。”小护士如释重负,一秒都为停留,放下餐具一溜烟没影了,那速度都快赶上孙悟空的筋斗云了!许晓寒的视线从关上的门转回来看着靳歆言,那意思是,我有那么可怕么?靳歆言挑挑眉,不置可否,接着说“好了,我喂你。”

  “我自己来,你是敌人的头儿更可恶”许晓寒油盐不进。

  “好了,不就是叫你起来吃饭么。”靳歆言放下包看她。

  “好吧,和解了,”

  “想吃什么,”靳歆言给她夹菜。

  “黄瓜,”

  靳歆言喂她一口黄瓜。

  “你怎么来了?”许晓寒嘴里嚼着菜,唔唔地说。

  “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来的路上了,你行,一天了都不知道吃东西!就知道睡,你是猪啊。”许晓寒想说你才是猪,又不敢,只嘟囔着,“我不饿,”

  “不饿也得吃,知道么,你胃本来就不好。”

  “嗯。”

  “还吃什么?”

  “鸡蛋。”

  晚些的时候靳歆亦和张扬来了,许晓寒正坐在床上看《动物世界》看得津津有味,靳歆言坐在旁边陪她看。见她俩来了许晓寒咧咧嘴笑笑,靳歆言起来给两人倒了两杯水,张扬坐到沙发上看许晓寒气色好多了,问道,“怎么样,好点没?”

  “嗯,好多了,谢谢。”许晓寒冲她笑。

  “嗯,那就好。”张扬也笑。

  靳歆亦看了一眼电视里的内容,一脸鄙夷地说,“幼稚!”

  “你才幼稚!”许晓寒接的那叫个快。

  “好了,别闹。”靳歆言插嘴,语气不轻不重,也不知道是说许晓寒还是说靳歆亦。两人倒是默契的闭了嘴,只是还相互气呼呼的瞪着眼。张扬看着这一幕顿时感慨:还是靳歆言厉害!

  两人走后许晓寒去了卫生间,磨磨蹭蹭半天也没出来,靳歆言觉得奇怪去敲门,

  “许晓寒,怎么了?”

  “没…没事。”许晓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那我进来了。”

  “别,…啊…”

  靳歆言一进来就看到许晓寒弯着腰,左手捂着胸口,裤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lrkouabqchumatpxbtyhtvnqoebdakhmbr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