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眼圈泛红,敏感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还和自己有关,也看着张扬,想她说又怕她说,

  “医院来电话说,晓寒在医院,联系不到她的亲人,翻了她的通讯记录打给我了。”

  “她怎么了?”靳歆言因为紧张,话里带着颤音。抬头紧紧地盯着张扬。

  “晓寒出任务中枪了,”

  一刀入心,靳歆言差点站不住,靳歆亦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张扬看看靳歆言不忍往下说,靳歆言站直了身体安静的说,

  “你接着说”,

  “医生还说,一枪在右臂,一枪在心脏。”靳歆言听她说完转身就往外跑,靳歆亦和张扬追了出去。剩下一客厅的人莫名其妙。当靳歆言赶到急救室的时候,正好看到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刘大伟,满身的血刺激了她的神经。靳歆亦和张扬也赶过来,想安慰又不知道怎么说,靳歆亦扶着靳歆言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靳歆言根本就站不住。张扬靠在墙边也一动不动。不一会儿手术室又推出三个人,陆路、梁冰、李东各个都伤的不成样子,重案三组的成员都不同程度的受伤了,但都没有生命危险。等待在门口的家属赶紧扑上去,又哭又笑的。靳歆言麻木的看着这些,忽然笑了笑语气从未有的平静“如果她就这样走了,我就跟她去。”靳歆亦听了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她从来没见靳歆言这样,在她心里姐姐就是一座山,从来都是坚强的、冷静的、强势的,可是现在她姐身上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光了。她知道靳歆言爱许晓寒,但没想到她爱的这样深!

  一会儿急诊室的门开了,许晓寒被推了出来,靳歆言马上扑上去看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抬手滑过她的脸,心跟针扎似的疼。

  医生疲惫的摘下口罩,“手术很顺利,病人24小时之内就能醒过来。”听到许晓寒没事靳歆言忍了一晚上的眼泪哗的一下全流出来了。

  许晓寒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的事情了,看见靳歆言一怔,“那个…你怎么来了?”

  靳歆言也没理她,径自弯下身子拿毛巾给她擦身子。

  “靳总我自己来!”许晓寒躲开她,她不容许自己在任何人面前软弱,何况是自己的前女友。现在自己已经够狼狈的了。

  “呵呵,你自己怎么擦呢?”靳歆言被她的那声靳总叫的火大。

  “我自己行,”许晓寒看了看自己,左胸和右肩都缠着厚厚的纱布,隐隐的有些血渍浸过纱布,“左臂没受伤”说着扬了扬自己的左手。

  许晓寒用左手拿过靳歆言手里的手巾慢慢地擦自己的右手,扯动胸口的伤疼得死死的咬着牙,一会儿就冒了一头的汗,靳歆言看着她缓慢地动作,强忍着眼泪偏开头,

  “你非得这样么?”

  “那个我自己可以的,谢谢你能来看我,我没事的,你那么忙就先回去吧。”许晓寒继续往胳膊上擦,有一块血迹在胳膊上,位置偏上许晓寒有点够不到,擦了几次都没擦到,有些生气,使劲一够左胸猛地一疼,疼得直吸气,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靳歆言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她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攥着,左手的手巾都被她捏出水了,心一下子就疼了,也顾不上和她生气了。靳歆言拿掉她手里的毛巾,许晓寒抬头看她,靳歆言看她红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自己心一软,“好了,别逞强了。”

  “那你给我叫护士。”

  “许晓寒!”靳歆言猛地站起来,勃然大怒。

  “你以为我想照顾你啊,要不是…”

  “靳歆言!我没求你来!”许晓寒也吼。

  “呵,许晓寒你别后悔!”

  “是你后悔了吧?”许晓寒倔强的看着靳歆言。

  “后悔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后悔了?”

  “从上海回来,在你家门口,你说你后悔认识我了。”许晓寒有些倔强的看着她。

  靳歆言想想自己好像是说过这句话,可是当时许晓寒太伤她心了。

  “你还把门锁换了。”

  靳歆言看着有点委屈的许晓寒,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你去上海是办案么?”

  “嗯,只是案子进展顺利,我订的是晚上的机票,回家看了爸爸妈妈,还有时间我就约了纪芙姚,我很长时间没回去了,有点想小乐了。”许晓寒一字一句的说。

  “纪芙姚?小乐?”

  “那个…小乐就是纪乐,纪芙姚…是她母亲。”许晓寒低头绞着手指说。

  “你不想要孩子是因为纪乐,你把她当成你女儿了对么?”

  许晓寒没说话,在她心里她确实把纪乐当成自己的女儿了。靳歆言知道许晓寒这就算是默认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了。

  “许晓寒你这是跟我在一起应该有的态度么,你想让我把自己情敌的的女儿当成自己的孩子,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很残忍么。”

  “对不起。”

  靳歆言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许晓寒,看了好一会儿,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拿好衣服开门出了病房。许晓寒看她走了,坐在床上发愣。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靳歆言又回来了,看着走了又回来的靳歆言许晓寒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反应。靳歆言看她愣愣的,笑说,“怎么?许警官不欢迎?”许晓寒点点头意识到不对劲又马上摇头。

  许晓寒住的是高级病房,靳歆言给她办的,有独立的休息室和卫生间,靳歆言去给她热了杯牛奶,侧一下身子往杯子里放了一颗米粒大小的白药片,晃了晃杯子待白色的小药片充分溶解后递给许晓寒。

  “把牛奶喝了吧”

  “哦,”

  许晓寒把牛奶喝了,靳歆言接过空杯放在床头的桌子上。

  “许晓寒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你都不要怪我好么,我只是太爱你了。”许晓寒不明她话里的意思,抬头去看她。靳歆言却低头去吻上许晓寒,用舌头一点一点去的描绘许晓寒的唇形,慢慢地含住许晓寒的唇去吮吸,许晓寒抬起左手轻轻地搂着她,微微地张开嘴,靳歆言的舌头趁机滑进许晓寒的嘴里,用力的去舔许晓寒的舌根,安静的病房只剩下两人渐渐粗重的喘息声,靳歆言的唇在许晓寒的鼻子,眼睛,眉毛上蜻蜓点水的吻过,最后含住许晓寒的耳朵,轻轻地咬,许晓寒闷哼一声用左手紧紧地搂着靳歆言的腰,靳歆言感觉到了她的紧张笑了笑没停,一会儿放开她的耳朵,去吻她的脖子,许晓寒偏开头,感到许晓寒的配合靳歆言更加用力的吻。过了好一会靳歆言才抬起头来。许晓寒看见她唇边的银线,脸不自觉的红了。靳歆言脱了高跟鞋上床把许晓寒慢慢地推到在床上,左手撑在许晓寒的右侧,自己慢慢地俯下身子,小心的避开她的伤口,一只手去解许晓寒病号服上的扣子。冰凉修长的手指滑过许晓寒□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