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

粗气说,“我从来不打女人,你今天让我破例了,你要是敢再伤害小言,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上车走了。许晓寒看着绝尘而去的车,揉着下巴苦笑。

  中午又接到桑楠的电话,许晓寒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也好去把话都说清楚了吧。和桑楠约在一家咖啡厅,许晓寒到的时候,桑楠已经在等她了,许晓寒走过去,坐到一边歉意地笑笑说,“对不起,阿姨,我来晚了”。桑楠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的梳着马尾的女孩,简单的牛仔裤白体恤,一双板鞋,这个让自己女儿伤心的女孩,浅浅地说,“没事,我来早了。”许晓寒明知故问,“阿姨找我有事么?”桑楠笑,“你不知道么?”许晓寒一顿,“阿姨,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桑楠给许晓寒要了一杯咖啡,“我想我应该先替我先生向你道个歉。”许晓寒听了谈谈一笑,“没什么,叔叔只是生气。”桑楠接着说,“你真不想和小言在一起了?”许晓寒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嗯,”桑楠继续问,“为什么,你不爱她?”

  许晓寒抬头说,“是的,阿姨”。桑楠盯着她看似在辨别她说的是真是假,过了好一会儿才像下定决心的说,“那你就离她远点,我听说靳氏人事部的案子是你在查,我希望你主动把这个案子交给别人,否则,我也会让公安局调你离开,你知道我完全有这个能力!”许晓寒坚持,“阿姨,我认为这是两码事。”桑楠看着她,“小言看到你会难过,你不应该在她忘了你之前再出现,不是么?”不等许晓寒回答又继续说,“还是你冷血到不在乎她是否伤心?”许晓寒心里苦涩,谈谈地说,“我知道了阿姨,你放心,案子我会转交给别人,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桑楠点点头没有说话。许晓寒从咖啡厅里出来,想着曾经和蔼的靳名夫妇现在的行为和态度,望着天苦涩的笑了

  回到公安局,许晓寒找到队长,编了一下理由撤出靳氏人事部的案子,正好局里要许晓寒调查一个很是棘手的连环杀人案,怕她压力太大也就同意了。回到组里说明了一下情况,带的组员就去查案了。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靳歆言的事情。

  靳老爷子生日第二天,靳歆言回靳氏上班听陵慧说人事部的案子换人查了,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让陵慧出去忙了,自己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许警官和靳总裁有发错的文,还修改不了,我重新发了一下,名字换了一下位置,内容未变,给大家造成不便,非常抱歉!

版权所有:d5IZBQdbxOk1dQb2QyRv御宅屋

  ☆、第 4 章

版权所有:DiLTuOA4wfrn0shyh9t御宅屋

  今天,许晓寒和李东跟踪一个嫌疑人,到一个酒吧。酒吧里灯光很暗,一转眼嫌疑人就不见人。许晓寒和李东忙去追,追着追着就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走廊,正不知往哪追,却看到嫌疑人从走廊的另一头朝她和李东走过来。许晓寒忙拉过李东,手放在李东腰上,很是亲昵,李东马上明白过来,低头假装去吻许晓寒的唇,其实只是碰了碰,可在看在靳歆言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靳歆言是和几个生意上的伙伴出来放松放松,喝的有点多,就出来透透气,没想到碰上许晓寒,更没想到许晓寒竟然在和李东接吻,和许晓寒在一起两年,许晓寒从来不主动吻她,也不主动碰她,看到许晓寒放在李东腰上的手,气的浑身发抖。许晓寒是背对着靳歆言的所以没看到她,何况许晓寒现在精神都集中在那个朝他们走过的犯罪嫌疑人,看到那个人看了自己和李东一眼就走开了,松一口气,看来今天是不能再跟了。松开李东一转身就看到靳歆言双手握拳站在自己身后,突然觉得自己好倒霉啊!定了定神,希望靳歆言不要和自己闹,毕竟靳歆言也是同意分手的,她们现在什么也不是,何况自己答应了桑楠尽量不出现在靳歆言面前的。想了想狠狠心拉着李东离开,故意把李东放在自己右手边,夹在她和靳歆言之间,靳歆言隔着李东看着许晓寒眼里都能冒火了,许晓寒咽咽口水,这时李东却开口,“这不是靳总么?”许晓寒真想抽他,没事儿多什么嘴啊?靳歆言看着许晓寒拉着李东的胳膊,压着怒气对李东说,“我能和许晓寒单独谈谈么?”李东看了看许晓寒,许晓寒点点头,她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恐怕靳歆言就要当场发飙了。李东对靳歆言说,“那你们谈,我先走了。”说着对许晓寒挥挥手走了。许晓寒看着眼前的靳歆言忽然有些害怕,莫名的有些心虚,可又一想自己怕什么啊,大家已经分手了,好聚好散么,毕竟在一起过,为什么弄那么僵呢?于是笑了笑对靳歆言说,“你怎么在这里啊?”靳歆言冷笑,“怎么了,打扰你和李东了?”许晓寒不自觉的解释,“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靳歆言声音跟结了冰似的,“那是怎么样!”许晓寒猛地打了个寒战,“那个,我和李东在查案。”靳歆言听了,语气嘲讽地说,“查案?我看你们是要上床是么?”许晓寒一听也火了,她本来就不是个弱势的人,只是这些日子一直照顾靳歆言的心情和情绪,一直让着她,没想到靳歆言越说越难听,什么叫她和李东要上床,他们不就是为了不暴露假装一下情侣么,至于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么,许晓寒深呼吸,说,“我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爱信不信,我没必要跟你解释!”说完转身就走。靳歆言见她要走,一把拽过她,许晓寒回头瞪她,“放手,要不我不客气了!”靳歆言盯着许晓寒眼神已经从火焰变成冰霜,捉着她手腕,几乎是恶狠狠的拖着许晓寒出了酒吧,靳歆言走得又快又急,许晓寒被拉扯着,走得有点狼狈,许晓寒难受的叫,“靳歆言,你又发什么疯啊!”靳歆言充耳不闻,找到驾座,把许晓寒塞上车,自己也上了驾驶位,把车锁上,脚踩油门车滑了出去。许晓寒看她把车都锁上了,突然有种自己无处可逃的感觉。无力的把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她知道靳歆言不会就此罢休的。

  到了景新园,靳歆言把许晓寒拽下车,上了楼,靳歆言开门,进了屋换了鞋,把许晓寒拉进卫生间,许晓寒这会儿都认命了随她折腾。她看靳歆言打开水龙头,拿了条新手巾在洗,她寻思着可能靳歆言要洗漱,没自己什么事,刚转身要走,就被靳歆言一把给拉了回来,靳歆言语气生硬,“我让你走了么!”许晓寒一听也语气不善地说,“我还没有人身自由了啊,我是你犯人啊!”靳歆言却笑,“从今天起你最想要的自由就没了!”说着拿洗好的手巾使劲得往许晓寒唇上擦,擦得许晓寒唇生疼,许晓寒忙躲开,喊,“你干嘛啊?怪疼的!”靳歆言恶狠狠地说,“消毒!”许晓寒一愣,消毒,消什么毒啊?

  从卫生间里出来,靳歆言多少有点消气了,她把许晓寒的唇都擦肿了,许晓寒蔫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