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看着依旧沉默的许晓寒,忽然又抬头对着许晓寒语气严厉的说:“上车,你今晚哪也别想去!”许晓寒无奈只得上车。

  一路无话,靳歆言把车开得飞快,许晓寒看靳歆言黑着一张脸也不敢吱声,一声急刹车,车子停在靳歆言在景新园小区楼下的车库。

  下了车,靳歆言狠狠地摔上车门,震得许晓寒半天没缓过神来,直到靳歆言喊她:“下车,愣着干什么!”她一激灵赶紧下车,靳歆言瞥她一眼,没说话,在前面往楼里走,许晓寒在她后边忍不住腹诽“几年没见,脾气一点不见改。跟着靳歆言进了电梯,电梯里有两个女孩子看她们进来,在一边说,“这个女警察好帅啊!”许晓寒笑嘻嘻地说:“一般,”靳歆言瞪她一眼,按了十五楼。她一直都知道许晓寒是漂亮的,1米7几的个子,比自己还要略高上几公分,皮肤很白,五官深邃,特别是穿上警服,英姿飒爽。但她不喜欢别人议论许晓寒。电梯到了靳歆言所在的楼层,靳歆言率先走出去。拿钥匙开了门,靳歆言拿双拖鞋扔给许晓寒就自己进了卫手间。许晓寒看了一眼扔在地上的拖鞋,愣了一会才穿上进屋,那是两年前自己和靳歆言一起逛街时靳歆言给她选的,没想到靳歆言到现在还留着这双拖鞋。走到一边的沙发上打开电视等靳歆言。半小时后,靳歆言穿着一件白色浴袍出来,头发半湿半干的披在肩上,坐到许晓寒对面的沙发上看她说:“我们谈谈。”许晓寒也看着她说:“好”。靳歆言声音平谈的说:“什么时候回来的?”许晓寒低低地说,“两个月前,”靳歆言看着她眯着眼说,“没告诉我是不想见我?”许晓寒马上反驳说,“我没有!”因为被猜中心事有些紧张没控制好音量,声音很大。她想来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可是,据她了解靳歆言过的很好,靳氏也在她的领导下,进入新的时代。顾浩也一直在她身边,她没有勇气告诉她自己回来了。何况告诉了又能怎么样,什么也改变不了,徒增烦恼罢了。靳歆言又问,“当初为什么离开?”许晓寒低着头说:“协议到期了。”靳歆言冷笑,“你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协议?”许晓寒有些局促:“我们就是因为协议才在一起的啊。”靳歆言看着许晓寒认真的说:“是,我们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是因为协议,可是后来你对我也没有协议以外的感情?” 许晓寒眼睛盯着电视,仿佛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声音“没有”,靳歆言一下子站起来,暴怒:“你再说一遍!”许晓寒低低地说:“靳歆言,我们不合适。”“我们不合适,”这句像是触动了靳歆言最敏感的神经,她恨死这句话了,她猛地欺身压在许晓寒身上,许晓寒触不及防,被压倒在沙发上,解开许晓寒身上的扣子,拉开衬衣,靳歆言一口咬在许晓寒的肩上,许晓寒闷哼一声两手紧紧地抓着沙发,靳歆言发狠地咬,她都感觉到牙齿进到许晓寒的肉里了,可却固执的不想停下来,她想让她疼,让她知道疼,因为她自己心里也疼。

  许晓寒头上已经疼得冒汗了,忍不住说,“靳歆言,轻点,疼。”靳歆言半天才松口语气嘲讽地说,“你也知道疼?我以为许警官不知道疼呢。”说着拉开许晓寒的衣服帮她看伤口,看到许晓寒肩膀上被自己咬的地方,肉都翻出来了,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拿手往伤口上轻轻碰了一下,许晓寒闷哼一声,靳歆言看她一眼,拉她去卧室找医药箱,给她上药。上完药靳歆言抬头对许晓寒说,“别碰水,”许晓寒嗯了一声,接着站起来说要回去了,靳歆言看也没看她说,“好。”

  许晓寒有点奇怪靳歆言这么轻易地放她走,不过也没多想穿好衣服就往外走,靳歆言脱了鞋上床。不一会许晓寒回到卧室看到靳歆言坐在床上看书,犹豫了一会对靳歆言说,“我打不开门”。靳歆言谈谈的嗯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无奈,就知道以靳歆言霸道的性格不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许晓寒只好去浴室准备洗澡,刚脱了衣服靳歆言就进来了,她赶忙拿起衣服往身上穿,却听见靳歆言说,“又不是没见过”,许晓寒噎住。靳歆言走过来,递给许晓寒一件浴袍,又将浴缸注满水对许晓寒说,“今天不许淋浴!”说完开门走了。许晓寒刚扔掉手里的衣服,她又进来,许晓寒怀疑她是故意的,没好气的说,“你干嘛?”靳歆言看她一眼,顿了顿才说,“也不许睡沙发和客房!”又关上门许晓寒听到靳歆言的脚步声,松一口气,这回真走了。

  许晓寒在浴室里磨蹭了半天才出来,回卧室看靳歆言还在看书,站到床边半天才憋了一句“靳歆言,”靳歆言放下手里的书,起身拉开她的衣服看伤口有没有碰到水,谈谈的应了她一声,“嗯。”没想到许晓寒低低地说:“我饿了。”靳歆言好气又好笑的看她说,“想吃什么?叫外卖吧,我也没吃呢。”许晓寒马上说,“麻辣烫!”靳歆言一口回绝,“不行!”

  我就知道!那还问我干嘛?抱怨归抱怨许晓寒还是改口说:“饭菜吧”。

  靳歆言拿起电话要了两份外卖,继续看书。许晓寒回客厅看电视,不一会外卖来了,靳歆言从卧室出来开门,许晓寒一看开门得用密码,直接无语。两人吃完饭回卧室睡觉,许晓寒先回卧室,躺床上蒙头就睡,她这几天到处跑抓逃犯,够累的,又被靳歆言折腾半天能不困么。靳歆言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的许晓寒,许晓寒面容沉寂,睡着的她少了一份强势,是的,许晓寒不是个弱势的人,上学时成绩优秀,上班了就越发的耀眼,靳歆言静静的看着她,笑容慢慢爬上俏颜,上床从后面搂着她,手放在她腰上,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清晨,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在床上的两个人身上,靳歆言枕着许晓寒的胳膊,头埋在许晓寒的颈窝里,侧着身子睡得正香,一会儿靳歆言慢慢地挪动着身子醒过来,睁开眼睛,看许晓寒还在睡,抬起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眉和眼,感觉到冰凉的手指,许晓寒习惯性的抬起右手,抓住在她脸上作乱的手,睁开眼睛看到靳歆言正低着头看着她,头发垂下来,落在她脸上痒痒的,许晓寒心想不能这样下去,既然分手了就各自好好生活,想到这儿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动作敏捷地跳下床。刚刚的温馨一下子没了,靳歆言有点不适应,再看许晓寒一眼,大概明白她心里想什么,一瞬间黑了一张脸,寒着脸下床去卫生间洗漱。许晓寒摸了摸鼻子,不以为意。换上警服也去了卫生间。刚到卫生间门口碰到靳歆言从里面出来,点点头就进去了,靳歆言没什么表情。许晓寒出来时,靳歆言已经做好早餐了。许晓寒看了一眼时间,说,“我不吃了,时间来不及了。”靳歆言没说话,到厨房拿了一袋面包给她,接着说,“把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