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氣的成分。然後,兩隻倔強驕傲的貓,誰也沒有先低頭的理由,她出國,曦繼續過生活。

  四年,沒有任何問候、客套,她還能從醫院網站上找到曦的消息,但曦卻沒有任何她的消息……她就這麼,離開了曦的世界。

  妳怎麼可以真的這麼無情?在美國的日子,她想起曦的時候偶而會這麼問。

  但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恨曦。

  也許,她根本沒有資格吧?一切都是她願意的,不是嗎?

  「祺,妳恨我嗎?」大概是見她沒有反應,曦又問了一次。

  她可以感覺這次,曦是「鼓起勇氣」問的。

  她轉頭,曦正看著她。

  在一次,如同多年前的四目相望。只是這次,曦看她的眼神帶著一種害怕的哀傷,她看曦的眼神寫滿了無助與依戀。

  曦伸出手,輕撫她的臉頰,「祺,妳恨我嗎?」曦問了第三次。

  她閉上眼,把唇覆上了曦的唇。

  她不想再想曦的問題,她只知道,她想吻曦,而這可能是她最後的機會。

  如同記憶中,她吻曦的感覺,也如同她熟悉,曦吻她的方式。那些她以為被淡忘、消逝的種種,在那個吻當中,一點一點的被找了回來。

  「帶我回家。」她說。

  曦沒有遲疑,她回到了曾經無比熟悉的地方。

  彷彿第一次跟曦一同踏進這裡的情況,兩個人誰也沒有多說一個字,她們都知道自己想要,以及對方想要的。

  吻、呼吸、喘息、□□、尖叫、汗水,那些曾經因為她們而存在於這個空間的慾望,隨著她一起回到了這裡。

  沒有猶豫、遲疑,她們急切慌亂的褪下阻隔彼此的布料,壓抑多年的思念,在此刻終於得以釋放,身體早已極度敏感,即便輕如羽毛般的觸碰,也輕而易舉的帶來令人興奮無比的快感。

  「祺……」曦的呢喃迴盪在耳畔,好似她是曦等待多時的歸人。

  對於曦的反常,她迷惘了。

  但曦沒有讓她的迷惘持續太久,而是直接拉著她,往慾望的淵藪裡沉。

  曦進入了她的身體,直直到達她的心,挾帶著熾熱的火焰,再一次燒亮了她的世界,帶回了悸動,還有狂亂的呼吸心跳,以及,充滿魅惑的叫喊。

  「曦……」她回應著曦的輕喚,感受著曦在她體內的律動。

  這瞬間她才發現,在曦身邊,才覺得自己是「有知覺」的……她笑了。

  「妳不專心。」曦發現她的分神,嬌聲抱怨,在她體內的手指再次快速的動了起來。

  艷火。理智消失前,腦中浮現了這兩個字。

  「艷火。」她吻著曦的肩膀。

  「嗯?」曦轉頭,熟悉的表情。

  「說妳,艷火。」她又說了一次。

  「為什麼?」曦翻身,讓她趴在自己身上。

  她聳聳肩。

  「艷火。」曦望著她的眼說。

  「我?」她疑惑著。

  「妳,艷火。」曦帶著笑,把落在她額頭的瀏海撥到一邊。

  「為什麼?」她問。

  「當你原諒所有遺憾,對我依賴,我在你懷裡想起了最初的感慨,第一次等待,此刻還在。」曦緩緩的唸出歌詞。

  「什麼意思?」她一知半解的看著曦。

  「小貓。」曦又說。

  「妳呢?」她懂曦想說的。

  「避風港,溫暖。」曦看著她,用她熟悉的溫柔。

  「Still Even if I’ve broken the rules」她小心翼翼的問。

  「The rules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anything I’ve promised you.」曦愛憐的看著她說。

  「艷火。」她笑了。

  曦是她生命裡,閃耀燃燒的火焰,就算會被灼傷,她依然無悔的張開雙臂擁抱。

  「艷火。」曦笑了。

  她是曦生命裡,曦始終等待著的,燦爛。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eaxggjicpxvshqxshuooozicuntbxhwcht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