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問題,她的答案依舊沒變。

  「那妳怎麼回?」她好奇Emily會給曦什麼答案。

  「就……欸,我覺得我死定了啦,我根本沒料到她會問這種問題,就亂答一通,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她可以想像電話那頭Emily的表情,很好笑。

  「那我只能,祝妳好運了。」她說,故意帶點幸災樂禍。

  「吼,妳真的很不夠意思耶,連點同情都沒有。」Emily抱怨。

  「好吧,那祝妳早日收到錄取通知。」這句是真心的。

  「那妳呢?我看到我們醫院放射腫瘤科有缺,妳會丟吧?」她前幾天有注意到這則訊息,但,她不確定。

  「會吧。」她不知道。

  跟曦待在同一間醫院,是好事嗎?這也是她為什麼一直沒有丟履歷的原因之一。

  「那就希望我們能當同事了……」

  「丟了又不一定會上。」

  「丟了一定會上,我今天碰到在放腫科的學長,他有問起妳,還要我叮嚀妳一定要丟。」

  「這種感覺好像被內定……」她不喜歡這種有「關係」的感覺。

  「誰叫妳太優秀,學長還說他們知道妳不留在美國都很驚訝。」

  「妳沒有亂說話吧?」她有些緊張。

  「當然沒有,我只說妳想回台灣。」幸好,Emily靠得住。

  「好啦,我知道了。」

  「要記得丟喔!」掛電話前,Emily又叮嚀了她一次。

  掛了電話,又不自覺的想到了曦。

  看到Emily,曦會想到她嗎?還是她早已被曦忘記了?

  最終,她還是把履歷寄出,並且錄取了。

  Emily也錄取了。

  兩個人一起,從專科的R1開始自己的「醫師生涯」。

  之後就是Emily時常跟她「報告」曦的種種,像是,曦依舊單身,也依舊是冰山,可是是精神科病人最多的醫生;曦也在唸博士,但就只是申請了學校的博士班,曦說她不想出國;曦也跟她一樣,拼起來廢寢忘食,常常連飯都忘了吃……

  「她根本跟妳一個樣。」那天她在餐廳遇到Emily時,Emily拿著筷子指著她說。

  她笑了。

  是曦跟她一個樣?還是她跟曦一個樣?

  雖然在同一間醫院,但兩個人的科在最遙遠的對角,她知道,以曦的「習性」,她知道如果不是刻意,兩個人可能真的都不會碰到面。或許這也是為什麼,她最終還是選擇了這裡的原因吧。

  很矛盾的,她想見曦,但同時也逃避著任何可能跟曦碰面的場合。

  在同一醫院,卻從來沒碰到面的機率有多低?如果再加上她刻意避開,就是她現在的這麼低。

  「什麼?!妳都已經待在這快半年了還沒去見她?」Emily坐在她對面驚呼。

  「妳一定要這麼大聲嗎?我以後絕對不要再跟妳一起吃飯。」她用手撐著頭,可以感覺到路人都盯著她們兩個看。

  「我不敢相信妳居然這半年真的就只是『當醫生』,然後什麼都沒做。」Emily瞪著她。

  「我去醫院本來就是要當醫生的啊,不然咧?」她說得很理所當然。

  「那妳又為什麼一定要回台灣當?留在美國不更好?」Emily在「重要時刻」的問題都很直接。

  她沉默了,默默的吃著盤子裡的東西。

  「好吧,那我問妳,妳沒去見她,那妳『看過』她了嗎?」Emily換了一個問題。

  她搖頭。

  「這也太離譜了……妳是故意不去找她的,對吧?」Emily一點情面也不留給她的戳破。

  「妳又知道了?」她說,但很心虛。

  「當然。妳想做,妳想要的,妳不會等,不會遲疑,至於妳不想的,妳知道……」

  「好啦好啦,妳說的都對。」Emily對她的「企圖心」也是很瞭解。

  「祺,去看她,就算只是躲在角落看一眼也好。」Emily突然用讓她嚇一跳的嚴肅說。

  「為什麼?」她不懂。

  「去看就是了,看了妳就會知道為什麼。」Emily神秘兮兮的說。

  「好啦,我會去看。」說這些的時候,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會不會去。

  「她知道妳回來了。」Emily又說了一件讓她驚訝的消息。

  「妳怎麼知道?」她的動作停住。

  「今天meeting輪到我報,她看到我們的照片……但我發誓我不是刻意的。」

  「不然她怎麼會看到?」她壓根不相信Emily的「無心」。

  「我的桌面啊!妳忘記了嗎?」

  「喔!Shit!妳的桌面!」Emily的桌面是她們第三年的聖誕節,一起參加學校活動時的合照,Emily很喜歡那張照片。

  「但她什麼都沒有問,我甚至看不出她有什麼表情。是另外一個學長問的,我就說是跟我一起出國回來的大學同學,他問我能不能幫她介紹……」Emily的眼睛溜了一圈。

  「妳不要告訴我妳該死的答應了!」她用手指著Emily說。

  「我當然沒有!我說妳心有所屬。」Emily得意的回答。

  「我……我真不知道妳這樣說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她好無奈。

  「好不好都沒辦法了,我已經說了。剩下的……妳說過妳會去看她,別忘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那天晚上回到家,她不停的思考Emily要她去看曦的目的,什麼叫「妳去看就知道為什麼了」?還有,她到底在抗拒什麼?為什麼連「偷看」都不願意?

  是怕看了之後會哭?還是會控制不住自己去找曦的衝動?又或是,她無法接受如果真的如她想的,曦早已忘了她,她早已被判出局的事實?

  Emily和其他同學都說她堅強,在美國四年不管多難多重多大的壓力,她都咬著牙,沒有太多抱怨的撐過了,甚至鮮少向人求助。

  在許多人眼裡,她是「女強人」,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支撐她堅強的,是曦。

  把「曦」這個條件拿除,她的脆弱,也許是連自己都無法想像的。

  「原來,妳是我的武裝。」她看著螢幕上,她跟曦唯一的一張合照。

  依賴一個人,讓人堅強,也讓人脆弱,像把兩刃的利劍,在給予力量的同時,也刺痛著心。

  「好吧,是該找機會去看看曦了。」睡前,她對自己說。

  之後,她的活動範圍開始往曦所在的位置延伸,一點一點的,在些許害怕與期待交織的心境中遊蕩,有的時候,甚至感覺自己像是在醫院無目的飄盪的遊魂。

  「祺!妳怎麼會在這。」叫住她的,是另一個大學同學。

  「呃,我來找E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lwjvcbcgsonjnnycqjrbhhpatjfujnevjo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