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aybe喔。」

  「那妳為什麼還能忍四年才問。」

  「因為我現在才有機會啊!妳不想想看妳之前多忙,忙到我都覺得我是來度假,妳才是來讀書……唸博士也不必忙成這樣吧?妳到底為什麼可以那麼忙?」

  「因為我想學的很多,有機會當然要把握。」四年,她除了修自己選的課外,還旁聽了很多其他的課,只要她有時間。

  「妳到底,是為了什麼那麼拼命?我不相信你是沒有目標的一味拼命。」Emily依舊盯著她。

  「妳又知道了?」

  「直覺。」Emily聳肩。

  她對Emily笑了笑,拉過椅子坐在電腦前面。

  「我只是覺得,一個人不可能漫無目標的的這麼拼命,而且一拼就是十多年,這太說不通了。」Emily從她床上拿起電腦,坐回書桌前。

  她沒有多說什麼。

  她實在不習慣在別人面前談論自己,除了曦以外的別人。

  她快樂嗎?在台灣被曦豢養的那段時間很快樂;在美國想起曦的時候很快樂……這樣,算快樂嗎?

  她的目標?在還沒遇到曦之前,她的目標是唸完醫學院,當個好醫生,讓那些曾經看不起她的人對她刮目相看;遇到曦之後,她的目標是成為像曦那樣的醫生,自信、有目標,而且迷人;離開曦到現在,也許,她只想回到曦身邊……但她回得去嗎?

  前些日子她傳給曦的訊息,曦有收到嗎?陌生的號碼,曦會知道是她嗎?

  她可以回台灣,她相信現在的她,可以跟當時的曦一樣,靠自己的實力取得一席之地,可那些,都不代表回到曦身邊……如果她真的回不去了,那她該怎麼辦?

  瞬間她慌了。那種恐懼緊緊的攫住她的喉嚨,讓她喘不過氣。

  「天啊!」她不禁輕叫出聲,然後大口吸氣。

  「怎麼了?妳還好嗎?」一旁的Emily被她的反應嚇了一跳。

  「沒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沒什麼……」她按住胸口,對Emily擠出一個虛弱的微笑。

  「妳真的是……」Emily走到廚房倒了一杯水給她。

  「謝謝。」

  「雖然我不知道那是誰,但我肯定妳心裡一定有一個人,只有深愛的人,能讓人把自己堅持這麼久。只是,妳真的不必那麼孤單。」Emily握著她的手。

  「如果,傳言不只是傳言呢?」她輕聲的吐出這個句子。

  「什麼意思?」Emily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她只是靜靜的看著Emily,用一種平靜但空洞的眼神。

  「妳的意思是……」Emily漸漸會意過來,「天啊,祺,妳是真的……妳那時候真的跟冰山學姐在一起?」

  「在一起嗎?某種程度,是吧。」她承認。

  「該不會真的是痞子說的那樣吧?不可能啊。」Emily依舊一臉大驚小怪。

  「當然不是他說的那樣,我沒有被曦包養,從頭到尾都沒有。」她看著Emily,清清楚楚的說。

  「等等,我需要冷靜一下,這實在,太shock了……」

  「看吧,我就知道會是這種反應。」她覺得自己又犯了一個錯誤。

  「不是……妳們在一起,很配。」Emily的反應讓她差點把喝到一半的水噴了出來。

  「妳腦袋壞了妳。」她白了Emily一眼。

  「我是認真的……其實我們有討論過耶……當痞子跟我們說的時候,我們有討論過,妳們一起出現的畫面……大概只能用『唯美』來形容了。」Emily眼睛發亮的盯著她。

  「妳們?」她挑眉。

  「我和其他女生啊……那時候我們都偷偷希望妳們兩個真的在一起,可是妳們在醫院根本各忙各的……」

  「妳們真的這麼想?妳們也是群怪人。」她最受不了這種八卦

  「我們很佩服冰山學姐,我是指專業上。妳也知道sexual discrimination一直都在,只是許多人不知道,而學姐卻可以讓那些臭男人乖乖閉嘴,而妳,也讓我們班的臭男生乖乖閉嘴。」Emily語帶驕傲的說,彷彿在說自己的事。

  「Emily,妳真該看一下自己的表情,根本是個花癡。」她白眼。

  「拜託,我是普通人,普通人多少都會對八卦有興趣的吧。」

  「不要讓我後悔把這件事跟妳說。」她嚴肅的看著Emily。

  「我知道。我分得清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妳也不需要告訴我妳發生了什麼事,我只希望妳快樂。現在我可以理解這四年妳為什麼要讓自己那麼忙了。」

  「嗯?」

  「因為那樣,妳才可以不去想她。」

  Emily的話,讓她啞口無言。的確,那是她逃避的方式。

  她只能默默點頭。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讓自己不停忙碌的?高中畢業之後就這樣了吧。

  高中時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選擇不升學的她,默默的缺席了指考,眾多看好她的師長、同學都無法理解她的決定,有些熱心的人甚至願意提供幫助,讓她能在半年多之後的學測「復出」。她一一拒絕了。

  從來不曾後悔,高中畢業陪伴在媽媽病榻旁的時光,雖然很辛苦,但那終生難忘的經驗,讓她更能體會癌末病人及家屬的心情;有時晚上爸爸來跟她輪班,回到家之後她也沒有放鬆,她知道她不會讓自己的教育程度只有高中畢業,對於高中所學一切,需要「應付」指考的知識,她不敢,也不能忘;在那些之外,她還告訴自己:可以比別人慢,但不能比別人差。

  所以她看了許多醫學院書單上有的書,即便是在那些,對她來說有如「惡夢」般的日子。那是讓她逃離惡夢的……天堂。

  進了醫學院之後,課業的重量,繼續讓她忙碌,但那時候的她很快樂,忙碌可以讓她忘記那些她想丟掉的過去,惡夢、傷痛,在她總是塞得滿滿的時間中,漸漸的淡忘、消失了。那時候的她,不在乎這樣的逃避。

  偶爾的放鬆娛樂,是在考完期中、期末考的晚上,一個人到不會遇到熟人的同志夜店,喝酒、跳舞,有時會有一些預料之外的行程,那是她讓自己「及時行樂」的時間。

  之後是曦的出現。她沒有讓任何人知道,包括曦,她也曾跟著一票男生女生,在曦經過時貪心的想把她看個夠……她想起跟曦認識的時候,正要抱著一堆原文書要離開醫院的她,抬頭看見的,是曦從遠處走來的身影。

  猶豫了幾秒,她從背包裡拿出筆記本,深呼吸之後,忐忑的朝曦走去。

  過往遺失的記憶漸漸浮現,當對話從客套進入討論,緊張的氣氛也消失了,曦認真思考的短暫瞬間,讓她有了肆無忌憚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