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

系的公司活动与协调,以及一切跑腿打杂的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进公司就比普通小专员高一级的夏唯总感觉自己芒刺在背,每次下达工作分配任务时,临近格子间的几个专员都得给她找点茬,冷嘲热讽夹枪带炮。

    在发现夏唯是个彬彬有礼的软柿子之后,甚至有人装大爷似得推脱工作任务,直截了当说明自己的工作范畴,领导似得教育夏唯要多熟悉各员工的具体工作,不要胡乱安排不懂装懂。

    夏唯很头疼,她才刚进公司,这些工作安排压根与她没关系,都是听主管口述记录下来,然后她一一对照着做成表格派发的。

    “呵。”扫了一眼表格后的同事冷哼一声,扶了扶眼镜,把表格搁在桌旁,一手托着腮帮看电脑,头也不回的对一旁站着的夏唯说:“你先把我们各个人的职务工作搞清楚了,再乱作安排行么?怎么租借会场器材也让我干?我都干完了夏助理你干嘛?合着你拿咱两倍的薪水,就管站着发号施令来着?”

    夏唯心里一咯噔,伸手拿回桌边的表格,用手指一条条划过表格上的内容,一时窘迫的想替这人接下不满意的工作内容,还没开口,邻桌的格子间就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讪笑。

    夏唯这才回过神,如果现在她示弱,那么在场拿到表格的人八成都会找茬推工作,一两件增加的工作量她可以承受,但要是这一帮大爷一人丢给她一捆任务,就算一天七十二个小时她也不够用。

    夏唯定下心神,双唇抿成一条线,沉下脸把表格摆回那同事胳膊旁,沉声说:“这是主管分配的工作,如果你觉得他不熟悉工作职务,”夏唯利落的一伸手,五指并拢指向主管办公室的大门:“可以直接找他沟通,如果你不愿意去沟通,那就告诉我你推卸工作的原因,我可以替你与主管沟通协调。现在,如果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就是,这件公事超出了你的工作范畴,是要我就这么向主管解释吗?”

    托着腮帮子看电脑的同事闻言脸色唰的一白,直起身子抬头看了夏唯一眼,眼里有藏不住的畏缩与妥协,对峙片刻,那同事伸手拿回表格,搁在文件架最上层,低头小声回应:“不用了,我试试吧。”

    “好的。”夏唯板着面孔:“我们都是刚进公司的员工,任何新工作都是尝试,希望你能进全力做好,如果不成功,请记得总结好客观原因发进我邮箱,我会替你上报的。”

    同事不说话了,低着的脸涨得通红,僵硬的点了一下头,没有抬头看夏唯。

    格子间里一片安静,接下来派发表格再没有一个人敢叽歪了。

    夏唯只感觉心潮起伏,浑身热血沸腾,心里既欣喜又担心。

    欣喜的是她第一次打官腔居然把手下员工震慑住了,担心的是,之所以潼恩说她适合做这行,是因为觉得她很有亲和力,而自己刚才的表现,实在不像是有亲和力的态度。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不太能分辨出嗓音的嘀咕:“后台硬就是够拽!”

    在夏唯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说的自己时,周围压抑着的几个专员紧接着炸开锅,激动的小声问:“那女的有后台?怪不得,我还以为是名校毕业的呢!”

    “呵呵,本土湘大高材生。”

    “那不跟我学校排名差不多吗?进来就做主管助理?”

    “不跟你说了后台硬么,人家从基层干起已经不容易了。”

    ……

    声音越来越大,夏唯能确定这些人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一时捏紧拳头不知怎么反应好。

    虽然她也对自己应聘到这份岗位很疑惑,但后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万年垫脚石的夏唯又好气又好笑,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仇富”的感觉。

    细细一衡量,夏唯还是加快脚步回到主管办公室,这种事情别人如果乐意相信,就算她脸红脖子粗的跳脚反驳,也会越抹越黑把事情闹大,不如随他们过一把嘴瘾。

    再者,他们以为自己有后台,也未必是坏事,一个没实力没背景的新人,让别人心存忌惮总比自己孤军奋战来得轻松些。

    相安无事了几天,夏唯渐渐发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似乎她的上司对她也很有偏见。

    不同的是,这个表面很有亲和力的笑面虎,段数明显比手底下的专员高很多,他故意分配一些超出手下工作范畴的任务,甚至把夏唯的工作安排给别人,但这一切都让夏唯自己出面去分配,他自己还能落个照顾新人的名头,事实上恶人的名头已经全让夏唯背上了。

    夏唯渐渐被他架空成一个摆设,工作半个月,连自己份内的事情都搞不清,成天混吃等死吃干饭的模样,提前进入了“退休状态”。

    硬要找事做,也只能打扫打扫卫生泡泡茶,害得清洁工大妈诚惶诚恐的增加了来办公室打扫的频率,深怕夏唯跟她抢饭碗。

    夏唯百思不得其解,哪怕她真有后台,也没挡了主管的路啊?这男人为什么也要给她穿小鞋?

    比起手下员工明刀明枪的对着干,这个阴险的人明显杀伤力更大,也不知他给经理报告了什么,接连几天,部门上司都找夏唯谈过话,甚至告诉她有专员越级告状,一篇报告数千字数落夏唯的“蛮横官僚”。

    一个小小的主管助理位置,搞的跟九龙夺嫡一样艰险。

    胆战心惊了一星期,夏唯终于想开了,就算试用期内被辞退,至少她也有了一份大公司人事助理的工作经验,当前最重要的是尽可能多的学习工作经验。

    夏唯忘了潼恩说过的话,比起经验能力,职场的人际关系永远排在最前头。夏唯初来乍到,始终没把这事放第一,上班没几天,姜可就让经纪公司配备的司机每天接送夏唯下班回家。

    作为一个小助理,被凯迪拉克这样的车接送也并不算夸张,夸张的是她居然有“私人司机”,这样,同事对她的嫉妒与仇富情绪就很快燃烧到巅峰。

    姜可从来不懂避嫌为何物,每天下班时间大大咧咧的背靠在车身等夏唯,车就停在正门口,这跟去趟学校还把跑车停在几条街开外的潼恩,行事简直天壤之别。

    工作上屡屡受挫的夏唯渐渐把姜可当作人生导师,向她讨教处理同事关系的技巧,于是,在姜可“敢找茬就是欠揍”的王霸之气指导下,夏唯的人际关系越发走向悬崖边。

    就在夏唯继续无所事事的关口,沈阿姨对她抛来了橄榄枝,夏唯也没了推脱的理由,很快重操旧业,接替了妈妈的工作,继续下班后给沈阿姨打工。

    姜可觉得这日子没法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