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你的情商和智商都不适合在大型企业打拼,很可能会捅娄子,在我私人小公司捅没事,要是去tq捅,大企业的等级制度严明,我就没法帮你擦屁屁了,你也别到时候来跟我告状,我管不了。

    总不能专程晃去某部门视察,告诉该部门总监跟某部门经理说让某主管告诉某组长“别动某某专员,那是我的人”……这些总裁文里的霸气桥段,只能在总裁文里适用,潼恩表示鞭长莫及。

    夏唯对这段话理解得不是很透彻,她觉得潼恩就是不信任她的能力,还怕自己给公司惹麻烦。

    一时间,她所有的斗志都熄灭了:“知道了,那我听你安排……”夏唯最终垂下脑袋,乖乖把爪子搭到主人的手上。

    **

    黎允洗完澡回到客厅,发现潼恩不在沙发上,就捧着湿发上的毛巾到处喊,侧厅阳台的玻璃门应声被推开,潼恩默然将电话插回口袋,对她招呼:“洗完了?”

    黎允的目光轻轻扫过潼恩裤兜的电话,看似不经意的双手用毛巾搓着湿发,笑嘻嘻的问:“是刚刚打电话给你的人吗?都掐断了还回电话呀?是不是不能挡着我的面接?挺神秘的呀?”

    潼恩敛着下巴抬眼扫了她一眼,低头走去棕皮沙发坐下来,伸手够了茶几上的书本翻了一遍查看进度,头也不抬的轻声说:“再过一星期你就能学完了,我这两天有事,下周三再继续。”

    黎允擦毛巾的手一顿,笑容僵了一瞬,嘴角随即勾起一个更灿烂的笑,三步并两步坐到潼恩身旁撒娇道:“我这记性你可是知道的,停课两天就得重头来了哦~”

    潼恩没抬头,目光依旧落在书本上,在黎允说完的时候,微不可查的一蹙眉,却没有出口反驳。

    这些小动作尽收黎允眼底,她却没露出不悦,只伸出葱白的手抓住潼恩握书的左手,歪头让还湿着的头发轻轻贴靠在潼恩肩膀:“我爸妈请的那些老师都不如你,dawn,你会不会嫌我烦,就丢下我一个人?”

    潼恩闻言缓缓吞咽了一下,侧头看向黎允,像是被驯服的野兽,温柔而乖巧,一字一顿的回答:“我会对你负责。”

    黎允闻言安心的笑了:“dawn,抱我……”她急切握住潼恩的双手,潼恩像是被长期驯化一般,随着她的动作放下书本,傀儡一样侧身将黎允拢进怀里。

    “抱紧一点。”不知为什么,这两天黎允总觉得潼恩对自己没从前那么体贴,晚上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余光经常看手表,像是不愿意在她家多留一秒。

    潼恩该不会是觉得帮她考完一个证书,就能偿还对她妹妹的愧疚了?黎允心头一紧,双手更用力的搂住潼恩的脖颈,长长的指甲几乎嵌入那片光洁深邃的锁骨。

    一定和刚才那个电话有关。

    黎允总是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虽然没准过几次,这次却误打误撞中彩了,她决定派人调查潼恩这两天晚上打算“跟谁有事”。

    一种强烈的不安感。

    如往常一样,潼恩是看着她躺上床温柔说晚安的,可在潼恩迫不及待离开的神色下,黎允陡然捉住了潼恩的手腕。

    “怎么了?”潼恩转回身,刚刚在阳台许诺夏唯,会在十一点前回家跟她谈专业职位的问题,不知为什么,不想迟到,不想想象那个蠢妞眼巴巴盼着直到绝望的过程。

    “我怕……”黎允眼中不知何时缀了两滴泪花,在昏暗的床头灯下闪着暖黄色的光泽,“你会不会不要我?”

    “快睡吧。”潼恩挣脱开她的手。

    黎允轻而易举的被甩开,在脱手的瞬间,一种巨大的恐慌感让她猛地坐起身,一把搂住潼恩的后腰,紧接着,两条长腿也用力盘住潼恩的双腿,“今晚不要走好不好!我好怕,心里慌的厉害。”

    她仰起脸,双眼通红,喘息着仰起脸,握住潼恩的手,往自己胸上按:“我要……”

    **

    墙上的时钟显示已经十一点半了,潼恩会不会是忘了?

    夏唯跟望夫石一样呆呆看着侧厅的大门,却连条询问的短信都不敢发。

    沈阿姨早就去睡美容觉了,夏唯只亮了起居室里的一盏小装饰灯,那光线微弱得像烛光,刚好正对着屋门的方向。

    分针再次缓慢的爬了两格数字,夏唯终于隐约听见有跑车引擎的声响,还夹杂着车库卷闸升起的声音。

    “回来了!”夏唯欣喜的一挺背脊,等待的痛苦一下全消散了,她捋了几下头发,舔了舔干燥的双唇,正襟危坐在沙发边,一脸假装无所谓的样子。

    潼恩走进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夏唯装腔作势的侧过头,说:“回来了呀?”表情平淡,却仿佛能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欣喜,如果夏唯有尾巴,此时肯定已经对着主人甩断了。

    苦尽甘来的夏唯看着那人一步一步从光线的阴影里走过来,忍不住扬起嘴角,站起身低头羞涩的小声说:“晚上好。”

    潼恩眉头始终微蹙着,从黎允房门立开是就这样,她看着夏唯有些沙哑的开口:“明晚开始别来我家了,不要拨我手机号,有事联系我妈。”

    一喷冷水当头泼下来,夏唯缓缓抬头,难以置信的迎向潼恩的目光。

    电话里明明说晚上要仔细跟她谈一下职业定位的……那么温柔的口吻。

    为什么每次都要给她点希望,再狠狠的打碎在她面前?

    夏唯咬紧牙关,倔强的不准自己再流眼泪。

    夏唯想说我知道了,再见,可她嗓子哽住了,依旧像个白痴一样看着眼前这个不断恶意戏弄她的人,然后,她别过头,强作镇定的绕过潼恩,大步走向大门。

    可那人似乎还没玩够,夏唯的胳膊再次被捉住,耳边传来潼恩的解释:“我会派人去你家,直接接你去公司,你跟人事招聘部门谈一下专业方……”

    “不要!你放开我!”夏唯再也忍不住,哽咽的大吼出声,眼里打转的眼泪止不住的掉出来,双手泄愤似得捶在面前这个人渣身上,“我不会再来烦你!我自己可以找工作!”

    “听我说……”

    “我不听、你放开我!”夏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不在意等两小时三小时甚至一整晚,可潼恩这样莫名奇妙的戏弄实在太伤她的心。

    她已经完全顾不得楼上还在睡觉的沈阿姨,在潼恩手中的手腕死活无法挣脱,夏唯弯腰够起沙发上的靠垫疯狂乱砸过去,崩溃的咧开嘴哽咽:“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第35章 上门

沈阿姨的睡眠总是很浅,夏唯的哭闹声吓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cgubjyexjbexaurwphlluhbswhhfsvlvcf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