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3

主一样,你在下面喊我我都假装听不见,等你爬上那么多阶梯,来接我走,周围好多人都看着我!”

    “昨天我过生日,你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甜品店,我开心的快哭了,可我攒的零花钱上星期给你买吊坠了,所以才摇头,等我再攒够钱,你还邀请我好不好?”

    ……

    夏唯渐渐看不下去,像是陪那女孩经历了一整个青春。

    这样一整罐的幸福,竟然没有一张阴霾的忧郁,即使被骂被嘲笑,这女孩都从来没像她这样怯懦自弃过,这样一个开朗阳光的女孩,结局却被早早的定格。

    如果是她,在看见最喜欢的人因为自己的离去而自责,会怎么做?

    夏唯想了一整晚,第二天一早就去文具店买了一带折纸,用那女孩每年生日折纸的红色折纸,替她补上了十六岁生日的愿望:你永远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版权所有:9G9JvkwfPPqt御宅屋

  ☆、第31章 小鸡漫天飞舞

版权所有:fZ80Cp3F9HK8御宅屋

夏唯其实发现了姜可最近总是隔很久才来看她一次,不过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姜可如今也算是未成年少女们的争夺对象,减少出行次数也是对自己的保护,所以夏唯什么也没问。

    天知道姜可等她问“你最近怎么都不来看我”已经等得快要望眼欲穿了,她在等夏唯发现自己的冷漠态度(并不),然后愧疚于她的伤心绝望(也没有),从而让夏唯含泪决心再也不去见潼恩(不可能)。

    可惜夏唯这姑娘对于除了“潼恩·冰块”之外的事情,简直心大得无边,任凭姜可如何独自导演一整部苦情戏,她都丝毫没有察觉异样,因为她最近在忙着折千纸鹤。

    由于想到直接把自己伪造的生日愿望塞进别人的瓶子里,好像有点不太尊重人,所以夏唯买来相似的材料和瓶子,没日没夜的叠了999只千纸鹤,每只上面都写了一句话,小心翼翼的搁进瓶子里。

    这对她来说并不算困难,因为有前人作为参照物,可以不要脸的把自己偷窥潼恩过程的点点滴滴都写进去,在加上天真的(猥琐的?)美好幻想,积满整整一瓶后打算周末送给潼恩。

    姜可也发现了夏唯“返老还童”的举动,居然学小孩叠纸,实在是太……可爱了!

    姜可怀疑这一整罐“小鸡”都是叠给她赔罪的,于是天天在脑中上演着夏唯捧着小鸡们,扭捏的走到她面前恳求:“这是我给你叠的,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再也不理那个潼恩了,你要天天来我家看望我吖,等你哟!”

    想着想着,姜可露出了憨厚傻逼的笑容。

    夏唯带着一颗拯救“自责冰山”的心,每天抱着巨大的玻璃瓶往返于沈阿姨家和学校,可惜潼恩天天不在家。

    再来一次“寒风中在车库外的等待”也不是说不行,夏唯只是担心自己在进行一大段感人肺腑的表白时,会鼻涕横流,这可能会影响今后潼恩脑中对这段回忆的美好程度。

    沈阿姨并不是很关注夏唯每天抱玻璃罐过来的目的,在她看来夏唯这样的小孩子,行为都是很难解释的,即使后来,夏唯开口问她潼恩的联系方式,她也没想太多就给了,如果她知道夏唯的计划,一定会当头棒喝阻止她的,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敢在潼恩面前提起那女孩,更别说把曾经发生的事情“重复上演”。

    夏唯却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做的事情的危险性,她在一个晴朗有风的中午下班时间,赶到了tq总部的大楼,并惊奇的发现大楼的对面,有一排比较高的台阶,通往一个喷泉花卉的迷人小景观。

    这让她想起那女孩在日记中写的“我站在旋转阶梯最高的那一层,摆个最好看的姿势,像城堡里的公主一样,等你爬上那么多阶梯,来接我走”。

    这一定是天意,夏唯捧着小鸡们一步一跳的蹦上了台阶,在对面员工们陆续走出办公楼时,给潼恩拨去了电话。

    在对方茫然的“有事电话里说”的要求下,夏唯依旧坚持要求在公司对面台阶上的花坛见,终于在十分钟后,看见了远处穿着深绿色羊绒大衣的熟悉身影过马路。

    看着潼恩的一头小卷毛在微风下飞舞起来,半遮住她精致的漠然面容,夏唯的脸渐渐红起来……

    潼恩穿过马路停在了街心花园的平台下,抬起头,看见夏唯抱着个巨型奶瓶模样的不明物体,微微哆嗦着站在阶梯的顶端,像是在预备着什么大型演讲。

    潼恩觉得夏唯在看见自己后,应该会一脸兴奋的主动狂奔冲下楼,于是就干脆站在楼下,与夏唯含情脉脉的对望。

    一分钟过去了,夏唯仍旧一脸殷切的眨巴着大眼睛,一脸“你快上来吖人家等不及了”的表情。

    潼恩开始嗅到不祥的预感了。

    这丫头想做什么?

    如果夏唯要做什么丢人现眼的当街表白,还站在那样的位置,面对着公司总部的大楼,那绝对能上第二天财经杂志的头条。

    潼恩想转身离开,可夏唯那双眼睛亮得异乎寻常,这丫头总是能蠢得让人不忍心伤害,于是潼恩真的上去了。

    眼看着潼恩不畏艰难(?)一步一步走上楼,夏唯感动得捏紧了玻璃罐,脸更加的红了。在距离自己还有三步台阶的时候,夏唯猝不及防被潼恩陡然一手扯下去,像是私藏毒品一样拢进怀里拖下了楼。

    于是,夏唯的公主梦彻底破碎了,她被强行拖进隔壁排楼的一个隐秘犄角旮旯里,抬起头,就看见潼恩警惕的盯着自己。

    浪漫表白的戏份,被这个可恶的家伙临时换在了放学后单挑的场景里,夏唯不服。

    这样的距离,潼恩可以清晰辨认出夏唯怀里奶瓶里的小鸡们,可她表情似乎并不是感动,某种无措与惊慌迅速染上了那双浅色的双瞳。

    “什么事?”潼恩歪头看她。

    夏唯很紧张,咬着下唇握紧罐子递到潼恩的面前,低着头面红耳赤的说:“这、这里面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你你你有空的时候可、可以拆一两个看着玩……”

    夏唯注视地面的角度让她没发现潼恩陡然沉下的脸色,所以她依旧举着玻璃瓶继续说:“里面……里面红色的千纸鹤比之前那个多一只,被我涂成彩色的了,那只……那只你一定要看……”

    夏唯心跳如鼓,紧张得耳朵里像是塞了棉花,她看见自己的玻璃瓶被对方骨节分明的手接下,心中狂喜,下一秒,眼睁睁看着那双漂亮的手,将玻璃瓶缓缓举高,而后反向加速度往地面丢去,砸得粉碎。

    玻璃四溅,夏唯却仿佛听不到那声巨响。

    今天的风好大,一地的小鸡被吹的在玻璃渣的表面飞来飞去,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