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女人挽着的胳膊,朝夏唯走过来,嗓音依旧淡然:“今天很早?”

    夏唯觉得透不过气来,这个画面比当初小侄女的杀伤力大出一万倍,虽然早就想过潼恩身边会有形形色/色的爱慕者,但这并不妨碍夏唯真正看到这一幕时,彻底的崩溃。

    夏唯就像个快窒息的人,呼出来的气都打着颤,双手勒着包裹,忍不住咧着嘴,指节惨白得发青,看着潼恩走过来,依旧不敢问“她是谁”。

    潼恩略微皱起眉,注视着夏唯,在发现她打颤幅度突然剧烈的瞬间,一个箭步走过来,一手接过她手里的包裹,一手揽住她后腰,堪堪稳住她身体,“你怎么……”

    身后那女人唰的站起来,那表情像是瞬间捶响了战鼓,目光如刀射在夏唯的身上。

    夏唯被扶到沙发上坐下,怀里包裹被抽走,空虚的恐惧让她忍不住紧紧扯住潼恩的衣角,低头死死抿着嘴。

    “这位小姐没事吧?生病了?”那女人靠过来,再次贴在潼恩左手边一个很可恶的距离。

    夏唯抬头看向她,女人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和潼恩出现在一个画面,显得无比和谐又养眼,看的夏唯眼前又开始冒金光了。

    潼恩胳膊肘撑在膝盖上,低头翻了翻夏唯带来的几个包裹,侧过头问她:“你姐送来的?”

    夏唯迟钝的点头,许久,僵硬的说:“她……谢谢你……”

    身旁那女人闻言眼睛一亮,立刻活跃的攀在潼恩身旁问:“她姐?是不是你让我整的那个负心男的老婆呀?”

    潼恩侧头看她,温柔勾了勾嘴角表示默认。

    “哈哈!”那女人一脸可爱的得意,“那男人蠢死了!让他给手机就给手机,让他去宾馆就去宾馆,我本来还打算来一场持久战,跟他耗个两个月培养感情,没想到!三十分钟就搞定了!”

    说完又将目光转向夏唯,满是娇柔的邀宠:“你可得好好谢谢我呢~我比dawn出力多哦!”

    夏唯捏着潼恩衣角的手又开始打颤,潼恩似有所觉,略微倾斜身体,将二人的视线隔开,又把包裹递给那女人,玩笑说:“那赃款我们一人一半。”

    女人嘟嘴嗔怒:“我要七成。”

    潼恩轻笑看她:“那全给你,两清。”

    这一下,那女人原本打算让夏唯当面道谢的要求,一时不好再出口,她接过盒子丢在一边,上下打量夏唯片刻,就将葱葱玉手伸过来,自我介绍说:“我叫黎诺,很高兴见到你。”

    夏唯手心全是汗,一时脑子没转过弯,顺手在潼恩衣角蹭了蹭把汗水擦干,伸出去跟她握手。

    回过神才倒抽一口冷气,一抬头,就跟洁癖狂潼恩怨愤的目光狭路相逢,转瞬间,那双桃花眼突然眯起来,又柔和的垂下去,满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仿佛是拿她没办法。

    潼恩这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让夏唯幸福的快要死掉,递出去的手被那女人握住僵硬的摇了摇。

    看着夏唯对着潼恩发呆的目光,黎诺生怕她把口水滴到潼恩裤腿上,连忙提高嗓音问道:“我该怎么称呼这位小姐呢?”

    “夏唯。”潼恩替她回答,继而站起身,有些匆忙的开口:“走了。”

    黎诺听见号令,立马跟着站起身,理了理头发,迈着小碎步跟着潼恩,跑出客厅换了鞋,却并没有带上夏唯拿来的包裹。

    那些表姐精心挑选的礼物,像垃圾一样被抛弃在沙发上,与夏唯一样孤独无助。

    等到两人出门许久后,沈阿姨才从楼上走下来,就看见夏唯仍旧傻愣在沙发上,“小唯啊?干什么呢?咦?潼恩出去啦?”

    “阿姨……”夏唯的眼神像是站在悬崖边,求救似得看着沈阿姨问:“黎小姐……是潼恩的同事吗?”

版权所有:SmIVZsWHVSS御宅屋

  ☆、第30章 折纸心愿

版权所有:Iun8qIo6SI8iHvMVl御宅屋

沈阿姨没有立刻回答,神色也变得沉静严肃了一些,悠然走过来,坐到沙发上,但距离夏唯隔了一段距离,这是防备的表现,从前从来没有过,这让夏唯有些后悔自己冒冒失失的提问。

    沈阿姨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壶,到了一小杯。窝进双手里,低头盯着咖啡杯说:“不是的,怎么了呀?”

    夏唯尴尬笑了笑:“没事,只是潼恩小姐最近都不在家里吃晚饭,见她跟那位黎小姐出门……”

    “是啊。”沈阿姨抬起头望向侧厅的门,脸上神色似乎有一些不满:“这丫头刚毕业就回国,又来缠着我女儿。”

    夏唯见沈阿姨的神色古怪,不由有些疑惑:“上次听您说,她父母是您老邻居,那她跟您……和潼恩感情都很好吧?”

    沈阿姨微微皱起眉头,像是直接否定了夏唯的猜测,端起咖啡嘬了一小口,叹口气,低着头开口道:“以前还挺好的,不过现在……我不喜欢她老来缠着我女儿。”

    夏唯闻言呆了呆,细细一琢磨,感觉自己也属于缠着潼恩那一类别的物种,立刻讪笑着缩了缩脖子。

    沈阿姨抬眼看看夏唯,解释道:“我倒不是不喜欢她,她有个妹妹,就是小时候给潼恩送面包的那小丫头,几年前出车祸,人没了。”

    夏唯很吃惊,沈阿姨说的应该就是之前那个跑丢了的小女孩,没想到这么年轻就……

    沈阿姨眉头皱得很深,脸上说不清是厌恶还是心慌:“这个事情搞的我家潼恩……可能有点自责,本来就不想提,那姓黎的还天天缠着她,诶哟我看着都烦!”

    “自责?为什么要自责?”夏唯心中十分不平,就算那小姑娘很可怜,但也不能把黑水往潼恩身上泼啊,“车祸这种事谁能料得到啊。”

    沈阿姨抬眼局促的看了夏唯一眼,又喝了口咖啡,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片刻后,她叹了口气,身体前倾靠近夏唯,压低声音小声说:“当时她才15岁,那天刚好是她姐姐的生日,要去郊外烧烤,潼恩也被邀请去了,但是她姐、就是那个黎小姐,死活不肯带她一起去,说她未成年。没想到,她后来居然自己开爸爸的车,偷偷跟着去了,结果路上追尾出车祸……”

    夏唯闻言皱起眉,想了想,说:“就是说、那个女孩儿是为了跟踪潼恩?但这也只能怪她姐姐不肯带她啊!”夏唯使出浑身解数给潼恩开脱。

    沈阿姨大概是被这事憋得太久,实在想找个人倾述,她看着手里的咖啡杯,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她才15岁。”说完眨巴着眼睛看夏唯,好像不敢往下说,似乎期望夏唯自己发现问题的所在,可惜夏唯一脸的茫然,沈阿姨只好轻轻说出来:“她还没驾照的,之前,是潼恩教她学开车……”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