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人在哪里!”

    连姜可都吓得一哆嗦,以为地震了,一头扑上床要护住夏唯。

    得知她姐夫还在派出所,沈阿姨示意几个壮汉在门口守着,疾步走到夏唯身旁坐下来,说:“不怕,有阿姨在!伤着哪儿没?”

    夏唯心说阿姨你怎么跟你女儿抢台词,梦里她明明是想要潼恩让她别害怕来着。

    夏唯先是安抚了沈阿姨一会儿,继而又把u盘展现在她眼前,一脸得意的说出自己的计划,没想到却遭到沈阿姨嫌弃的白眼。

    “补偿是他本来就该赔的,不能这么便宜他!”沈阿姨一副要使出必杀技的神色,整个人仿佛都在一片黑雾弥漫中,掏出手机,拨出号码,比较漫长的一段铃声后,对面一声沉稳的“妈?”

    夏唯眼前一黑,恨不得一把扑到沈阿姨怀里求她别去烦潼恩。

    沈阿姨起身怒气冲冲的在房间里踱步,对着电话劈头盖脸一通控诉,不等潼恩表态,就动用大绝招:

    “你就看着小唯被欺负死也不管?我看你真是越来越像你爸爸!冷血动物!”

    “什么别人家事!小唯是外人吗?”

    夏唯竖着耳朵想听电话那头的反应,奈何沈阿姨用的手机比较内敛,不如她的山寨机豪放,这样的距离漏音效果太差了,只能听见沈阿姨一个人说话。

    不过结果显然易见,潼恩肯定妥协了,因为沈阿姨最后扬起了胜利的嘴角,报出了医院病房的号码。

    挂完电话后,沈阿姨跟一旁的姜可随便聊了几句,两人立刻站成统一战线。

    沈阿姨对姜可这样的热血少女给予了最高的肯定,并哀叹自己闺女从小“少年老成、城府过深、太过娘炮……”等罪责。

    后期甚至开始爆料潼恩对指甲形状以及发型卷曲度等非常变态的苛刻要求,看的夏唯开始怀疑沈阿姨肯定是打算抛弃潼恩收养姜可了。

    等天色渐渐全暗下来,被亲妈嫌弃了一个多小时的“娘炮”潼恩,终于在门外几个壮汉恭敬的行礼下,面无表情轻轻推开了房门。

    由于这家伙走路实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一旁空床位上背对着门,还在唾沫飞溅的爆料着的沈阿姨毫无所察,正说到潼恩中学时期拒绝表白者的理由是多么冷血无情,完了还向着姜可夏唯问:“你们说我这样的人,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冰块来了呢?”

    “就是。”身后突然传来潼恩温柔的嗓音,她已经立在一旁,伸手搭在沈阿姨的肩膀上,笑道:“刚好,今天顺便做个亲子鉴定吧。”

    “哎呀!你怎么来了呢!”沈阿姨立刻涨红脸,丝毫没有说服力的推脱:“我又不是说你!”

    “你还生出过其他冰块?”潼恩歪着脑袋佯作狐疑。

    沈阿姨不接茬,用下巴颏儿指了指床上的夏唯:“你看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潼恩斜过眼看夏唯,眼中弥漫着一股无可奈何的妥协。

    夏唯心脏狂跳眼冒金星,立刻挥舞起手里的u盘,表明自己已经想到了报复姐夫的办法。

    潼恩迈开长腿走过去,突然握住夏唯挥舞的手,一瞬间,夏唯和一旁的姜可同时绷紧了身体。

    “你干什么!”姜可刚要伸手阻止,就见潼恩默默伸出修长的指节,探入夏唯手掌,缓缓取出u盘,揣进自己的裤袋里。

    夏唯知道潼恩是决定正式接下这件家务事了,心里却没法高兴起来。

    潼恩垂眸看着她:“你希望他赔多少?”

    还没等夏唯回过神,身后的沈阿姨就开始报数:“五十万!他不是想走老婆身上骗十五万买房吗?!我要他倒过来,赔五十万!”

    夏唯姜可一脸尴尬,心说潼恩又不是许愿树,你怎么不说五千万呢?

    潼恩居然不反驳,只定定看向夏唯,“他家的偿还能力极限是多少?”

    夏唯直摆手:“肯定凑不到这么多,之前买房,两家人全都掏空积蓄了!”

    潼恩一低头:“那就把房再卖了吧。”

    夏唯心里直打颤,心说她该不会是要找黑社会要挟吧,殊不知这事儿只有她家姜可做得出来。

    随即又听潼恩说:“你让表姐尽快把能变卖的共有财产全卖了,钱都存到父母的账户,再来跟我签一份去年的租凭合约,是我私人的一间小咖啡厅,市中心的店面,年租签一百二十万,伪造盈利二十万用于共同开销。

    洗钱去向我会帮你们处理好,离婚后,夫妻各自分摊五十万债务,等她丈夫的还款到账,我会立即打到你表姐卡上。”

    夏唯姜可用茫然的表情表示“完全听不懂,求解释”,沈阿姨习惯性听不懂潼恩说话,直接起身搂住她家“娘炮冰山”,踮起脚在潼恩侧脸狠狠亲下一口,眉开眼笑的问:“他会不会不肯离了呀?对了!我还要那个小三也离开他!”

    潼恩牌许愿树低眉顺目的一颔首,表示没问题,出轨录像还在裤袋里,离不离已经不是他能说了算。

    “那,没有其他问题,我就先走了。”

    夏唯已经第二次在医院里听到潼恩说这句话,顿时心里泛起羞赧的愧疚,短短几日,就给她带来这么多棘手的问题——虽然看她解决起来好像不麻烦……

    “我能不能跟你说几句话?”夏唯嗓音有一些颤抖。

    潼恩侧头垂眸看向她,见夏唯神色尴尬,又抬头对姜可和沈阿姨说:“她有话想单独跟我说。”

    姜可一皱眉,警惕的盯住潼恩那张“很不安全”的小脸,沉声说:“没什么要回避的,我跟她不是外人。”

    夏唯忙慌张的去扯姜可的衣摆,还没开口,就听潼恩轻笑一声,目光暗含挑衅的盯着姜可,低声说:“谁是外人,最好让夏小姐自己来界定。”

    夏唯心里一咯噔,她第一次从潼恩双眸中读出那样阴戾的占有欲。

    姜可捏紧拳头,瞪了她一眼,回头看夏唯,勉强想用柔和的嗓音却显得更僵硬:“小唯,你想说什么?”

    夏唯想了想,还是抱歉的开口:“我想单独跟她说……”

    姜可一双黑亮的眼睛顿时失去了光彩,颓丧的低下头,片刻后又突然站起身,走过潼恩时狠狠撞了一下她肩膀。

    沈阿姨用“难道我也是外人吗”的眼神看夏唯,而后被潼恩歪头调笑说:“您先去外面等着,我一会儿就陪您去做亲子鉴定。”

    沈阿姨闻言飞了个白眼,立刻噔噔噔的跟上姜可走出门。

    等门关上,夏唯捏紧拳头深吸几口气,郑重的开口:“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我知道我笨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