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

圆,夏唯认识潼恩这么久,第一次见她这副惊慌的神态,仿佛被她玩弄于股掌的世界突然之间脱了轨,竟让她透出一丝青涩的无助。

    直到此时此刻夏唯才注意到,潼恩跟她见过的那些社会精英并不太一样,一般脱离了学校的那些职场人士,不多久就会变得要么壮硕要么肥胖,很少有人一直留着少年时代特有的单薄,而潼恩的身形却依旧纤细,仿佛她的时光永远定格在记忆中某个青涩的年代。

    夏唯之前多少有一些慕强情节,潼恩在她眼中向来所向披靡无所不能,与她这样弱不经风的人之间隔着的距离,估计劈叉都没法跨过去。

    而现下她这份难得的慌乱,反倒让夏唯觉得潼恩变得真实了一些。原来这样的人也会有命门、也需要人照顾,这简直令夏唯一颗绝望的心死灰复燃。

    “好了好了,你别难过了!”夏唯突然间像圣母玛利亚一样伸出罪恶的爪子,在潼恩惊惶的绝色小脸上拍两下,厚颜无耻的安慰道:“我不走了好不好。”

    潼恩跟躲瘟疫似得退后几步,躲开了夏唯恋恋不舍的爪子,用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表现出“麻烦您哪凉快哪儿待着去”。

    夏唯一颗充满母性的心,已经被方才那瞬间,人渣脆弱的小表情彻底激活了,她追上两步急切的说:“我给你涂点药再回去吧?沈阿姨眼睛有点老花看不清的。”

    “你不是要辞职么?”

    “跟你开玩笑呢!”估计此时沈阿姨开张一千万支票摔夏唯脸上,跟她说“拿了钱离开我女儿”,她都会坚定不移的赖着潼恩不放弃。

    第二天,夏唯就因触碰过潼恩“御颈”而变得跟嗑药似得热情高涨,激情的对姜可和一众技术人员表示自己要去“感化”表姐的“千金小三”,解救那个同样受骗的女人。

    众人都纷纷用委婉的方式表态“别天真了小傻逼”,可夏唯依旧信心满满士气十足。

    最后,只有唯一的支持者姜可小骑士,首当其冲要陪夏唯一起去,其他几个铁哥们儿只好勉强表示愿意过去“围观”但不参与。

    夏唯就这么召集了一群心不甘情不愿的猪队友,到千金的公司楼拐角躲着,一个个像小媳妇似得双手遮着脸,深怕被人看出自己是来“感化”小三的。

    姜可其实更心慌,围巾帽子墨镜裹得她姥姥都未必能认出她,就怕那些“化成灰”都能认出她的小歌迷们手舞足蹈来揭穿伪装。

    夏唯在这么一群积极度负值的队友簇拥下,底气也开始变得不足,还没等她准备好,录像里那位千金就已经蹬着黑色高跟鞋,从自动玻璃门里走出来。

    夏唯深吸一口气,回头想寻找鼓舞,奈何一群猪队友都跟参加葬礼一样的表情,对着她拨浪鼓似得摇头表示“算了吧!算了吧!”

    夏唯缓缓闭了闭眼,单枪匹马冲出去。

    其实她的出发点很好,给千金揭露渣男真面目也是个很不错的想法,如果她没有开场白就介绍自己是那男人老婆的妹妹,可能千金就不会惊慌失措的躲闪尖叫,生怕她从背后掏出一管硫酸来。

    可她偏偏这么自我介绍了,原本就故意跟那女人前后脚走出来的姐夫看到她,几乎一瞬间就绿了脸,简直是纵身一跃就落到她面前,一把扯住夏唯的头发,二话不说将她撂倒在地。

    身后的猪队友们在姜可一句气贯山河的“草泥马”声中回神,都跟脱缰的野狗似得冲了过来,一个卡位加断蓝,队友将夏唯从姐夫手中截获下来丢给了姜可,撸起袖子开始了五对一的群殴。

    夏唯方才被摁下地的时候是太阳穴着地,被摔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现下靠在姜可的怀里,死活听不见她在耳边说什么。

    眼前的光线一点一点按下去,她的感觉不是失去重心,单纯就先是感觉不到双腿了,还想伸手抓住姜可的胳膊,可胳膊也不在遵循大脑的指令,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躺在地上了。

版权所有:gmX7TenREgF御宅屋

  ☆、第28章 依赖

版权所有:HLzoWwsn7Dhkf7御宅屋

一片混沌与灰暗之中,夏唯梦见自己又置身于那片找不着出口的巨大停车场,甚至连灯光都没有。

    她在一片漆黑中慌张无措的奔跑,想要大声呼喊潼恩的名字,却如何都发不出声音,心中不断祈祷那辆银色跑车能在她跟前戛然而止——当然不是把她撞倒在血泊中那种,只是希望里面的人能走出来,告诉她“别害怕,有我在。”

    然而,直到惊醒的前一刻,她仍旧独自无助的徜徉在黑暗里,睁开眼,正对上姜可忧虑的双眼。

    见夏唯清醒过来,姜可双眼忽然亮起来,激动的连唤她两声,继而又跟犯了错的孩子似得支支吾吾低下头,错开目光,一脸因没保护好她而自责的愧疚。

    姜可的爱始终透着孩子气,很多时候,夏唯反而会担心她会照顾不好自己,每次去她的公寓,都看见外卖盒跟衣服堆一地。虽然算是半个靠脸吃饭的艺人,却依旧敢一件睡衣穿两周,a面穿完穿b面,集齐九套一起洗,生活技能全部点在唱歌上了。

    姐夫和千金跟一群队友们去警局做笔录,队友们临走前把录像拷贝的u盘留下来,等着她给哥几个报仇雪恨。

    姜可从口袋里掏出u盘,抬到夏唯眼前晃一晃,郑重的塞进她手里,说:“咱这跟头不能白栽了,等那畜生出来……”

    夏唯握着u盘锤了一下姜可的手背:“别闹了,此路不通咱就照原计划,给表姐证据争取补偿。至于那个女人,既然她不想听我们说真相,那不管她最后是什么结果,都是咎由自取了。”说完转头看窗外,天色泛黄,“几点了?我要去上班了……”

    “别开玩笑了姑奶奶。”姜可按下她搜寻手机的双手,从一旁床柜上拿起夏唯的手机,说:“刚刚你那个什么沈阿姨来电话,我接了,她让你上班时顺路带点葱蒜去她家。”

    “你跟她怎么说的?”夏唯惊讶的看姜可。

    “全说了,她不是知道这事儿嘛。”姜可耸耸肩:“我得给你请假。”

    夏唯脸一黑:“沈阿姨怎么说的?”

    “她说等应酬完就要赶过来看你……她……”姜可顿了顿,一脸哭笑不得的说:“她说她要剁了那人渣——没想到这活还有人跟我抢。”

    “完了完了……”夏唯一闭眼,沈阿姨又要骚扰潼恩了。

    雷厉风行的沈阿姨在半小时后,就带着一群黑衣黑裤的壮汉,噔咯噔的走过医院的长廊,让一路上的病人护士望而生畏闻风丧胆,最后停在一间病房前核对门牌号,哐啷一声推开病房门,弱不经风的小门板在白色的墙面上砸下一道浅浅的凹痕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