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

在偏远的郊区租了一间房,付了三个月房租,不算押金只要八百多。

    姜可带着夏唯和一群“技术人员”,轮流守在公寓里看录像。

    事情却没有预想的顺利,姐夫已经习惯跟富家千金去酒店的套房,千金显然不差钱,没必要承担心惊胆战、捉/奸在床的危险。

    几人幸苦一星期,最大收获,是拍到姐夫把床头柜里一板快过期的安全套揣进口袋出了门,看的众人捶胸顿足,只恨没有自动跟拍的技术。

    “要不我还是找个私家侦探吧?”姜可站在露天阳台问夏唯。

    夏唯忙否决:“之前摄像头你又不肯收我钱,我听他们几个说,客厅房间一套下来好几千呢,请人肯定更贵了,你想收钱我都还不起!”

    姜可扯起嘴角眯眼笑:“不都流行人情债肉偿么?”又靠近夏唯,用小舌尖舔嘴唇,右手一撩左肩的衣领,风情万种的眨眼:“本宫今儿就便宜你了!”

    “去你的!”夏唯捂嘴笑,想起表姐和宝宝,又有些失神。

    “怎么了?”姜可收起笑容注视她。

    “我在想,我姐虽然婚姻失败了,多少还有个孩子算安慰……”夏唯觉得这也算是最大的补偿。

    姜可愣了愣,突然眼中划过丝惊喜,一脸紧张的看着夏唯,磕磕巴巴的说:“其实那个……我有打听过,国外早就有骨髓制造精子技术了,只是还没通过伦理许可,可以去国外走黑市请人做,你要是、要是想要孩子……”

    “你想什么呢!”夏唯面红耳赤瞪她一眼,“我只是觉得我姐也没有太凄惨而已!”

    姜可一脸赧然低下头。

    “姜可?”夏唯挑眼看着她。

    “嗯?”

    “你、你……”夏唯想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夏唯想了很多天,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人比姜可对她好,如果姜可真的对她有那方面的意思,自己是不能白受人恩惠的。

    自从遇见潼恩后,夏唯已经完全理解了心悸的感受,再也不能以性别作为拒绝的理由。如果姜可再一次对她表白,她想,她是会接受的,她认为那种感情,应该也是可以培养的。

    姜可一脸疑惑看着她:“我怎么了?”

    “你是不是……”夏唯抬手用力对着脸扇风,话没说完,客厅突然传来一阵喧嚣——

    “快来看!那男的带女人回来了!”客厅突然传来技术人员们的欢呼。

    姜可和夏唯对视一眼,拔腿就往客厅冲。

    屏幕上那对男女此时正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十分亲昵的举动,录音设备很清晰,屏幕前的所有人还是屏息凝神,深怕错过这段来之不易的收获。

    夏唯看着屏幕里的姐夫满脸的温柔,对着一个姿色不如表姐的女人殷情交谈。

    女人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房子的装修,说:“挺花心思的,你老婆连这房子都不争,也真想得开。”

    姐夫一脸颓然叹口气:“那种女人,等着跟有钱人住更大的房子呢,还能跟我计较这些吗?”他装模做样的靠在沙发背上,摇摇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

    女人立刻靠去他身旁,一脸关切的安慰:“没必要跟这种人较劲,我前夫比你老婆还无耻,离了他我不也照样过吗,你这么好的男人,是她不懂得珍惜,幸福不是钱能买来的。”

    姐夫欣慰的转头看女人,一手搂住她肩膀,深情的说:“是,我们能相遇,也是老天给我们的补偿。”

    “嘶!”屏幕这头的姜可听得倒抽一口冷气,被渗得浑身鸡皮疙瘩立正稍息站起来,“我怎么听着不大对劲啊?你表姐好像才是负心人啊?”

    “嘘!”夏唯也听出不对劲来了,但她还想知道更多的情况,如果姐夫完全是靠哄骗得到了千金,那么她可以去找那个倒霉女人揭露姐夫的真面目,也算是个大报复,比揍他一顿还要爽。

    屏幕里的女人叹口气:“我只想能安安静静过日子,我也不要你多体贴多疼人,只要保证永远别在外面包养情妇就够了。”

    男人脸上有怒色,质问道:“你说我是那种人吗?说实话,我老婆要不是做那种事,犯什么错我也都可以原谅,绝对不会离婚的!”

    女人又欣喜又不安,顿了顿才傻乎乎的问:“你老婆一定很漂亮吧?”

    “漂亮?”男人故作沉思:“我结婚前也交往过几个女孩,都挺漂亮的,要说最漂亮的嘛……”他抬眼瞅着对面姿色平平的女人,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应该就坐在我对面。”

    女人羞赧的推了他一下:“一把年纪了!你别……”

    夏唯在这头看得百感交集,她能看得出,那个女人其实和她表姐一样,都是本分保守的女人,可惜都被渣男一张嘴骗了。

    原本她还成天跟表姐一起诅咒这对男女不得好死,现在想想,那女人其实也挺无辜的。

    夏唯看着屏幕上姐夫无耻的嘴脸,暗自决定去姐夫单位守着,一定要对那女人曝光姐夫真面目。

    **

    沈阿姨还是会时不时关注一下表姐家事的进展,夏唯不敢告诉她姐夫无耻的骗了两个女人,怕沈阿姨憋不住又去烦潼恩,而且,让夏唯十分紧张的是,潼恩已经一连四个晚上没有回来吃晚饭了。

    夏唯怀疑是自己的手艺她已经吃腻了,又或者……在约会?

    不论哪种猜测,都能让她难过得整晚失眠,她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这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可情绪就是不听她掌控。

    就在快要发疯的前夕,夏唯终于狠下心,决定晚上辞去钟点工的工作,等到新的钟点工到位,她就彻底的离开。

    夏唯不知道要怎么对沈阿姨开口,沈阿姨甚至比家里一些亲戚长辈对她还要好,而自己却因为控制不了情感而自私的离开,她说不出口。

    所以,下班后,夏唯独自站在别墅外的车库旁,裹着围巾等潼恩回家,跟那个冷漠的家伙开口,应该不算太困难。

    一直等到快十一点,熟悉的那辆银白色跑车才拐进车库前的跑道上。

    在被那展车灯笼罩的瞬间,夏唯就没出息的后悔了,几小时寒风中等待的决心,在潼恩注视着她走出车门的瞬间,灰飞烟灭。

    夏唯拖着两道清水鼻涕,直愣愣的看着潼恩走近自己——

    中长款的灰色羊绒大衣勾勒出漂亮的腰线,平底尖头的长靴裹着笔直修长的双腿,像是从服装秀台上直接走到她面前,“夏小姐?”

    夏唯回过神,几天没见,她的心跳频率又开始升高。

    “有事吗?”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