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至于嘛!”熊哥走上来表示不服:“就是胖了一点吧?五官其实挺漂亮!”

    姜可嗤笑一声拍了拍他肩膀,说:“熊哥,我觉得我和你之间,肯定有一个人瞎了。”

    夏唯看着两人笑得直捂嘴,冷不防表姐的事情又浮上心,顿时笑容又僵在脸上。

    回医院时,姜可见她神色不悦,忙问是不是刚刚那人说了什么让她不开心的话。

    夏唯笑容勉强的摇摇头,又不敢把心事说出来,姜可这么大人,还总像个孩子,容易冲动,说出来保不准她又要闹出什么事端,夏唯只好憋心里。

    从挂断表姐的电话开始,夏唯就已经琢磨着该怎么办,可这显然不是她有能力应付的,一件她不能应付的事情,让她心里的那个救世主,无可抑制的浮上心头。

    离开医院前,她背着姜可,偷偷把昨晚潼恩给她买的外卖包装小心翼翼的折好,将这些废纸塑料袋宝贝似得塞进了包里,心里喜滋滋的决定,晚上要向潼恩求助。

    她并不知道潼恩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帮她忙,就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次也会和从前一样,心里阴云顿时全散尽,在她看来,那人是无所不能的。

版权所有:eg9qH1F6hc4tQjIK2tN御宅屋

  ☆、第21章 作为一只冰山

版权所有:PnxXDfrkA9P3FVo御宅屋

沈阿姨家晚上又来了客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称呼沈阿姨“三姨”。

    夏唯来之前把家里春夏秋冬的衣服都拖出来试一遍,描眉画眼的出了门,所以,在得知她只是来做个晚餐的钟点工时,沈阿姨的侄女很惊奇,还套着沈阿姨耳朵,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夏唯非常不开心,当然不是因为这女孩异样的眼光,连她自己都很难解释钟点工为什么要穿得跟韩剧女主角一样出场。

    之所以会愤怒,问题其实出在门打开的瞬间,墙壁上的宝蓝色装饰时钟,指针指向六点四十三分,夏唯期盼许久的身影走进门。

    于是,沈阿姨的侄女,当着夏唯的面,像闪电一样劈进了潼恩的怀里,猫咪一样的嗓音:“你怎么才回来呀!”

    潼恩鞋都没来得及换,被这女孩推得差点撞到门,一手支在鞋柜上才稳住脚步。

    夏唯仿佛听见自己内心在尖叫:“松开她!!!!”,在情绪还没转达给大脑的时候,就一个箭步也冲了过去……

    事后,用沈阿姨的话来说,就是“突然一阵杀气从我身边刮过,一抬头就看见夏唯把我小侄女给撂倒了……”

    没错,夏唯去把那女孩儿从潼恩怀里扒出来推地上了,然后殷情的把拖鞋从鞋柜里取出来,弯腰放在潼恩的脚前,热情的像日本小媳妇一样,微笑着说:“小姐,回来了呀!”

    “你干什么!”小姑娘从地上蹿起来,站在夏唯背后愤怒的大喊。

    夏唯的智商此时才回到脑子里,一脸尴尬的回过头,抱歉的对小姑娘瞎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边地板刚打蜡,我怕小姐穿着皮鞋会打滑。”

    夏唯觉得自己一定是把一生说谎的天赋,全部用在保护潼恩的身上了。

    “dawn!”小姑娘委屈的撒娇呼喊。

    夏唯其实是事后才琢磨出,这小姑娘是在叫潼恩的英文名,难道她不该喊潼恩“姐姐”吗?dawn什么dawn啊?夏楠可从来没喊过她小唯啊!

    沈阿姨这个时候颠颠跑过来,一脸紧张的检查自己小侄女有没有摔伤,第一次面色不悦的斥责夏唯:“你推她干什么?”

    小姑娘闻言委屈劲儿就上来了,却没有跟沈阿姨撒娇,绕过夏唯又往潼恩身上扒。

    夏唯此时手再痒也不好再动武了,只能疯狂的让自己冷静,心说这么黏人的妹妹应该很正常,一定是她妹妹夏楠不正常……

    可喜的是,潼恩看小姑娘的表情并不比看夏唯亲昵,只面无表情的换了拖鞋,任由小姑娘跟挂件似得吊着自己脖子,漫步往客厅走。

    可恨的是,吃饭时,潼恩一共给这个小姑娘夹了三筷子菜,虽然依旧没什么情绪,但可以看出,潼恩很了解小姑娘最爱吃的菜,例如鸡肫,例如西兰菜。

    小姑娘一脸受宠若惊的笑容,幸福得让夏唯忍不住想要掀桌子。

    原本以为晚上一定没有机会找潼恩私谈,好在八点多后沈阿姨突然带着小侄女出门了,说是去买某个品牌的慕斯蛋糕,潼恩推脱不肯去,于是就独自落入了夏唯的魔爪。

    在看见潼恩走进书房后,夏唯整理好衣服发型,对着反光玻璃练习了一下表情,带着活蹦乱跳的心,蹑手蹑脚跟进去。

    美貌真是一种蛊惑人心的资本,就如姜可所说,潼恩美得实在妖气恒生。

    那双狭长的双眸,线条原是柔和的下垂,偏偏在眼尾挑出一个妖异的角度,搭配一双阳光透过磨砂玻璃似得浅色迷离眼瞳,看人的目光天生带着一股子似笑非笑的专注,仿佛扫过整个世界的瞬间,独独对她一人产生了偏爱,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

    所以,在夏唯走进潼恩办公书房时,心情还是很局促的,而等到潼恩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时,就立刻感到一种莫名的心安,被那双欺世眼眸所蒙蔽,认为自己被宠溺。

    潼恩静静看着她:“有事?”

    夏唯原本已经把要说的话背得滚瓜烂熟,到了临场发挥时,潼恩轻漫的嗓音瞬间帮她将脑子关机,机械的启动自动应答程序,开始了冗长而枯燥的陈述,把表姐与姐夫的事情颠三倒四的说了个遍。

    好在,对方并没有显露不耐之色,始终十分有礼貌的注视她。

    说完后,夏唯觉得自己很罗嗦,有些抱歉的低下头,对面的人走出长廊,斜靠在夏唯面前的书架旁,歪头用探究的目光打量她。

    夏唯在沉默中越发紧张,不断挑眼去瞥潼恩反应。

    许久,对面淡淡的开口:“你想让我说什么?”

    夏唯抬起头,磕磕巴巴的回答:“那个、我、我表姐现在不知怎么办才好,我想问……”她一时紧张,改口说:“想问问周律师,这种情况如果打官司,应该怎么办。”

    潼恩眼中浮起玩味的神色,问:“你打算请周律师接手?”

    夏唯愣了愣,她只是临时委婉的转到周律师身上,如今只能顺着说:“请律师要多少钱呀?”

    “你有多少?”

    夏唯打肿脸充胖子:“一万以内都能接受。”

    “为什么不去律师事务所咨询?”

    夏唯抬起头,神色窘迫的回答:“不知道该去哪里问,就想先来问问你,我想、我想你一定有办法……”

    “我?”潼恩挑起嘴角,看着夏唯戏谑道:“那可能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