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摆平。

    夏唯劝了一路,直到进了医院电梯,周围太安静,她不好意思让别人听见,就让表姐先挂断,一会儿她在打过去。表姐却说心里慌,让她不用挂电话,什么时候方便说话了直接说。

    沉默了一段路,夏唯走进长廊时已经冷静下来,举起电话说:“喂?还在吗?”那头立刻应声,夏唯心平气和的接着说:“你先别紧张,结婚又不是他说离就能离的,哪怕告上法院,过错也该不在你吧?我觉得这事儿不会成。”

    表姐那头情绪也稳定了些,只长长叹了口气,说:“我们如今跟离婚也没区别,他现在基本不回家,我去跟他同事打听了,说是他攀上了他们公司副总的千金。”

    “就他?哪家千金要求这么质朴啊?”夏唯一脸不服。

    凭良心讲,姐夫长得虽然称不上英俊,倒也高大挺拔,五官却极普通,细眉细眼,方脸薄唇,算上工作和家庭背景,也就勉强够上经济适用男的标准。

    要说勾搭上老总千金,少说也得达到小白脸的标准吧?夏唯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姜可短发时的那张脸,没错,这种程度的颜值,去当小白脸还说得过去。

    表姐无奈解释说:“这个千金跟之前那个女学生不同,她年龄不小了,比他还大两岁,离过婚,孩子比我女儿还大一岁呢,看得上他也正常。”

    夏唯顿时哑口无言,想了想,只能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离婚,约好周末面谈,就挂断了电话。

    推开病房的门,姜可正坐在病床上发愣,看见夏唯走进来,立刻多云转晴的朝她笑:“我以为你回家了。”

    夏唯合上门,斜睨着姜可说:“我包还在柜子上呢,瞧你笨的!”说着把豆浆煎饼递过去,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又收回手,紧张的说:“我差点给忘了,医生说你这几天最好吃流食,那你把这两袋豆浆都喝了,我再给你去买份粥。”

    “哪有那么娇气啊,没事儿,一觉起床已经不疼了。”

    “不行。”

    见夏唯坚持,姜可干脆随她一起下了楼。

    两人吃完早餐,姜可拨了电话给公司请假,夏唯隐约听见手机听筒里的嗓音熟悉,细细一想,就沉下脸来,等到姜可挂断电话。立即问:“你跟谁打电话呢?”

    姜可抬眼看夏唯,一脸无辜的说:“陈瑜啊。”

    夏唯:“是不是那个女的?”

    姜可:“哪个女的?”

    夏唯知道她故意装蒜,立刻一黑脸,姜可见状叹了口气,承认说:“好了好了,你不用担心,她就是我经纪人而已,私下没什么来往。”

    夏唯一听就来气,那个小细腿,就是前几个月姜可突然现身时,一起跟来的那女人,名叫陈瑜,是娱乐公司的经纪人,手头除了姜可外,还有两三个名不见经传的艺人。

    四年前,她们高二上学期的时候,电视台歌唱比赛节目来湘城海选,姜可报名凑热闹,第一轮就被请去当评审的陈瑜看中,当时就想签合同,可姜可家人怕她耽误学习,推说等毕业才能签。

    陈瑜当时也没有计较,这人表面很是热情大方,说话态度甜甜的,还挺讨人喜欢,夏唯也见过几次。

    后来姜可与陈瑜闹矛盾,在夏唯的逼问下,姜可才透露说,陈瑜带她去应酬领导的饭局,期间想要灌醉怂恿她顺从领导的潜规则。

    姜可当晚差点把人饭局全砸了,还打伤了两个中层领导,之后一个人晕晕乎乎的跑回家。由于这事儿本生也见不了光,几个受伤的领导也不敢追究,之后姜可就跟陈瑜断了来往。

    没想到,时隔三年,姜可竟然跟那女人签了约。

    见夏唯一脸发飙的前兆,姜可赶忙说明合约只签了五年,还剩下三年结束就散伙,夏唯这才顺过气,问她:“那你要休学三年才回去继续念吗?”

    姜可无所谓的摇摇头,说:“音乐学院巴不得出几个叫得出名头的学生,公司早就跟他们疏通关系了,明年我就能直接拿到毕业证,不算休学了。”

    夏唯还是觉得不踏实,准备过马路时,扭头还想再嘱咐点什么,就听身后一声响亮的口哨,随后一个男人调笑的嗓音传来:“哟,这不咱姜主唱么?正好哥几个约了妞在冰吧等着呢,一起去呗?”

    姜可调头看一眼,见是公司里后期部门的熟人,就冲他一抖眉毛招呼说:“一早就去逛窑子啊,熊哥?”

    夏唯闻言也跟着调头,有些怕生的挪了几步,过去勾起姜可的胳膊。

    那个被叫熊哥的男人长得完全都不熊,挺瘦削一人,身高与姜可相仿,轮廓棱角分明,眼睛却圆溜溜的,特别精神,咧着嘴笑出一口大白牙,看着特亲和。

    熊哥这才发现姜可带着个姑娘,忙一拍后脑勺:“嘿哟,看我这脑子,咱姜大主唱身边还能缺妞么?”继而又笑嘻嘻的瞅了瞅夏唯,忙冲姜可挤眉弄眼的竖起大拇指说:“不愧是咱姜主唱的口味,这清纯款,正!”

    夏唯尴尬冲他笑了笑,姜可脸上有笑意,嘴上却依旧否认:“乱讲什么?咱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说得自己都笑了。

    “是~吗?”熊哥拖了个长长的音调,瞅着姜可有些苍白的脸,托着下巴作思考状:“那您这脸色怎么跟少了半颗腰子似得?昨晚辛苦了啊主唱大人?”

    “滚。”姜可抬腿蹬了他一脚,忙偷偷瞥了夏唯一眼,见她一脸疑惑才安心,还好这丫头什么都听不懂。

    夏唯虽然听不懂,但她作为合格的小厨娘,知道腰子这器官,学名叫肾脏,就忙笑着解释说:“不是的,姜可昨天是伤着胃了,腰子没事。”

    熊哥双眼和嘴张成o字型,佯装不解的抹着脑勺嘀咕:“这是什么体/位啊?还能伤着胃?”

    “你特么一大早皮痒了是不?”姜可真不耐烦了,头一抬就冲熊哥走过去。

    “别别别,姜主唱饶命!”熊哥边躲边贱兮兮的笑:“友情提示,现在并非一大早,已经快中午十一点了,以后那啥还是要注意时间啊,不然伤胃!”

    “滚滚滚!”

    熊哥停在几步远处吆喝:“真不去啊?几个哥们儿都在老地方呢,顾二约到个姑娘,据说是纺校校花。”

    “得了吧你,又校花……”姜可一脸鄙夷的回过头,嘴里忿然念叨着:“上次约的外语学院校花,说是就比林志玲差点儿,害我在家换了几套衣服才出门,结果包厢门一推开就后悔了,早知道我就披雨衣去了。你特么凭良心说,那是差点儿么?已经不是一个物种了好么?你怎么不拿林志玲跟香菇比呢?”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