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7

是?你再这样……”夏唯又开始喋喋不休的埋怨她打架,却被姜可突然打断——

    “你晚上回去吗?就留我一个人在医院?”姜可欲擒故纵。

    夏唯抿嘴白了她一眼,说:“你都说得这么可怜了,我哪儿还好意思回去?”

    姜可一脸得逞,笑嘻嘻的问:“那你睡哪儿?这病房还是个单间儿,就这一张床,要不,我睡地上?”

    “去你的,这天你想冻死呀?”

    “那怎么着?你睡地上更不行,要不……一起睡?”姜可一脸很不上流的奸笑,逼良为娼。

    夏唯这才明白过来,立刻摇头说:“我不睡,就坐这儿看着你。”

    “你不睡我也不睡。”姜可大失所望,想想还不甘心,龇牙咧嘴挣扎着要坐起来,嘴里嘀咕说:“你坐着我也坐着!”

    “不准乱动!”

    一声手机提示音,打断了二人的争执,是姜可的短信,夏唯伸进她被子里摸索了一会儿,帮她掏出手机递到她跟前,姜可却无所谓的摆摆手,说:“你读给我听,估计就是公司又有活动通知,改明儿我跟陈瑜请个假,休息几天,你都得在这儿陪我。”

    夏唯撇撇嘴,医生说其实可以直接回家修养,潼恩之所以办理住院一天的手续,是担心姜可晚上醒不来。现在人都活蹦乱跳的了,还有力气想着揩她油,哪有陪几天这么好的事!

    夏唯看见手机屏幕上,名字是“妹妹”,一时有些窘迫的瞥了眼姜可,挺不好意思的说:“你要不要自己看啊?”

    “谁的?”

    “名字是‘妹妹’……”夏唯吐了吐舌头,毫不犹豫的想歪了。

    “妹妹?你妹妹啊?夏楠?她找我干嘛,这都几点了?”

    夏唯一缩脑袋,心说原来是楠楠,忙点开短信读出来:“姜可,睡了吗?我姐今天回来的好晚,有点担心,睡不着。”

    夏唯一愣,忙掏出自己手机看屏幕,一心以为上面会有夏楠的短信和电话,没想到空白一片。

    “这丫头,担心我干嘛发信息给你?”夏唯喃喃嘀咕说。

    “帮我回:”姜可眨眨眼,一脸调皮的说:“别担心,你姐姐晚上跟我睡。”

    夏唯立刻抬起拳头佯装要打,随后回复夏楠说明了晚上的情况。

    夏楠得知回信人是夏唯后,似乎有一些尴尬,过了很长时间才忍不住再次发来一条信息,只有一个问题:“伤得严重吗?”

    夏唯说了没问题后就同夏楠晚安,后半夜还是被姜可软磨硬泡的拉进被子里。

    夏唯一进被窝,姜可就没了之前的豪情壮志,甚至有些青涩的哆嗦起来,碍于面子问题,还故意跟夏唯拉开一段距离,差点儿掉下床,就怕她发现自己很怂的在哆嗦。

    两人被子中间隔着一团空气,医院里就只一床单被,即使空调温度高,也经不住空气乘虚而入,凉风直窜,反倒比坐着的时候更冷。

    夏唯想要起身,把被子给姜可一人裹起来,又被姜可倔强的按着不让动。

    半夜三点,两人仍在僵持中,其实都知道对方没睡,夜静的让人愈发清醒,只听见空调呼呼的响动,还有门外走廊里,日光灯滋滋的电流声。

    渐渐的,对面的呼吸似乎有些局促起来,夏唯也绷紧了神经,猜想着姜可想要做什么。

    许久,耳边传来姜可近乎恳求的嗓音,“我能不能抱你睡?冷。”

    夏唯身子很紧张,她握紧拳头一动不敢动,长时间半睁着的眼睛让她已经适应黑暗,依稀可以看清姜可干净的面容,此时那家伙正可怜巴巴的盯着她,一脸“叔叔买根火柴吧”的模样。

    夏唯觉得再不让她抱,姜可就要冻死了,像卖火柴的小女孩那样。但夏唯没有回答,只是僵硬的挪着身体,缓缓,缓缓,贴近姜可的胸口。

    姜可没得到许可,不敢伸手去抱她,只壮着胆子也冲夏唯挪了挪,两人就垂着手,以一种非常人工的姿态,很不自然的贴在了一起,而且身体都抖得跟手机震动似得。

    原本以为会一夜无眠,可不知是不是精神过于紧张,不知是谁先睡过去,一觉睡到第二天十点多,醒来时,姜可还跟个木头似得直挺挺贴着夏唯,夏唯却跟八爪鱼一样,豪气万分、手脚并用的扒在姜可身上。

    好在是夏唯先醒来,发现自己霸气外露的睡姿后,忙小心翼翼的把爪子从姜可身上挪下来,钻出被窝。

    姜可的睡颜依旧像婴儿般毫无防备,鼻尖还有可爱的细小鼾声,似乎因紧张或伤势的疼痛,刘海上还挂着汗珠,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乌黑柔软。

    夏唯小心翼翼的下了床,伸手擦了擦她额头的汗,出门去买了些早餐。

    在医院对面马路边等煎饼的时候,手机突然想起来,是表姐的电话,夏唯匆忙接起来,竟然听见对面隐忍的抽泣声,“小唯……”

    “姐?你怎么了?”夏唯一脸惶惑,捂着手机听筒避开街市的嘈杂。

    “我爸妈……跟人……借债给我……我们买了房子。”对面抽抽噎噎的哭诉。

    “我听舅舅说了,怎么了?房子有问题吗?”

    “是我公婆出的大头,他们……他们写的我公公名字,现在房子买下来,你姐夫他说……他说……”

    “说什么呀?!你别哭呀?发生什么事了?”夏唯快急死了。

    “他说……要离婚,房子是他爸爸的……”电话那头再次咧嘴绝望的哭出来。

    夏唯一下子懵了,她素来知道这个姐夫没什么责任心,生孩子之前有过一段外遇,对象还是个学生,比夏唯都小一岁。

    当时表姐怀孕四个月,原本执意想要打掉孩子去离婚,可因为男方道歉,加上长辈的劝说和极力阻止,最终原谅了那一次,没想到……

    “你怎么这么傻啊!哪有婚后买房写公公名字的!”夏唯又急又气。

    对面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说她不敢告诉爸妈,想让夏唯去她家商量对策。

版权所有:n69816dl2Px御宅屋

  ☆、第20章 救世主

版权所有:obWYPw2zUIvHWIT御宅屋

煎饼摊的老板已经把两个饼都裹好,抬眼看看正讲电话的夏唯,和气的用手势指了指塑料袋,问她是不是打包。

    夏唯一边点头,一边掏钱付了款,举着电话过马路,劝说:“都这样了还不告诉舅舅舅妈?你找我能商量出什么对策?赶紧让舅舅他们想办法啊!”

    表姐小时候就经常笑夏唯傻乎乎的,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这么看得起她,八成也是急糊涂了。

    电话那头支支吾吾的哽咽着不想答应,显然还是幻想瞒着家人,自己把事情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