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嘴角的讥笑,抬头假装疑惑的问她:“一会儿我开车,你就这么扶着她跟着车跑?”

    夏唯抬头冲她眨了眨眼睛,很认真的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就看见潼恩眯起眼,侧过头无奈的呼了口气,冲那头车门扬了扬下巴,说:“上车。”

    去医院的路上很安静,车里没有音乐,也没有人说话,只有暖气呼呼的轻响,夏唯在后座揽着姜可,自言自语般的小声说:“谢谢你。”

    潼恩抬眼看向后视镜,镜子里的夏唯面色惨白,搭配一脸乌黑的眼线液,在暖黄的车灯里,透着楚楚可怜的滑稽。

    没有听见潼恩的回答,夏唯意料中也并没有失落,只将姜可抱得更加紧。

    到了医院,姜可被推进ct间做透视,护士小姐将所有人阻拦在了病房外,夏唯顿时失了主心骨,走去门边焦虑却安静的站着。

    潼恩迈腿走到一旁的蓝色塑料座椅坐下,翘起腿,蓦然开口说:“没事,只是暂时性休克,可能是胃出血。”

    她总是能在结果发生前,预知一切。

    夏唯在听见潼恩的没事两个字之后,心里所有的恐惧与无措,像开水一样沸腾,她抬起头,红着眼眶巴巴看着潼恩直撇嘴。

    潼恩挑了她一眼,站起身,转身朝着医院出口离开。

    夏唯没想到潼恩会在这时候突然离开,顿时感觉整条长廊的灯光都熄灭了,心里前所未有的绝望——她不管我了,她嫌烦了……

    只这一秒,夏唯再没了想哭的冲动,她咬紧牙关看向病房淡黄色的门,对自己保证一定能独自照顾好姜可。

    手机还在潼恩那里,夏唯没法联系家人来帮忙,她翻出钱包数了数身上的现金,又不安的拿出存储卡,卡里的前还没有交给外婆,她在心中反复默念着密码,随时准备取出来,应付姜可需要做的任何手术费用。

    然而,事实并没有超乎潼恩的意料,“胃出血,暂时性休克。”医生给了她答复,随后问她:“你们要办理住院手续吗?”

    夏唯有一些紧张,她想问医生在哪里办理,又想问要办多久,一时有些发懵的愣在原处。

    就在医生看着她,有些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问题时,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淡漠嗓音:“住一天,谢谢。”

    夏唯睁大眼睛回过头,就看见潼恩歪头站在身后,手里提着两袋麦当劳的外卖。

    她回来了,刚刚只是去买吃的而已。

    夏唯再次条件反射的眼眶发热,却又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哭出来,怕眼前的人会因不耐烦而离开,于是话都不敢说出口,生怕眼泪会被嗓音带出来。

    潼恩走过来,向医生咨询了详细情况,而后礼貌的颔首告别,走进ct间帮护士把姜可转移上推车,井井有条推进了电梯。

    夏唯从头到尾低头默默跟在她身后,直到姜可睡进了病房,一双修长葱白的手,提着外卖带伸到她眼前,夏唯才抬起头,怯生生的看着潼恩面无表情的面庞。

    她抿着嘴接过外卖袋,其实并没有胃口,却还是掏出了里面的汉堡打开。

    “我总是给你惹麻烦……”夏唯对着牛肉汉堡难为情的说:“你真是个好心人,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你。”

    见潼恩在一旁并未答复,夏唯便打开话匣子自我埋怨:“我从小就会惹上好多麻烦,以前把姜可折腾得够惨,可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觉得,我可能有一点笨……”

    听到这里,潼恩终于按耐不住侧过头,微眯起右眼看着她,讥讽道:“一点?”

    夏唯一愣,撇了撇嘴,坦诚的承认:“非常笨……”

    潼恩依旧定定看着她,犹豫片刻开口说:“你……”

    夏唯以为她要说“其实你也不是很笨”,没想到接着就听见“你能不能去洗个脸?”

    还没等她不好意思,身后护理人员就从病房探出脑袋,喊了声:“病人醒了。”

    夏唯立刻蹦起来,也顾不上洗脸,飞快冲进病房里。

    姜可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虚弱的眯开眼睛,迷糊中见夏唯跑过来,缩起胳膊想支起身体,腹部却陡然剧痛痉挛,“嘶……”

    “别动!”夏唯扑到她身旁,紧张的看着姜可说:“你快躺好!”

    看着姜可龇牙咧嘴的缓气儿,夏唯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埋怨道:“你怎么这样!多大人了还跟人动手,医生都说你胃出血了……”

    姜可喘着气勉强冲她笑了笑,却说不出安慰的话,夏唯越看越心疼,苦着脸赌咒说:“以后你再跟人打架,我就不理你了!”

    姜可刚要张口说话,突然目光疑惑的穿过夏唯头顶,看向她身后,夏唯还没回头看,就听见身后潼恩礼貌疏离的嗓音:“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我就先走了。”

    眼前那张精致得不可思议的面容,看得姜可有些晃神,愣了片刻才疑惑的看向夏唯,问:“这位是?”

    夏唯忙起身介绍:“她是我的……雇主,叫潼……叫老板,就是她帮我送你来医院的。”

    名叫老板的潼恩无语的缓缓闭了闭眼,一脸嫌弃的垂眸瞥了眼夏唯傻乎乎的脸。

版权所有:wkFgpscWUT0j5rik2御宅屋

  ☆、第19章 共枕

版权所有:2KTe45LZiPB御宅屋

病房里的白炽灯映照在眼前那人的皮肤,散发出牛奶般细腻的光泽,那般精致的轮廓,浅淡疏离的目光,却有种让人难以移开视线的吸引力,看得姜可都忘了自我介绍。

    “那,我先告辞了。”潼恩目光淡淡扫过两人,继而掏出手机递给夏唯,颔首道别,转身出门。

    直到房门轻轻的合上,姜可还在冲着门愣神,突然感觉一股杀气从她身侧刮过,冷不丁一个激灵,抬起头,就看见夏唯杀气腾腾瞪着自己,嘟着嘴嚷嚷:“看傻眼啦你!”

    姜可已经很久没看见夏唯对自己嘟嘴撒娇了,这表情嗓音她熟悉的很,从前有什么争执,夏唯每每动用这一招,都能让姜可一而软,再而躲,三而无所不答应。

    夏唯自己都没意识到,看见别人这么盯着潼恩瞧,她心里就慌得厉害,尤其还是那么完美的姜可,完美得让她想缩回壳里躲起来。

    而她这样的反应却被彻底的误解,姜可扑哧笑出声,继而伸手拉住她手腕,将她扯到床边坐下来,笑哄到:“吃什么醋啊?不就是混血儿看着新奇嘛,我不喜欢这种太妖的,看着就不安全。”

    夏唯这才听出姜可的意思,又不敢解释自己吃醋的真正原因,一时又羞又愧的低着头,小心翼翼帮姜可掖了掖被子。

    姜可心里正乐着,咬着下唇冲夏唯贼兮兮的笑。

    “你笑什么?伤又不疼了是不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