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这家伙怎么在哪儿都没声没息的!

    潼恩双手抱臂斜倚在对面墙边,修长的身形一半都笼在客厅强光斜照下的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只能分辨姿态。

    她一腿弯曲,脚跟贴墙角,另一条长腿慵懒向前舒展,方才差点把夏唯绊摔一跤。

    夏唯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双脚像是被钉在地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整间屋子,只听见她雷动的心跳和喘息声。

    许久无言,终于听见对面那人的清淡嗓音:“不解释一下么?”

    夏唯一哆嗦,就见潼恩直起身子,一步一步,走出阴影,显露出那张灼目的妖异面容。

    她敛着下巴挑眼盯住夏唯,像是锁定猎物。

    夏唯低着头说不出话,直到看见那双长腿直直立在自己脚尖前,她才惊恐抬头,看向那双近在咫尺的琥珀色浅瞳,即使目光那么不友好,也快把夏唯迷得晕过去。

    “嗯?”潼恩嗓音绵长,暗含警告。

    “我……我只是在打扫房间……”夏唯抠着手里的抹布瑟瑟发抖。

    “靠鼻子检测浴巾脏不脏?”潼恩眯起一双桃花眼,修长的胳膊搭上夏唯耳侧墙壁,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她逃跑出房间的去路。

    夏唯的脸瞬时间烫到火化的温度,她她他看见了!!啊啊啊啊啊!!!

    “不不不是的!潼恩……”

    “你叫我潼恩?”那家伙挑了挑嘴角,那双桃花眼微眯起来,“你跟我很熟吗?夏小姐。”

    夏唯很没底气的反问:“那我该叫你什么……”

    “低头。”

    夏唯闻言乖乖低下头。

    “手上拿的是什么?”

    夏唯低头看着被自己紧握的抹布,哆哆嗦嗦的回答:“抹……抹布。”

    “为什么在我家拿着抹布?”

    “我在这里打工的呀……”夏唯委屈的小小声。

    “是么?”潼恩戏谑的轻笑一声,“你直呼雇主的姓名,这让我误以为你是来我家作客的。”

    夏唯的脸唰的就红了,低下头,眼圈泛红,许久,绝望的小声唤她:“老板……”

    那双阴戾的绝美眸子终于舒展开,像是一场有趣的恶作剧得逞,遂即松开按住墙壁的手掌,礼貌的对夏唯做了个请的手势,放她出门。

    夏唯心中的绝望泛滥如海,心酸的浑身发抖,她没想到潼恩会这样赤、裸、裸的提醒她自己的身份,虽然她知道自己的举动越界,可那天这家伙明明突然抱了自己……

    凭什么她可以随便对自己做过界的举动,自己连微笑都从没得到回应过?

    是的,不回应,不拒绝,这个冷漠的家伙任由她浮想联翩,放纵内心的情感升温,直到她无法抑制的时候,劈头盖脸给她浇下一桶冰水,狠狠掐灭她心里的火苗,痛得她几乎死去。

    夏唯的眼泪滴在拿着抹布的手背,手心冰凉,她猛地抬起头,眼泪在眼眶打转,直直对视潼恩哽咽道:“你这样提醒我的身份,无非是想要我离你远一点,你这样欺负我,侮辱我,是不是觉得很有趣?”

    她艰难的吞咽一下,狠狠的继续说:“你一个有能耐有地位的大人物,外表光鲜,心底却连我这么一个小仰慕者都容不下……”她微微颤抖着顿了顿,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看错你了!”

版权所有:Mi4zeC84MJWiO御宅屋

  ☆、第16章 你还记得我?

版权所有:2CfP3O5wVcntRS御宅屋

把这一切全都发泄似得说出来,夏唯突然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随后又有些后悔,心想自己在发什么人来疯。

    她怯生生的抬头看,潼恩依旧安静注视着自己,目光里又勾起从前那种探究的意味。

    通道中灯光流淌,那人的肌肤散发着丝绒般的光泽,让人感觉那么不真切,看的夏唯又有点愣神。

    “仰慕?”潼恩挑眉重复了她那段话中,还算委婉的两个字。

    或许也是那段话中最重点的两个字,它解释了为什么夏唯总是鬼鬼祟祟的在吃饭时盯着她瞧,跟她说话时总显得智力不正常。

    夏唯有些局促,刚要解释,房间外的长廊就传来沈阿姨的呼唤。

    “潼恩啊?小唯?”沈阿姨一路爬上楼梯嘀咕道:“人都哪儿去了?”

    夏唯还打着哭嗝,转身想要出声回应,就被身旁的人冷冷警告:“把眼泪擦干,别给我惹麻烦。”

    夏唯一愣,抬头看向潼恩微蹙的眉目,立刻满脸委屈,用一种“我要跟阿姨告状”的表情看潼恩。

    “小唯?”

    沈阿姨的声音已经到达房门外,很快,夏唯就听见门把转动的声响,她刚要转头去看,眼前身影就猛地贴进。

    熟悉的一阵眩晕,夏唯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潼恩掰转身体,腹部被一只胳膊揽住一紧,整个人后仰贴进那人的怀里。

    紧接着,膝盖被往前一顶,夏唯毫无反抗之力,失去重心完全仰倒入那人怀里,被护着身体缓缓下坠,最终瘫坐在地上。

    “你……”夏唯刚要呼叫,那人瞬间又从身后滑至她身侧,揽在她腰间的胳膊上移,一手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

    脸颊贴进潼恩肩颈的瞬间,夏唯再次浑身僵硬,嗓子像是被人堵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电光石火间,门恰好打开,沈阿姨巡视一周,立马发现通往淋浴间的通道里,夏唯跌倒在地,被一旁单膝跪地的潼恩温柔扶在怀里。

    “怎么回事?”沈阿姨一脸疑惑。

    夏唯感觉心脏病又要发作了,身体被潼恩紧紧搂在怀里,脖颈间熟悉的气味几乎让她幸福得晕眩,耳朵勉强能听见潼恩转头对沈阿姨淡淡开口:“没事,她清理淋浴间出来,不小心滑了一跤。”

    夏唯已经完全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智商瞬间下线,连哭嗝都不会打了,更别提跟沈阿姨举报潼恩对自己的恶行。

    沈阿姨急步走过来,看着夏唯哭花了的脸——确实哭花了,夏唯来之前特意画了眼线上了睫毛膏。

    “摔着了吗?”沈阿姨忙蹲下去查看她胳膊和腿。

    “没有。”潼恩替她回答:“只是受了点惊吓,说是想要回家。”

    “不怕不怕,走路要小心一点嘛!”沈阿姨摸了摸夏唯的脑袋,劝说:“吃完饭再走吧?”

    潼恩怕这丫头控制不住情绪跟她妈哭诉,随即低头看夏唯,右手悄悄掌住她后颈,像摆弄木偶似得转了转她脑袋,让夏唯看上去像在缓缓的摇头,而后抬头对她妈认真的说:“她不肯,这样,我送她去车站吧。”

    夏唯在木然中挑起嘴角,似乎听懂了一句很不重要的话,抬起头一脸天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