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似得搭在身后夏唯肩膀上,转身对那几个女孩嗤笑一声,戏谑说:“呦,都是些小姑娘啊,我都有点害羞了呢。”

    三个女孩愣了愣,其中一个小声嘀咕道:“这人好像萌萌呀……”

    “真的诶……”

    姜可一听,几个小姑娘原来是自己的小粉丝,真害羞了,一转身,拉起夏楠和夏唯就跑。

    身后三个女孩仍在讨论中——

    “好像真的是姜萌萌呀?”

    “人都要跑了!”

    “你带笔了吗?我去要签名看看!”

    “带那玩意干嘛,你还回家写作业呢啊?”

    ……

    拐出学校的巷口,姜可抄起夏唯身上的围巾,急匆匆又把自己裹起来,一边伸手去拦出租车。

    夏唯看她那个慌张样,忍不住笑道:“看把你吓得,刚还牛逼哄哄让我看好了,原来就是给咱姐妹展示你逃跑速度的呀?我瞧着比刘翔跨栏还快些。”

    姜可没好气,白了她个死鱼眼,上前拉开停下的车门,说:“上车上车!”

    夏唯扯过夏楠往车里塞,笑眯眯的冲姜可说:“我要上班了,你把我妹妹送回家吧刘翔哥哥,拜托了。”

    夏楠闻言从车里探出头来,看见姜可一低头,又红着脸缩回了脑袋。

版权所有:6uG4I2FeHklR3aizi御宅屋

  ☆、第15章 你欺负我

版权所有:AUU2S8ehAgi御宅屋

姜可因方才的逃窜而显得有些丢面子的窘迫,急匆匆钻进车里,嘱咐夏唯自己路上小心,就关上了车门。

    一旁的夏楠往窗边挪了又挪,的士缓行,车上一片寂静。

    姜可回过神,侧头去看夏楠,小姑娘余光瞥见她在看自己,立刻紧张得又往车门贴了贴,逗得姜可哈哈笑,“怎么了妹妹?我看着很吓人吗?别怕,我已经洗手不干好多年了。”

    夏楠一听更紧张,强作镇定转头去看姜可,说:“你是唯姐的朋友?我是她表妹。”

    “夏楠是吧?”姜可嘿嘿一乐,在逼仄的后座勉强翘起二郎腿,伸手将围巾往下抠了抠,露出整张脸,弯身靠近夏楠笑着说:“记不得我了?小时候我经常带一板的那种ad钙奶和薯片给你和你姐来着。”

    夏楠见她陡然靠近,吓得整个人快从车门挤出去了,她勉强定神仔细辨认,好像是有些眼熟。

    姜可再补充道:“你还有个姐姐是不是?当时咱们四个还一起打羽毛球来着,想起来没?”

    夏楠这才恍然,喃喃的回答:“你……”刚要说你比以前更好看了,又不大好意思,就说:“你头发比以前长一点了。”

    “是。”姜可散漫的往后一靠,“公司事儿多,非让把头发留长,正留着呢。”

    夏楠腼腆的点点头,说:“挺好的。”

    “诶我问你啊妹妹,”姜可目视前方,似乎心不在焉的打探:“这两年,你姐有没有被什么小男生约出去过?”

    夏楠低头想了想,果断的回答:“没,从来没有。”

    姜可嘴角一弯,满意的打了个响指,侧头用表扬的神色看着夏楠说:“晚饭想吃什么?韩国烤肉喜欢吗?”

    夏楠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就见姜可拍了拍司机的椅背,说:“师傅!前面调头,去银华街。”继而转头看夏楠,问:“妹妹手机号多少,以后要是看见有人约你姐出门,第一时间告诉我,想吃什么随便说~”

    夏楠早就过了当小卧底的年纪,她都高二了,但是拿到眼前这人的手机号,对她来说似乎是一件很有吸引力的事情,她便装傻充愣的说出来,看着姜可拨出去挂掉,心中有一丝丝窃喜。

    **

    夏唯赶到沈阿姨家,脱去厚重的外套挂在衣架上,露出里面精心搭配的森女风针织连衣裙,伸手捋了捋细碎的刘海,开始了新一天的打杂加偷窥工作。

    自从上一次被潼恩“亲密接触”后,夏唯就开始幻想那家伙其实并不讨厌自己,继而就不由自主的想要将关系更进一步发展,成天幻想着自己不小心绊脚,会被潼恩伸手揽下,第二次拥抱。

    饭菜做好后搁进保温箱,夏唯贼兮兮的穿过一楼的起居室到书房,都没看到期待的那个漠然身影,只好回到大厅,抿着嘴冲扶梯上张望。

    “小唯呀?菜都弄好啦?”

    身后传来沈阿姨的声音,夏唯一哆嗦,急忙心虚的用袖子擦拭扶梯把手,等到脚步接近了,才转头笑道:“阿姨?晚餐已经准备好了,需要上楼请潼恩小姐下来吗?”

    她按捺住期待,因为沈阿姨嘱咐过,三楼她不必打理,所以夏唯至今没进入过潼恩的“私人领土”。

    “她还没回来~”沈阿姨摆摆手,刚想再问点什么,身后传来座机响,好像是她正在等候的电话,沈阿姨忙兴冲冲转身去接听了。

    “还没回来……”夏唯脸上浮起一丝窃喜的红晕,飞快跑去厨房挤了抹布,假借清理之名,一个箭步冲上楼梯,找到潼恩阁楼的卧室。

    转开宝蓝色陶瓷的把手,自动感应灯唰的全亮开,视野陡然开阔,宽敞的阁楼与楼下的装修风格迥异。

    倾斜的屋顶架着木质隔热层,迎面看去,是天然木质与清爽的刷白镶边,屋内摆设简洁齐整。

    进门左手边靠墙是木格书架,拐角接着方正柔软的长沙发,正前方的茶几也是檀木质地,桌上只有一叠茶具。

    右手边是落地长窗,西南角靠墙架着一路木梯,可以通往天台的老虎窗,窗框上一排绿色射灯,映照出屋顶郁郁葱葱的阔叶植物,枝繁叶茂,野气森森。

    夏唯感觉这样看似天然的设计,仿佛透着潼恩身上那股未经雕琢的气息,让她觉得分外熟悉。

    转头看,发现东边有一条狭窄的通道,灯是暗着的,夏唯蹑手蹑脚走过去,一进通道,灯便敞亮,尽头,是清爽干净的淋浴间。

    磨砂玻璃外就挂着藕荷色的浴巾,夏唯心中一动,迫不及待走过去,将鼻子贴近浴巾使劲儿嗅,闻到的,却不是那天衬衣上的味道。

    回过神,赶紧缩回脸,咧着嘴小心翼翼的将浴巾抹平,咬着下唇在偷偷摸摸往外走,心里满是甜蜜的味道。

    再次回到通道,夏唯脸上满是笑意的往外走,完全没发现前方三步远处,贴靠在通道墙壁站着的那个修长身影。

    直到走到那人正前方,夏唯才突然感觉自己被某种压抑着怒火的气息包围。

    那气息近在耳边,夏唯这才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冷不防打了个激灵——

    “啊!”

    夏唯连退数步,直到后背撞在通道墙壁,与那人隔着两步距离,迎面相对。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