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对视了一眼,弥勒佛依旧捂着肩膀在哼哼,电梯门打开,夏唯见他们挡在门前不动,只好上前说:“我晚上有事儿,借过一下啊,不好意思。”

    男人听闻这话,忙一步踏进电梯,笑容有一些勉强,从黑皮包里掏出一捆用报纸裹得方正的包裹,递给夏唯,说:“是我们不懂规矩,钱您只管收下,买卖不成情谊在。”

    女人扶着弥勒佛也走进来,三个人看她的目光都带些探究,摸不清她跟总裁的关系。

    夏唯实在想不出这些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事情显然没办成,她有点心虚,原本并不知道他们提前结款是这个目的,现在知道了,又没帮上忙,她下意识的不敢去接钱,直觉接下没好处。

    男人见她有所犹豫,忙放松语气说:“您别多虑了,这钱早晚都是您的,我这都取出来了,也没有带回去得理,您就安心收下吧。”

    说完电梯叮的一声响,门敞开,男人弯身划开夏唯挎包的拉链,将钱小心翼翼塞进去,抬头明知故问的笑着说:“您现在要去哪儿?咱们把您顺道送过去?”

    夏唯忙拒绝了,想把钱也还回去,不想在和这男人扯皮,可又觉得他说的有理,这钱迟早都是她妈妈的,取都取出来了,干脆不再推脱,敷衍的说了声下次聊,出了电梯就往外面跑。

    夏唯都来不及存钱,就激动难言的上公交,一路带着挥散不去的衬衣气息,如沐春风的看着车窗外风景。

    然而,到了沈阿姨家,一切照旧,那个冷冰冰的家伙,并没有因为数十分钟前的那个亲密举动,而变得有任何一点点的亲近,仍旧拒人千里,仿佛高不可攀的雪峰山顶,让夏唯只能卑微的仰望。

    不同的是,夏唯不再如从前般腼腆不安,偷窥时不小心对视上那人的目光,再不会惊慌失措的低头,而是甜蜜的报以开朗的笑容。

    然而,潼恩却没有回应,甚至看她的目光,连从前带着的那点探究和趣味都不复存在。

    **

    夏楠在得到心怡的手机后,很长一段时间只敢躲在被窝里开机看,上学时依旧将手机卡插回老手机,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可是,该来的还是躲不掉,男孩邀请她周末放学看电影。

    夏楠没了拒绝的底气,只能心里对自己保证:手机玩几天就还给他,这样就不欠他的了。

    学校里从来没有不透风的秘密,班长和徐超约会的事儿几乎隔天上学就传开了,风声很可能是那男生自己放出的。

    有闺蜜来嬉皮笑脸的询问,夏楠都避而不谈,在她看来,这是耻辱。

    消息传开没多久,夏楠就把手机按照拆开时的样子摆放好,准备第二天上学就还给那男生,可是左看右看,她都觉得手机有使用过的痕迹。

    心理作用是一种很强大的催眠术,夏楠越看越心虚,最终把手机连盒子塞进枕头下,自暴自弃的想:算了。

    周六晚上没有晚自习,夏楠早早回了家,推开卧室门,脑袋嗡的一声响——夏唯正跪在她的上铺上发呆。

    “唯姐?你今天怎么回来了?不去那个阿姨家了吗?”夏楠不安的带上房门,小心翼翼的问:“你干什么呐?”

    夏唯像是没听见,许久,机械的转头看向她,把手里的手机竖起来,问:“你哪儿来的?”

    东窗事发,夏楠强作镇定走到书桌前搁下书袋,点开电脑,一脸漠然的开口:“你翻我床干什么?”

    “你床单被套多久没换了?”夏唯皱起眉,拿着手机爬下来,趿拉上拖鞋焦急的走到夏楠跟前,逼问道:“你哪来的钱买这个?”

    “不要钱,人家送的。”

    “谁?”

    夏楠不说话,若无其事看电脑。

    夏唯急冲冲掰过她肩膀,说:“楠楠,你不能随便收别人东西,贪小便宜吃大亏!”

    “呵。”夏楠冷笑一声抬眼看她,反问:“谁告诉你的?你妈妈?是,她是过来人,当年贪点便宜吃了一辈子的亏,可我跟她不同,我有脑子,不会真被人骗了感情。”

    夏唯一听就傻眼了,夏楠比她小五岁,在她眼里,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这样的话绝对不像那个直爽的妹妹能说的出口。

    她梗了一会儿,更加严厉的对夏楠说:“那你是打算理直气壮的玩弄别人的感情?楠楠,你还小,是非大道理我不想多说,可你这样做,是对自己感情的侮辱!”

    夏楠死死抿着嘴,看夏唯的眼睛渐渐泛红,许久,嗓音细弱又颤抖的说:“感情?唯姐,我不想再相信这两个字,所有我感情最深的人……”两滴眼泪瞬间从她那双干净的眼睛里滑落,“全部都不在乎我!”

    夏楠突然甩开夏唯的手,激动得眼泪直往下掉,仿佛那天被父亲辱骂后的情绪,直到这一刻才全部回到灵魂里,她嘶哑的冲夏唯吼:“你有妈妈,而我只有一个人!你懂吗?我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没有人会帮我一丁点的忙,所有人都看着我丢人出丑,袖手旁观,幸灾乐祸!”

    她抬起袖子狠狠擦掉眼泪,倔强的扬起下巴笑着说:“我以后都要靠自己,不谈感情,只谈钱。”

    夏唯彻底愣住了,看着夏楠悲伤到绝望的脸,这才想起前阵子她借钱买手机的事,没想到这点小事,在这孩子心里膨胀得这么严重。

    夏唯急忙上前去擦夏楠的眼泪,使劲儿揉她的脸,让她尖刻的表情舒缓,“不准这样!乖,不要生气了,姐前几天事多给忘了,现在就给你去买,不要两千的,买个和这一样的,多少钱?我们自己买。”

    “我不要!”夏楠想要挣脱开,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心底那份软弱的柔情,一下子又被解冻出来,她再忍不住,一头栽进夏唯怀里,哭得像个迷路多年的孩子找到家。

版权所有:LwSAOMho1qm御宅屋

  ☆、第14章 跑

版权所有:h9GXDeA8oikzUXc御宅屋

夏楠憋足了劲儿把委屈一骨碌哭出来,抽噎着在夏唯怀里埋怨:“唯姐,你说,我爸妈既然第二胎想要个男的,当初为什么不打掉我?他们不想要女孩,生了我又不爱我,那我宁愿没有出世过……”

    “谁说舅舅舅妈不爱你了?!你听谁说的?”夏唯呵斥她:“你这孩子就是爱自个儿瞎琢磨!你爸妈最爱在别人面前吹嘘自家小女儿多懂事,学习多不要人操心,每次见熟人都要说,湘中保送东大的名额非你莫属。”

    夏楠一听更委屈:“懂事?懂事有什么用?从小,我就都用我姐用剩的东西,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得先紧着她,稍微有点儿磕磕碰碰,爸妈就一个劲儿夸我懂事,会让着我姐。就为了懂事,我处处避让,不争不抢…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