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熄灭的瞬间一片黯然,绝望的闭上眼。

    夏唯的每一条神经却都没有休息的意思,她没法控制的去想,这些天来的念念不忘,会不会不是仅仅出于感激?

    她越想越惊慌,在遭遇潼恩后,每次去沈阿姨家,她都开始下意识的精心打扮,到了地儿又害怕被潼恩看见,总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却又忍不住在吃饭的时候偷看那人的一举和一动。

    害怕自己穿着不入流,害怕自己打扮不端庄,害怕菜的口味不合口,想要上前打招呼,又怕自己关键时候掉链子,烂泥扶不上墙。

    夏唯死死闭上眼,把头裹进被子里,身体因激动轻微的颤抖。她从来都是个本分的姑娘,知道自己的斤两和身份。可是,可是对天鹅一见钟情的癞、蛤、蟆,未必都是故意的,癞、蛤、蟆也会情不自禁。

    上帝把世上最美好的艺术品展示给她看,然后在她垂涎到无法看得上任何其他劣质品之后,坏笑着告诉她,傻瓜,这你不可能得到。

    夏唯恶狠狠的对自己默念:死心吧,那人眼里根本没有你,而且永远不会有。

    回学校近一个月,临近期末考,冬日萎靡的沉静让人心下不安。

    夏唯再次从校外的提款机抽出银行卡,忧心忡忡往回走。之前的赔偿款还差四万多没到帐,心里有点儿摸不着底。

    周律师很忙,上个月联系他的时候,每次都预约不上,还是沈阿姨催促潼恩出面打了个电话,周律师才主动联系了夏唯。

    如今事情过去这么久,夏唯犹豫要不要向周律师咨询,她不清楚赔款的程序,只记得潼恩那晚说过,赔款中有四万块人民币是二十四个月的份量,不知是不是要分月返还。

    她怕自己的无知打扰周律师。会丢了沈阿姨和潼恩的面子,就更不敢打电话去问,只能在晚上去沈阿姨家干活时,旁敲侧击了几次,提到赔款才到账一半。

    可惜沈阿姨对钱不敏感,而且对法律方面的知识,显然跟夏唯不相上下,都是法盲。

    潼恩晚上在家的几率本来就不多,加上夏唯自从理解了“暗恋”这个词的含义后,每次见到那个冷冰冰的家伙,都跟心脏病发作一样浑身僵直,就更不敢主动去询问这事了。

    思前想后,夏唯决定自己去问厂子里的会计,她下课后就赶回家,找了合同,按照上面负责人的电话打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嗓音高亢,和那个沙哑的会计不一样。

    男人得知夏唯是咨询前段时间工伤赔偿的事情,又听闻对方是夏秀云的女儿,男人立刻把一腔愤怒传到了夏唯的耳里,什么难听的脏字都往外蹦,甚至威胁让夏唯的妈妈从此找不到地儿打工。

    夏唯先是吓傻了,而后迅速冷静下来,装腔作势威胁道:“既然您这么不满赔偿结果,不如就去跟我的周律师谈,呵呵,确实,我是不该自己打电话的,拖延赔款是律师该处理的工作,那再见了,法庭上见吧先生。”

    在这一连串夏唯自认为凶狠的话放完后,对方彻底没声了,好一会儿过去,那头才开始放低姿态的道歉,又诉苦说自己企业小,被讹一次就能倒闭了之类的抱怨,最后还有意无意的对夏唯打探:“周大律师好像是tq老总家的私人律师,不知怎么会接这种私活小案子?”

    夏唯被他低声下气的态度逗得开心,一时没刹住,继续吹牛到:“不好意思,先生,这不是私活,我的事情,老板她一直当作是自家事情在处理。”

    对面彻底吓傻了。

    大约隔了一分钟,对面几乎匍匐在地的奉承了好一会儿,最终恳求道:“小姐,您这四万七的尾款是要分月返还的,不过既然您开口了,不知道是否有空赏个脸,我们想请您去‘dk娱乐’吃一顿,好让我们诚心致歉,顺便把现金给您奉上。”

    小老板不过是想让夏唯牵桥搭线,攀上tq总裁去供货,如果成功长期合作,别说九万的赔款,让他再赔个十倍也值了。

    夏唯并不清楚背后的利益关系,只对老板的态度得意洋洋,至于赔款,既然迟早会到账,夏唯本就松口气,可现在那老板又说可以一次性现金结账,夏唯估摸着早拿到手早安生,不然要等两年,出点事儿就更不好麻烦周律师了,干脆一口答应下来,跟老板约下了时间。

版权所有:Z5gPMbdtgbJMeK7T御宅屋

  ☆、第12章 你才非礼呢

版权所有:g6w1hdUCUAcxtTR御宅屋

周六中午,同学过生日,邀请夏楠一起吃饭,在这么个沿海城市,竞争从孩子到成人,都激烈到无以复加,高二上学期,已经只有周末下午半天假。

    一群男孩女孩围着个包厅的圆桌等开饭,除了对面两个女生半掩着嘴叽叽咕咕的聊些什么话,夏楠邻桌的女孩都在刷手机,她用余光看一圈,屏幕上是空间微博和论坛社区。

    从前她会大大咧咧的夺开朋友的手机,专心致志的聊天,自从被那男生嘲笑后,她就异常敏感起来,手机不敢掏出兜,也怕碰别人手机。

    只是上菜前的几分钟,夏楠如坐针毡,该死的墨菲定律说,怕什么来什么,于是,上菜了,大家将手机搁下,夏楠隐约听见背后的书袋里有手机震动的声音。

    好在前天晚上调成了震动,夏楠的脸微烫,余光见周围没有人异常,便也若无其事去夹菜,可不知是谁这么坚持不懈,震动断了再次震,一连三波,紧张得她食之无味。

    虽然最后安全度过了生日会,夏楠对新手机的渴望却成倍增长,晚上回家,第一次跟妈妈提出了一笔于她而言不算小的物质要求。

    “妈妈,我想换个手机。”

    “手机坏了?”妈妈脸色很烦躁。

    “没有,这手机不是智能的,老师每次群发布置作业,我都收不到。”夏楠扯谎。

    “问一下同学不就行了。”妈妈舒了口气继续嗑瓜子看电视。

    “老问人家会嫌烦。”

    “你别盯着一个问啊!”

    “又不可能全……”夏楠刚要反驳,妈妈另一旁坐着的爸爸沉声严厉的打断她:“行了啊你!”

    爸爸勒着眼眶瞪向她:“你想什么小心思我还不知道?看那些不学好的同学玩手机手痒了是不是?你还学不学习了?不学趁早滚蛋!谁养你个废物!”爸爸勒着眼睛看她。

    夏楠低头看自己的鞋尖,心里的委屈和怨恨如杂草疯长,她向来不喜欢自己的爸爸,心眼小又疑心病。

    姐姐夏唯对这个舅舅也是深恶痛绝,于夏楠而言,却更无奈,因为爸爸最多对夏唯母女没好脸色,对自己,却可以任意打骂家暴。虽然高中以后打得少,但这样的语气她依旧不能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