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亚的老手机出来接电话,笑得趴在桌子上,说要给我买个最新的。”夏楠神色委屈的把这些说出来。

    夏唯知道,夏楠一直以来成绩好,自尊心跟着特别强,可物质上的残破是无法光用成绩排名弥补的,何况她还是第二胎,舅舅舅妈并不如对表姐那样重视她,却导致她越发穿上强硬倔强的外衣,偶尔考个第二名,都会半个月规定自己不玩电脑不看小说,要强得近乎偏执。

    “别理他!富二代没什么好羡慕的,你以后铁定比他……”

    “我想买个智能手机,什么牌子无所谓。”夏楠打断夏唯无力的安慰,倔强的抬头盯住她,“唯姐,你借两千给我用一下,我现在暑假要补习,一时半会儿还不上,高三毕业打工还给你,加利息还你两千五。”

    夏唯一愣,小姑娘目光倔强的看着她,说的诚恳又坚定,仿佛把所有的自尊和希望都压在她肩上。

    她知道夏楠是个说到做到的姑娘,并不像她爸妈那样无赖又贪婪,两千块哪怕是送给这个妹妹,当作大学礼物其实也没有怨言,可这个关口,新手机万一被舅舅看到……

    突然一阵响亮的山寨机铃声,姐妹俩本能的不约而同去包里摸自己手机,反应过来才对视一眼苦笑了笑。

    是夏唯的短信提示,她点开屏幕,竟然看见姜可两个字,心口猛然一紧,颤抖的打开短信,“我能再见你一面吗?”

    夏唯既欣喜又紧张,急忙哆哆嗦嗦的回应:“好的,什么时候?去哪里见?”

    短信很快再响起:“现在,我就在你家门外。”

版权所有:krSayZXCuxEx534gsjL0御宅屋

  ☆、第11章 唬人

版权所有:3At4cRcq0557q7kgv御宅屋

满天星斗不见月的夜晚,老住宅区里的居民睡得早,走出楼道的时候,几排楼乌洞洞的,不亮一盏窗,所以迎面那盏路灯就格外的醒目。

    薄薄的雾气让光圈柔和的洒下,姜可穿着毛衣仔裤双手抄兜立在路灯下,低头踢弄地上的石子,依旧像个孩子般好动。

    夏唯张了张嘴,没有喊出口,深秋的夜晚凉的透骨,她伸手紧了紧衣领,脚步轻轻走过去,站到姜可的跟前。

    “我以为你不会出来。”姜可目光从脚尖挑上来,透着可怜巴巴的埋怨。

    “怎么穿得这么少?”夏唯不答话,转身要回屋去给她找一件外套,左手胳膊却一紧,被身后的人一把扯回身子,她忙回头解释道:“我给你拿件衣服再出来。”

    “你衣服我又穿不上,小矮子。”姜可居高临下看着她,口气凶悍目光却柔情四溢。

    “你才……”好吧,她不矮,夏唯忿忿的瞪了姜可一眼,自己好歹一米六的身高也算及格了,可眼前这个傻大个,从小就是坐最后一排的命,一米七二的身高,总被同学们调戏说和夏唯是“12cm最佳情侣身高差”。

    “什么事情不能电话说,还特地跑过来?”夏唯抑制着心里的激动,从小到大,两人闹矛盾冷战都是夏唯低头求和,这是姜可第一次屈尊降贵的来找她,夏唯心里有点舍不得,又有一丝莫名的得意。

    “我编了一夜的短信你都不回,哪还敢不上门求你可怜啊?”

    “你什么时候给我发短信了?我天天抱着手机等你原谅我。”

    姜可狐疑的看她,最后叹口气说“算了,见到就好。”顿了顿,低头扭捏的说:“之前都是我的错,是我误会了,我自作多情。”口气里带一点自嘲。

    “不是啦!”夏唯急忙争辩说:“是我太笨,早该澄清的事情,还让所有人误会,自以为大家都是开玩笑……”

    姜可轻笑一声:“你是挺笨的。”她伸手捏了捏夏唯的鼻子,一脸无所谓的说:“其实你不必自责,我也松了一口气,小时候以为你会赖着我一辈子,还把攒的钱全都拿给我,我心想只能以身相许做个小白脸来着,现在看来,可以重获自由不用内疚了。”

    夏唯闻言睁大眼睛惊喜的看着姜可,孩子一样的嚷嚷:“真的呀?!”

    “当然。”姜可斜着眼睛看她,“你这种又矮又没胸的蠢妞,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夏唯乐不可支,哈哈傻笑好一会,随后脸一冷,嘟嘴瞪姜可:“你这话说的太难听了!”说完还象征性的挺挺胸,意思是她还是有一点点那啥的……

    “好啦好啦!”姜可咧嘴笑着走到她并排,一只胳膊熟络的搭在她肩膀,补充道:“不过长的挺漂亮,我看比那些个奶茶红茶还清纯,就是脖子下面不能看,搞不好会以为是伪娘。”

    夏唯刚准备乐呵起来的心又凉半截,皱起眉使劲儿推了把姜可,心里绷了三年的弦却终于彻底放松了——就是嘛,那么好的姜可,怎么可能爱上她?

    两人很快打闹起来,姜可恢复了从前没心没肺的模样,拉着夏唯去夜市吃烧烤,看着夏唯辣得像哈巴狗一样不顾形象的伸舌头,姜可淡淡笑着说:“你这丫头,估计长这么大还没开过窍。”

    “谁说的!”夏唯被辣得大着舌头反驳道,没发育不代表没开窍啊!

    “那你暗恋过男孩子吗?”

    “什么样算暗恋呀?我小时候只想天天跟你混在一起,被你损,被你指使着跑腿……她们都说我有抖m倾向,什么是抖m”

    姜可哈哈笑,过了又试探性的看了看夏唯,说:“暗恋一个人,就是看到她的时候,心跳会加快,她一说话的时候……”

    姜可脸上褪去笑,有些严肃的看着夏唯继续说:“会忍不住屏住呼吸,不想错过她的每一个瞬间,总喜欢偷偷看她的反应,忍不住想靠近她,却总觉得自己不够好,配不上她。”

    夏唯专心致志的边听边张大嘴扯羊肉串,听到后面的时候,动作渐渐的迟钝。

    那些描述、那些描述,让遇见潼恩那天的每一幕,疯狂的在夏唯脑中闪现……

    “配不上她……”夏唯呆呆的呢喃,潼恩的身形,目光,所有漠然与戏弄,仿佛电影胶片,每一幕都清晰的划过夏唯的脑海。

    “怎么?”姜可见她神色呆滞,面上立刻阴沉下来,嗓音却依旧轻松:“你有过暗恋的人?”

    夏唯猛一哆嗦,回头急忙否认道:“怎么可能啦!没有没有!”说完就抓起一把烤肉串,心虚的狼吞虎咽起来。

    一直吃到十二点,夏唯被姜可送回,蹑手蹑脚的进屋。

    夏楠已经睡下了,卧室灯却还亮着,她从未给夏唯留过灯,只是为了等她回来后,继续之前买手机的话题。

    可夏唯此时正为暗恋的表现而心虚,完全忘了那回事,洗漱完后就关灯睡觉了。

    夏楠一直侧躺在床上睁着眼,灯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