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

那人微敛下巴,看她的神色疑惑,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什么,浅琥珀色的眼瞳清冷疏离,眉眼深邃,轮廓美得扎眼,眉尾扬起的弧度,显出一种阴戾的魅惑。

    夏唯一瞬间莫名想起在车库走投无路时,那束神迹般的光芒,魔法时刻的分针与秒针再一次相合。

    “究竟出什么事了呀!”沈阿姨埋怨的看着那个人,一脸要为怀里夏唯做主的表情。

    夏唯陷入茫然的呆滞,这样的表情,映在那人的眼里,一瞬间,琥珀色的眸子恍然一睁,似是终于认出来,继而扑哧笑出声。

    一笑一排小白牙,眯缝着的桃花眼格外惹人怜,左眼下方一颗淡淡的泪痣……我的天!夏唯想要捂住活蹦乱跳的胸口,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身后那个年轻姑娘同样被惊得一叫:“她笑了!”继而因失态死死捂住自己的嘴。

    对面的男中年见情况不对,忙起身道:“既然沈姐家里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

    一旁母女显然不同意,可刚要反驳,就被那男子严肃的使了眼色,只好悻悻的跟着道别离开了。

    屋里一下只剩下三人,夏唯还沦陷在她的魔法时刻中无法自拔,命运来的太突然,她都忘记提起根本不存在的裙角,像眼前那人优雅的行礼。

    “你说话呀丫头,怎么都成木头了?”阿姨眉头一皱仰脸呵斥道:“潼恩!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夏唯忙回过神,尴尬解释道:“我我我没事!阿姨!对不起啊,误会了,刚我进屋的时候看见个陌生人,以为……以为是小偷呢!被吓着了”

    阿姨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诶哟……我以为怎么回事呢,吓死我啦!”

    潼恩目光依旧落在她身上,面上却已经没了笑意,迈开长腿绕过沙发,坐到了两人对面,并没有开口解释。

    阿姨又哄了会儿夏唯,将她搁置在自己身旁,余光扫见桌上的公文袋,微微一蹙眉,伸手捞过来,问:“这什么呀?”

    “我妈妈的工伤赔偿合同。”夏唯如实答。

    沈阿姨闻言露出喜色,是很诚恳的替她欣慰,大大咧咧的就解开公文袋上的绕线,急问:“赔了多少呀?”

    夏唯提起这事很开心,立刻答道:“将近三万呢!医药手术费才一……”

    “就这么点儿啊!”阿姨脸一沉,把袋子摔回茶几上,埋怨的看着夏唯:“一只好好的胳膊呐!”

    “已经很多了。”夏唯没出息的笑了笑:“毕竟休息几个月就会养好的啊。”

    “不行!”阿姨一嘟嘴,眨巴了下眼睛,一扭头,充满希望的看向了潼恩。

    夏唯疑惑的跟着看过去,沙发上坐着的那个美人似乎对阿姨的目光有些烦躁,蹙眉别过脸去呼了口气,仿佛在让她别多管闲事。

    “哎呀宝贝呀!”沈阿姨拿起合同一挪屁股,依偎到美人身旁撒娇道:“你快看看呢,这丫头家里可怜的,从小就没有爹地,妈咪手还断了啦~~”

    美人微微皱眉,一脸无奈,向接过一坨大便一样接过文件夹,拆开迅速翻阅,只在几张做了停顿,而后将其中一叠单独抽出来,丢到茶几上,默然开口道:“这份不签。”

    “为什么?”

    “为什么?”

    夏唯和沈阿姨异口同声问。

    潼恩弯身把胳膊支在一双长腿膝盖上,看着手里的文件说:“伤残鉴定还没下来,他们给你按照最低级的赔付标准算的,桌上那份是‘自愿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签了就只按四个月基础工资赔,工伤期间他们是无权解除劳动合同的,你们最高范围可以领取二十四个月的基础工资,他们钻了二十个月的空子,约四万人民币。”

    夏唯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沈阿姨却依旧人心不足蛇吞象,扒着潼恩问:“加四万也不多呀,一只胳膊呢!”

    潼恩不耐的斜了她妈一眼,从身侧口袋里抽出一支笔,在作废的那叠合同最上方空白处,写下一行字,撕下来推到夏唯面前说:“去省一院做伤鉴,按照纸上的电话,让这两人处理。”

    夏唯愣愣的看向那行字,一串手机号,陈副院长。另一串手机号,周律师。第二行是“八级伤残”四个字,落款是潼恩的名字。

    夏唯懵懵懂懂,难道还没做检查,这个美人就能替医院规定伤势级别了?

    沈阿姨喜笑颜开,搂着潼恩的胳膊问,“那这样一共该赔多少呀?”

    “九万多。”

    夏唯顿时眼前一黑,感觉眼前这个美人又帅出了新高度……

版权所有:d8Vea2CxX4YUbiugpb御宅屋

  ☆、第10章 再一次

版权所有:I4EGk8cBQuqn4p98zA御宅屋

“这还差不多嘛!”沈阿姨一把夺过潼恩手里的文件,喜笑颜开的竖到夏唯跟前摆了摆,得瑟的说:“九万多哟~~~”

    夏唯震惊的说不出话,几乎激动地要落泪,她忙接过文件抱进怀里,感激万分的要向对面沙发上的美人道谢,却被那人冷冰冰的漠然神色噎得说不出话来,仿佛方才帮忙出谋划策、决胜千里的人不是她。

    沈阿姨起身将桌上的文件袋拿起来,笑眯眯的帮夏唯再包好,假装严肃的瞧着夏唯说:“拿了钱以后还得来给阿姨帮忙哦。”

    “当然!”夏唯激动之情在那个冷漠的家伙身上无从发泄,只能起身一把搂住沈阿姨,动情的哽咽道:“我要给阿姨打工一辈子!”

    “哎~”阿姨拍了下她脑袋反驳道:“现在的大学生就这么点出息啦?哪有励志给人当一辈子仆人的?好啦好啦,这都挺晚了,开饭吧,跟我们一起吃。”

    夏唯抿嘴含泪直点头,刚要转身去厨房,脚步突然顿一下--完了,她只煲了个汤……

    夏唯一时间无措的愣在原处,身后沙发上的母女俩也好奇的看着她僵直的背影。

    “怎么了?”沈阿姨在身后轻唤她。

    夏唯回过神,忙转身冲阿姨尴尬笑了笑,扭捏的走去厨房,盛好仅有的一锅汤,痛苦的端进了餐厅,沈阿姨已经坐到餐桌旁。

    夏唯摆好汤,低头抠着手指思考要怎么解释,身后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那个冷冰冰的家伙从她身旁走过时,狐疑的歪头斜了她一眼,然后停在餐桌前,笔直立在软椅旁,低头看了眼桌上的鸡汤,竟突然偏头呼了口气,一脸不悦的拉开椅子坐下来。

    夏唯顿时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那家伙显然是对只有一碗汤的晚餐不满,夏唯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到这样的推论的,一旁的沈阿姨显然还蒙在鼓里,怡然自得的等待夏唯端出其他菜。

    见夏唯吞吞吐吐不敢说话,潼恩默然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