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

    夏唯心里蓦地一咯噔,她是真的觉得挺多的,几乎想要当场拿笔签字了,可又有点心虚,怕自己上当,就又磨蹭了会儿,恳求道:“我能不能把这带回去给家人看一下再签?”

    会计脸色一冷,不耐烦的摆摆手:“随你随你!不过我告诉你,明后两天不是工作日,你要等着打款的话,别到时候来跟我啰嗦。”

    夏唯道谢之后出门下了楼,天色已经很暗,掏出手机看时间,钟点工时间快到了,夏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揣着合同急忙奔到公交站台往沈阿姨家赶。

版权所有:053MZVzZcfu御宅屋

  ☆、第9章 再遇路痴女

版权所有:E1LfEw0y7b御宅屋

提前二十分钟到班,沈阿姨家正接待三位客人,都坐在正厅沙发上闲聊。夏唯看了,约莫是一双中年夫妻,带着个和夏唯年龄不相上下的女儿,穿着考究,一看就是上层人士。

    “来了呀。”沈阿姨见夏唯走至一旁生涩的站着,立刻春风满面的朝她伸手,夏唯走过去,被沈阿姨握住右手向客人介绍说:“这是我的小助理。”说完沈阿姨又亲昵的接下夏唯手里的纸袋,丢在茶几上。

    这样的称呼让夏唯有一些茫然,对面客人显然也是一头雾水的神色,摸不准夏唯地位高低,立时用十分谦和的姿态与她招呼。

    “那你先去忙着,阿姨今天要陪客人。”沈阿姨面容和蔼的拍拍她胳膊。

    夏唯忙应声转去了厨房,带上橡皮手套,先把煲汤准备好,按下按钮,转身去冰箱取食材。

    蔬菜放到案板上时才想起,外面那桌客人是否会留下一起用餐?夏唯举棋不定的放下刀,忙走出厨房,想要询问阿姨菜色是否照旧。

    可到了偏听,就听见正厅聊得正酣。

    那个身穿毛呢长裙的妇人,娇嗔似得对沈阿姨嘟囔:“你再喊她来一下嘛!这么多年老朋友了,自己女儿帮我们引荐一下都不肯!”

    沈阿姨面色为难的笑笑,“你哪次来我没让她跟你打招呼呀?”

    “那也不能打个招呼就散了嘛!坐下聊聊天啊!”

    “诶哟!你跟她能聊什么呀?”沈阿姨撇了撇嘴。

    “拉拉家常嘛!她小的时候我还抱过呢!你瞧着几年一过,长这么大一个,就不认我这个阿姨啦?你看看,每次来都是一句‘叔叔阿姨玩得开心点’就走人了,哎呀我这颗心啊,都快结冰啦!”妇人一脸夸张的心疼模样。

    沈阿姨还未来得及接茬,一旁那个年轻姑娘立刻跟着她妈抱怨道:“就是就是!我都没见她笑过,那么好看的人,怎么总是冷冰冰的呢?”小姑娘嘟起嘴。

    “那她就这性格嘛,我能怎么办?”沈阿姨无奈的一摊手。

    妇人刚要反驳,却被一旁中年男人做了个手势打断,男人沉声说:“正常、正常。本事大的人么,性格多孤傲。”

    “哪里孤傲啦!我瞧她新闻发布会那谈笑风生的!”妇人转头看沈阿姨:“而且谁不知道她对你孝顺又乖巧啊?你说一声让她坐下陪我们聊聊,我就不信她会不乐意!”

    “她听话不代表她乐意啊。”沈阿姨瞥了她一眼,继而小声嘟囔:“我自己闺女我还不知道么,我要是强行让她参与浪费时间的应酬,事后她能用一千种方法,侧面提示我她不喜欢这样……”

    那年轻姑娘立刻撒娇似得恳求:“沈阿姨,您就请她出来坐坐吧,我只想听她说点什么,随便说点什么……哪怕冲我笑一下也好!”

    夏唯站在偏厅等了许久,一直找不到间隙打断她们的对话,心说不能再浪费时间,干脆先干其他活。

    可四处都是一尘不染,即使硬打扫一遍,也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夏唯在各个屋子间穿梭,终于在一楼长廊的尽头,拐进一间像是迷你图书馆的书房,里面有三排高大的书架,堆满了新旧不一的书本。

    夏唯猜想书本底下必然有灰尘,立刻兴高采烈的去挤来抹布,开开心心的干起活来。

    从迎门第一座书架开始,夏唯从最低一层开始把书抽出来,卖力的将木板上积攒的灰尘擦去,而后先不将书放回,等水迹彻底干燥后,才将书仔细的插回去。

    就这么风风火火的干到第二层,夏唯开始纠结了,最上面一层位置太高,她又不敢去搬那些不知价格几何的椅子来垫脚,只能连蹦带跳、踮着脚把书抽出来,废了好大番力气。

    书是全拿下来了,可抹布够不着木板上面的平台。她脚尖踮得酸痛,勒着下层木板的手渐渐因用力而变得青白,最后举着抹布的手终于还是脱力的垂下来。

    夏唯赌气似的看着最上层的木板,最后猛地一掷,成功将扔布丢了上去。

    于是,她够不着抹布了。

    夏唯急的一脸汗,开始对着书柜蹦跳,动静渐渐大起来,对抹布的执着让夏唯都没注意到书架对面缓缓变得浓郁的修长阴影。

    就在她快要泄气时,顶层木板上的抹布突然自己缓缓滑动到了边沿,“友好”的对她垂下一只角。

    “……”夏唯仰面半张着口,难以理解的看着抹布的举动,可也没多想,急忙拽着角把它抽回来,欣喜的把失而复得的抹布捧在眼前看了看,刚要抬头继续干活,余光却瞥见第二层书本上方与木板的间隙里,一双幽深的琥珀色眼睛,微微歪斜的角度,正探究似得俯视打量着她。

    “啊!”夏唯被这突如其来的眼睛吓得失了魂,退了几步,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却顾不上疼痛,连滚带爬的奔出了书房。

    “阿姨!沈阿姨!”夏唯呜咽着奔到客厅一头扑进沈阿姨怀里。

    “怎么了这是!”沈阿姨大惊失色,对面的客人也十分惊愕。

    “眼睛……眼睛……”夏唯几乎要脱口而出说有鬼。

    此刻书房里的人缓缓绕过书架走出来,一个修长扎眼的身形,微卷的长发海藻般拢在双肩,宽松剪裁的暗紫色羊绒收腰短裙,以完美的比例露着颀长笔直的双腿。

    “什么眼睛呀?”沈阿姨怜惜的抱紧瑟瑟发抖的夏唯,仍旧没听明白,却听见偏厅传来慵懒的脚步声。

    “潼恩!”一旁那个年轻的姑娘突然露出惊喜的神色,所有人都顺她目光看过去。

    夏唯仍旧把脑袋埋在沈阿姨怀里,心情稍有缓和,就听见沈阿姨扭头疑惑的询问:“怎么回事啊?你欺负她啦?”

    夏唯闻言稍微缓过神,这才想到那人可能是沈阿姨的女儿。真要命,这家伙待在书房里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又是自责又是埋怨,哆哆嗦嗦抬起头,猝不及防,对视上沙发后立着的那个人,霎时间看傻了眼。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