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柔,把削好的苹果用铁勺一点儿一点儿的刮给妈妈吃。

    见夏唯一直缩在旁边红着眼眶,妈妈才开口说自己没事,让夏唯回家休息,却让外婆叫舅舅来,去她单位索要工伤赔偿和补贴。

    “过几天再说吧,你好好养伤,该赔的又跑不掉。”外婆严厉的看了妈妈一眼,让她安心休息。

    “我去要吧!”夏唯终于找到自己能帮得上忙的事,可妈妈不同意,依旧把期盼压在外婆的身上。

    夏唯不说话,心里默默决定要自己完成这件事,舅舅就算有本事要得到赔偿,也不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诶呀!”妈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几点了?我手机呢?”

    “怎么了?”外婆忙帮她找手机。

    夏唯也跟着询问,原来是钟点工时间到了。妈妈在家政公司挂了个钟点工的兼职,运气还不错,被湘城富豪别墅区“林庄”里的一个贵妇相中了,每天下班吃完饭,就要去那儿过活。

    贵妇是个好爽大方的女人,这份工做得好,不止台面上的收入,工钱加小费红包,这份活挣的钱几乎比妈妈在仓库干的正职工资还要多。

    外婆帮忙翻找到雇主的电话,妈妈却又迟疑了,她如果这时候请病假,雇主肯定不开心,毕竟是个有钱的少奶奶,不会跟个小工讲情谊,立刻换人也很正常,妈妈很可能就会彻底丢掉这份活。

    夏唯见她唉声叹气的犹豫不舍,干脆夺过电话说,“妈,别打了,你把地址告诉我,我帮你代班不就成了。”

    “不成,你哪会干活啊?自己还要人照顾呢!”妈妈宠溺的白了她一眼,她根本不知道夏唯做兼职的事,在她眼里,夏唯就是个小花骨朵儿。

    “行不行我干一天不就知道了?你快吧地址告诉我,别迟到了人等的急。”

    妈妈见她一脸的倔强,既欣慰又心疼,在夏唯再三催促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地址,告诉她公交路线后,一脸不放心的看她出了门。

    夏唯从来没给人做过保姆,这活必定比在店里要细致,还是那么有钱的人家,要求可能很苛刻,心里着实有一些没底。

    那个山庄不难找,下了车朝南看,一整片气势恢宏的法式别墅坐落在绿化带的山腰上,古堡一样的华丽与气派。

    山庄的门卫认识平日出入的每一个业主和女佣,所以看见陌生的夏唯后盘问了许多话,得知是新女佣后,依旧不放心的亲自领着夏唯去她要找的地址,这倒省的路痴夏唯一番找。

    那间别墅在山庄最深的地方,外观是典型巴洛克的华丽建筑,灰白的墙壁上精致的浮雕,外围圈着尖耸的铁艺栏杆。

    草坪从铁栅栏起步,一路跨过砖径和花园,直奔刷白的围墙,仿佛借助奔跑的势头,变成了斑驳的常春藤,沿着白墙往上爬。

    二楼正面有一溜落地式长窗,迎着午后的暖风敞开着,橙黄的帷幔漫过车窗在风中摇曳,任何一个角度,都能成为摄影师最得意的作品。

    门卫见夏唯目瞪口呆的神色,立刻骄傲的吹嘘:“第一次来吧?这个人家你知道吧?”他哼笑一声,“就是新城区那个tq的老总!”

    夏唯不知道什么是tq,只点点头,示意门卫快点领她进门。

    按响门铃后,门边的液晶屏很快显现出一张相貌端庄的妇人面孔,妇人似乎有些诧异,看了眼门卫,立刻问:“什么事情?”

    门卫一把拉过夏唯面对镜头,讨好地说:“这个丫头说是您家新的钟点工,我没见过,所以特地送来给您确认一下!”

    妇人在屏幕那端细细看了会儿,说:“我们没换钟点工。”说完就打算挂断。

    “阿姨您好!”夏唯急忙解释道:“我是夏秀云的女儿!她今天出了点意外,我是来代班的!”

    妇人微微诧异,夏唯正不安的猜想自己会不会被嫌恶的拒绝,那妇人却开口问:“什么意外?人没事吧?”

    这样真诚的关心,让夏唯有些吃惊的心暖,她急忙回答:“不碍事,不碍事,手臂骨折了,医生说很快就会好。”

    随后就听嘀的一声响,门缓缓敞开了。

    夏唯像是爱丽丝踏进仙境一样,局促不安的伸腿走进门,身后的门卫躬身帮她把门带上就离开了。

版权所有:2L4g6IrVTD12zt御宅屋

  ☆、第8章 合同

版权所有:XGb50v3XR2EYb9GD御宅屋

一进屋,典雅又气派的地中海式装修风格就扑入眼帘,蓝白相间的主色调清新又高贵。

    玄关往前就是一小片会客室,往里看,敞亮的起居室如同宫殿中央一般,四面八方都有着刷白的拱形通道,装饰浮雕都是一色的宝蓝,通往各个精致又繁琐的里客厅与书房。

    进门左手边的扶梯,是通往挑高的小半层展望台,朝南是整片往外突出的半弧形落地窗,蓝白相间的帷幔被两边的搭扣勾成漂亮的弧度,拥有无与伦比的精细纹理和垂坠感,窗前摆放着一架纯白色的钢琴,脚垫是宝蓝色丝绒的质地。

    拐过钢琴的西南角,则是通往二楼的螺丝型白色楼梯,再往上便看不见了,夏唯猜想那该是卧室的长廊。

    对于眼前的一切,夏唯除了“我的妈呀”已经没什么其他感想了,有一种来到异时空的飘忽感,傻愣愣站在玄关矮一截的换鞋处一动不动。

    “鞋柜第二层左边有鞋套。”一个和蔼的嗓音从起居室传来。

    还好穿着帆布鞋,万一是带点儿鞋跟的皮鞋,估摸着都不敢往这地板上踩。夏唯忙按照指使套上鞋套,像日本艺伎似得撵着小碎步走进起居室,宝蓝花纹的白色真皮沙发上,一个身披皮草妆容精美的妇人正倚在沙发靠手上,面容上看,是才三十多岁的模样。

    见夏唯走近,妇人将手里的杯碟搁到茶几上,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说:“过来,坐。”

    夏唯因紧张咽了口唾沫,牙白色的沙发背哪里经得住人往上做呀?她十分担心自己的衣服不够干净,所以犹豫了片刻回应说:“夫人,您直接告诉我今天要做的工作吧。”

    “你叫我沈阿姨吧,别怕,来,坐坐。”那妇人叹了口气,偏头摩挲着手腕上的镯子嘟囔道:“你妈妈这怎么突然就出事了呢?我女儿性格喜静,一直不准我找佣人在家待着,好不容易来个手艺合她胃口的钟点工,又给折了手,这往后啊,又得我一个一个的试用新人了……”

    夏唯闻言听出她要辞退自己的意思,立刻反驳道:“夫人,哦不,沈阿姨,您放心,我干活做菜手艺都是跟我妈学的,她能做的我都能做。”

    沈阿姨抬头挑她一眼,摇头道:“你才多大呀?”

    “21了。”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