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多才醒,大概是前一天追跑车太吃劲,还是顾东婷的一条短信唤醒了她,“怎么没来上课?”

    夏唯皱了皱眉头,过了会儿才无奈的回复:“对不起啊婷姐,我没要得到签名,人不在后台,早走了。”

    短信发出,也已经没心情去想顾东婷会不会埋怨了,下床洗漱,妈妈一大早就去仓库上班了,舅舅舅妈在客厅,看夏唯的眼神隔着空气都透着贪婪的气味。

    夏唯走出洗漱间的时候,舅妈古怪的热情招呼她吃早餐,没吃几口就切入正题:“小唯啊,舅妈问你,你表姐从小对你好不好?”

    来了。夏唯下意识捏紧拳头,偏头看向舅妈一脸伪装慈祥的笑容,“当然很好了。”表姐夏姗姗确实对夏唯很好,甚至比对亲妹妹夏楠还要好,因为夏楠从小就很独立,不太亲近人,加上亲姐妹之间,多少有些争宠的味儿,所以姐妹俩都跟夏唯更亲近些。

    “是吧?”舅妈叹了口气:“你姐公婆以前是干部,脾气大又看不起人,这几年把你姐折腾得啊,瘦的不成人形……”

    舅妈开始喋喋不休的苦情牌,说得夏唯都扼腕叹息后,终于亮出底牌,说起要凑钱买房的事情。

    就等你这句了。夏唯听完假装一愣,想了想就说:“没问题,你跟我妈说吧,姐受了这么多苦,我们家能出多少力就出多少力。”

    舅妈欣喜若狂,心想这小侄女还是单纯好哄,立刻拍拍她脑袋说:“小唯真懂事,这事确实应该全家人尽力,你要好好说服你妈妈……”

    确实个屁,你们又不是借不到外债,跟我妈借钱还不是为了可以拖欠不还?是打算看我们一辈子寄人篱下被人压榨才开心?公婆给姐姐脸色看,你俩也没少给我和我妈脸色看啊!

    夏唯心想着,恨得直捏拳头,但为了让舅妈相信自己的诚意,表面还是一脸的关切。

    第一场戏完美落幕,夏唯琢磨着吧计划告诉妈妈,却没想到,中午时手机响起,她接听,对方说的话,彻底打乱了整个计划。

版权所有:QVtoL369qAMIsnzt御宅屋

  ☆、第7章 女仆

版权所有:V3npcMmoe1yLMZKE71御宅屋

越是活在苦难中的人,越是没自信,几乎没有抱怨上苍不公的力气,而会怀疑是否是因为自己的某种恶习,才遭至了这一连串祸不单行。

    所以,当听见电话里说“你妈妈被库房货物砸伤了胳膊”时,夏唯就开始崩溃的怀疑,是不是自己不愿意救助好心对待自己的表姐,才害得妈妈遭此横祸。

    只有外婆心急如焚的拉着夏唯去小区外拦了辆车,一老一小失魂落魄的赶到医院。

    “右手粉碎性骨折,先去缴费吧。”

    “严重吗?”

    “先去缴费。”

    “请问严不严重啊医生?”

    “现在我们也没法判断,你们配合一点,先去缴费。”

    夏唯这个月的兼职薪水还没发,上个月的生活费剩下四百多,外婆把剩下的养老钱都带上了,祖孙俩楼上楼下的奔波,说是很快会赶过来的舅舅舅妈始终都没有现身。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手术才终于结束,医生说碎骨对合良好,建议住院两个月。夏唯脸色苍白,依靠在外婆枯瘦的肩膀,陷入一种不知所措的沉默。

    手机响起,是老大的电话,“你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下午英语课点名了!”

    “我家出事了,帮我给辅导员请几天假。”夏唯嗓音带着无措的空洞。

    老大问了具体情况,就立刻请假赶来医院,几个在宿舍的室友也都买了水果跟过来,可毕竟都是些孩子,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陪着夏唯安慰她。

    从头到尾,外婆都抿着干瘪的嘴唇一声不吭,期间只把存折给夏唯,让她把钱全都取出来,一共两万多。

    光手术费加一侧钢板固定就要一万五,后续费用还不清楚。

    老人始终沉静,灰浊的目光却掩藏着焦灼,只在医生走出手术室时露出属于母亲的急切,“我孩子怎么样了?”

    夏唯今天才知道,只有这个平日里动不动与妈妈拌嘴吵闹,不顾情面的怒斥她年轻时后太糊涂的恶老太,会在全世界都抛弃她时,坚强的帮她扛起整片天。

    手术后,妈妈被推到病房休息,只有外婆坐在床边沉默干守着,时不时面无表情的帮她擦汗,眼泪顺着深深的泪沟皱纹,悄无声息的滴在洁白的床单上。

    夏唯跟室友们默默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大家都不知说什么好,几个小姑娘都是愁容满面,许久后一个丫头小声说:“这里洗手间在哪儿呀……”

    夏唯把包递给老大拿着,站起来说:“我带你去。”

    老大也憋很久了,也忙站起来,把包递到一旁顾东婷的手里,跟着夏唯一起走。

    顾东婷原本没想来,可老大给宿舍集体请了假,她也不好一个人留在宿舍,本来心里有点怕麻烦,到了医院见到夏唯的样子,多少有一些怜悯,现下也就安分的待着,也不打算提前开溜了。

    几个室友去洗手间后,老大递给她的包包开始震动,顾东婷猜想是什么要紧的电话,赶紧翻出来。

    夏唯的老古董山寨手机音量还真是大,拿出包的时候,吓得顾东婷很不好意思的捂住背面的喇叭,一看屏幕,是条短信。

    顾东婷刚准备塞回去,却被屏幕上的名字吸引了,她喃喃的自言自语:“姜可?”

    她抬头看一看洗手间的方向,人还没回来,关于这个名字的好奇心,顾东婷向来抵抗不住,她毫不犹豫的点进了短信,惊慌中读了好几遍才看懂,表情不可谓不吃惊。

    在怀疑是否同名同姓后,她忍不住点开信箱里其他几条署名姜可的短信,几乎都是那天在夜店的时间段,催促夏唯见面的短信,说话口吻……和微博里越看越像。

    再联想起夏唯在夜色倾城的vip待遇,顾东婷终于恍然,一种震惊又嫉妒的情绪像是杂草般疯长。

    顾东婷不知道夏唯跟姜可是什么关系,但她看得懂这最新的一条短信,显然是在低声下气的求和——姜可,她的女神姜可,居然对一个家徒四壁、祸事不断的打工女求和!

    她几乎没经过思考,就颤抖着手指,飞快将那条求和短信选中、删除,将手机放回到包里,丝毫不去想,这个人也许是目前唯一能够帮助夏唯的救星。

    夏唯回来后,外面天已经泛黄,就拿回包嘱咐室友们赶紧回学校,老大想留下陪她,可又没有地儿睡,只好悻悻的跟着其他人告别,嘱咐夏唯要坚强。

    傍晚的时候,妈妈醒过来,情绪很不好,外婆像是喂养动物园里的熊猫幼崽一样专心又温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