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化妆品铺满,几乎堆出两层。

    左手边靠阳台坐着的女孩细眉细眼,面容清秀,是宿舍的老三,名叫顾东婷。

    她斜眼瞥了一眼呆呆站在阳台门前的夏唯,扑哧笑了一声,把视线落回镜子里,不冷不热的说:“你是要去跳芭蕾啊?现在流行蓬松的发型,你看我。”她抓了抓已经十分蓬松的头顶,一头栗色的长发被打理得十分入时。

    夏唯抿嘴笑,绕过长桌边正精心打扮的室友,将镜子放回衣橱,说:“我这长度的头发可不就是太蓬松了嘛,刚洗过头,拿电吹风吹的,你要想领个狮子头去你那宝贝地方,我就把皮筋拆了,你可别后悔。”

    顾东婷闻言撇撇嘴,没再反驳。

    室友陆陆续续梳妆完毕,顾东婷站到长镜前,微仰下巴,略显高傲的欣赏着自己的全套武装,头也不回的问大家:“怎么样?”

    “女王万岁!”众人齐答。

    顾东婷满意的一点头,回过身,看见夏唯正百无聊赖的靠着衣柜玩手机,立刻嚷道:“你快点换好衣服呀!我们得提前去排队,今天去晚了未必能挤得进去。”

    夏唯抬脸看向顾东婷,笑了笑回答:“我就穿这件跟你们出去呀。”

    顾东婷有些夸张的睁大眼睛,上下打量她衣服——上身一件深灰色套头卫衣,正面是几个大大的黄色字母,下身是中规中矩的牛仔长裤。

    “你穿这样跟我们去夜店?”嫌弃两个字明明白白写在她脸上,“今晚这家店周年庆,最近红得发紫的地下乐队会来助阵诶,主唱那个帅t是我女神,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她!换件衣服好不好?拜托~~”

    这最后一句绵长的“拜托”让夏唯有些惊慌,让顾东婷发嗲求助那可不是小事,再不服从可就是不尊重她了,后果不堪设想。

    夏唯低头慎重的看了看自己的着装,用力扯了扯袖口,努力想把皱巴巴的胳膊肘处抻平。

    她的衣服多数都是这样普通的款式,像顾东婷那种一字领贴身短裙类的服装是一件都没有,就算再换几套,顾东婷也不会满意的。

    “你看……”夏唯转身敞开衣橱,把挂在栏杆上寥寥无几的几件卫衣亮在顾东婷眼前,诚恳地说:“我衣服都是这样的,你知道的啊。”

    顾东婷有些恼的呼了口气,迈步走到自己的衣橱前,找到一件露背的宝蓝色长裙,外搭一件全麻的精致镂空流苏开衫,拎出衣柜,转过身,看着夏唯说:“我这里有一套新买的小套裙,阿玛尼的,你晚上穿着它去吧。”

    “不用了吧……”夏唯脸色微变,若不是这么针对性的施舍,她还是很乐意跟朋友换衣服穿的,只是目前情况有些不一样。

    “没关系,你小心点,别滴上酒水就可以了。”顾东婷脸上的笑意如沐春风,和蔼得让她心里的自尊无处伸张。

    夏唯尴尬笑了笑,自嘲道:“真不用,夜店总没有杂牌服装不许入内的规定吧?”

    顾东婷皱起眉,对给脸不要脸的夏唯仁至义尽,最后一次做出诚恳的表情,看着夏唯缓慢的说:“今晚对我来说,特别重要。”

    夏唯性格向来顺从,深吸一口气,自我安慰的想,那么好看的裙子,你想穿还没得穿呢,别人好心借给你,多好呀。

    她直起身子,踱步过去,其他室友转头齐刷刷的看过来,原本的谈话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等待见证着她被施舍的一幕。

    那些略带怜悯的目光,如同聚光灯,终于将夏唯狠狠钉在原处。

    不要这样看着我,求你们。

    顾东婷见她走了两步又停住,忙主动拎着漂亮的裙子走过去,像圣母玛利亚一样把衣服递给她。

    夏唯咽了口唾沫,抬起头,笑道:“还是不用了,我去过夜店,里面灯光暗,穿什么根本看不出来的。”

    这样突然的对抗让顾东婷惊立原地,随后终于换了副态度:“你去过什么夜店?哦对了,兼职啊?你那是去打杂挣外快的,洗厕所的大妈就算裹套床单去夜店也没人管,可今天不同,我女神要出场,你跟我一伙,就丢不起这个人,懂么?”

    一段话,像把刀,插入夏唯的耳膜,扎透了她的自尊。

    短暂的沉默让其他室友们紧张起来,立马有人打圆场,上前推搡顾东婷说:“没关系啦,夏唯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顾东婷略带着点恼的瞪了一眼那室友,又斜眼瞥了夏唯一眼,冷笑了一声,参杂着不屑与嘲弄,非常非常,不善意。

    夏唯面不改色的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高中时就曾经对自己保证,不可以因为自己脆弱的自尊,再跟室友把关系搞僵。

    “要不,我不去了吧。”夏唯抬起下巴,淡淡看着顾东婷。

    “干嘛不去?她们说今晚有免费的果盘!”吃货老大恨铁不成钢的怒瞪夏唯,魁梧的臂膀勾起夏唯的胳膊肘,说:“要去要去!一定要去!我第一次去夜店,有点紧张,你要陪我一起,不然我一个人不好意思吃太多!”

    夏唯失笑,扭头白了老大一眼,嘻笑说:“你尽管吃,要是保安来干预,你就敞开胸怀用肌肉吓唬他们。”

    “去你的!人家这是乳、沟!”

    几个室友开始拿老大调侃,气氛略微缓和下来。

    “随便了。”顾东婷不合时宜的冷哼了一声,拎起包包准备出门,口中叨念着:“我是为你好,自己不在乎形象还总想太多,真受不了……”说完抬起手机看时间,转头对大家说,可以走了。

    老大用肩膀挤了下夏唯:“真不去了?”

    夏唯冲老大笑笑。

    “生气了?”老大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像牛犊一样温顺,凑耳过来小声说:“大不了到那儿我跟你一桌,跟她分开坐。”

    “没有,”夏唯坦然看着老大,认真的说:“我真不想去了,本来今晚就有兼职,怕她不开心才特意请假的,现在她既然不想我去,皆大欢喜,刚好我请假电话还没打呢。”

    老大知道她外表柔顺,骨子里却犟得跟什么似得,就不再多劝,轻轻叹了口气,走去拿自己的包,跟上顾东婷。

    门前又转头看了眼夏唯,欲言又止,缓缓关上门。

    门关上的瞬间,夏唯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呼了口气,准备换上睡衣——其实她昨天就已经请了假,晚上算是白搭了一天工资和这个月的全勤奖,还吃不到免费的果盘。

    刚爬上上铺,床下就传来自己的手机铃声,夏唯颓废的叹了口气,怪自己丢三落四,利索的又爬下床,拿起手机,来电显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