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一十七章 元旦之夜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go-->

    元旦来临的前一刻,狗娃子等人顺利结丹成功,算是给甄诚的婚礼送上了一份大礼。

    像很多世俗的婚礼一样,甄诚的婚礼盛大而又隆重。吴昕等人的幸福笑容挂在脸上,林薰儿、于优雅等对甄诚有想法的女孩,也送上了自己的祝福,但伤心失望是在所难免的。

    蛮荒帝国的开国大典,按照计划一步步进行,甄诚的名字,从这一天开始,取代了丹帝。

    丹帝到底怎么了?没人知道的。但现实的蛮荒人管不了那么多了,保命的时候,丹帝没有来救命,修炼的时候,丹帝也没有给自己发放丹药,那丹帝的位置被甄诚取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丹阁、器阁、战阁成立之后,甄诚肩上的担子也一下子轻松了很多。丹宗成了众人对外显示身份的名号,从这一天开始,丹宗取代了丹塔在众人心目中的位置。

    丹塔是什么样子,很多人都没见过,如今的丹宗却是货真价实的,经历了蛮荒大劫的众人,那颗忐忑的心,现在总算有了归属和寄托。

    原本荒凉的西城,如今变得热闹非凡,原本很少看到修真者的西城,如今成了蛮荒帝国人口最多的地方。未来南城虽然能恢复,但想再恢复到以前那样,似乎没有可能了。

    没有发生混战之前,蛮荒的人口有四五十万之多。而现在,蛮荒的所有人口加起来,都不足十万。

    西城聚集了五万人,这在以往,也只不过是南城人口的一半。

    喜庆的气氛,从早晨开始一直延续到深夜。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元月2日的早晨。

    展天、展雄烈跟着忙活到凌晨,才回到休息的地方。看着外面的繁星,两人的心情有些复杂。

    “也不知道梦儿现在怎么样了?”展天率先打破沉默,“不知道这孩子在修仙大陆过得怎么样?”

    儿行千里母担忧,放在父亲的身上也一样。从小到大,展梦儿都未曾离开过自己独自闯荡,这突然间离开了,展天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流星青冥飞剑,还在甄诚那里。奇怪了,难不成,一柄飞剑可以开启一次修仙大陆的入口?”展天继续自言自语,眉毛皱紧。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机缘,何必担忧?即使你整天想着梦儿,又能做什么?”展雄烈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想过梦儿的事情,但又感觉个人力量渺小,想了也没用!”

    “那我们怎么办?难不成,我们就这样等下去?”家祖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展天依然担忧女儿的未来,当然,展天也想再见见失踪多年的妻子。

    “甄诚现在可以炼制破婴丹了,元婴丹他还没有炼制,另外,甄诚的手里,还有九转金丹的丹方,以甄诚的性格,他都会炼制!蛮荒帝国刚刚成立,丹宗也已经初具规模。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丹宗弟子,就会迫切的渴求元婴丹。”

    “家祖的意思是,我们耐心等待。等到结婴了,再做打算?”

    “修仙大陆,不是一个谁都可以去的地方。梦儿只有金丹期,根骨天赋也不算差,进入修仙大陆的风险肯定要比你我小很多。可以肯定,修仙大陆的修炼层次,会比蛮荒高出至少一个层次。以你现在的修为,即使进入修仙大陆,那也是垫底的存在!”

    “可是,流星青冥飞剑只有一把,等甄诚想要进入修仙大陆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你想多了!”展雄烈摇了摇头,“甄诚对待家人的态度,其实已经告诉了我们一切。甄诚现在做的一切,其实都在为丹宗进入修仙大陆做准备,难道你没发现吗?”

    “丹宗进入修仙大陆?”展天眼神闪亮,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展雄烈脸上的笑意更甚,“那我问你,三年前,甄诚进入蛮荒的时候,我让你去接甄诚,你可曾想到,甄诚会是蛮荒的新主?”

    “没想到!”展天摇头,“我那时候,甚至都觉得好笑。为了一个一级丹王,我们兴师动众的迎接,根本没必要。后来,损失了那么多兄弟,我更加后悔。”

    “那现在呢?”

    “现在——”展天苦笑,女儿喜欢上了甄诚,自己现在还能怎么样呢?“可是,按照甄诚那谨慎的性格,他进入修仙大陆,应该也是渐进的方式,怎么可能让整个丹宗一起进入修仙大陆呢?”

    “你这样想,那就错了!”展天再次摇头,“修仙大陆宗门林立,甄诚修为再怎么逆天,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再者,进入修仙大陆之后,甄诚还能不能回到蛮荒,那可不是甄诚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而且,甄诚要进入蛮荒,吴昕能不去吗?如果吴昕去了,那蛮荒的家人怎么办?”

    “那到是!现在所有人,惧怕的是甄诚,如果甄诚和吴昕都离开,一旦时间很长,那出事是早晚的。更何况,甄诚上次狠辣的轰杀元婴期老祖,已经留下了祸根!”

    “祸根不祸根的,这到无关紧要。甄诚留下的那些元婴期老祖,肯定已经被甄诚完全控制。当然,如果甄诚和吴昕离开了,那危险还是存在的。只是,那样一来,如今的丹宗也会受到影响,甚至整个蛮荒,都将再次陷入混乱动荡之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甄诚在短期内,不可能前往修仙大陆!”

    “那到也是!这次动乱,蛮荒元气大伤。甄诚成立了蛮荒帝国,对遭受打击的蛮荒子民来讲是一件好事。虽然甄诚年轻,但现在所有人都服他,那蛮荒众人也算有了心灵上的寄托。只是,我就想不明白,丹帝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呢?古战场的时候,丹塔碎裂的时候,丹帝还曾经亲手灭杀了很多逃跑的元婴期老祖,还跟魔王对峙过,后来,妖兽泛滥,鬼族攻击南城,丹帝怎么会突然间消失呢?”

    “更加令人怀疑的是,甄诚都成立蛮荒帝国取代他了,丹帝也没出来反对,真是奇怪!”

    展雄烈接过展天的话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何止你疑惑,那些元婴期老祖心里又何尝不疑惑?只是,这注定是一个谜!”

    “我有时候,真怀疑甄诚跟丹帝有关系。进入蛮荒之后,一切都顺风顺水的。很多人努力几十年的事情,甄诚三年时间就完成了。这么一个年轻人,取代了丹帝,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就是发生了。”

    “想不明白,那就是安之若素好了!”展雄烈苦涩一笑,“只要活着,谜题总有解开的一天!甄诚不是池中之物,跟着甄诚,不会错!天色不早了,休息吧!调整两天之后,我们就要回南城了!”

    “天儿知道了!”展天起身,鞠躬行礼之后,恭敬的退出。

    虽然已经是冬季,但蛮荒的夜似乎并不长。展天与展雄烈谈完话之后,没过多久,东面的天空就露出了鱼肚白。

    “姐,新的一天开始了!”毛晓天睁开眼,看着东方的朝阳,脸上依然挂着泪痕,“我会振作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嗯!姐相信你!”黄语嫣看着妹妹那伤心的样子,勉强挤出笑容安慰道,“石傲根虽然优秀,但他与你的性格差异太大。你生性活泼,而石傲根为了追求天道,什么都可以不要!你能早点从这段感情的泥淖中挣扎出来,是好事!”

    “我知道,可就是心理空空的难受!”想想昨晚甄诚大婚的时候,毛晓天鼓足勇气向石傲根表露的心迹,可结果却是冷冰冰德尔拒绝。如果不是借机黄语嫣陪着,毛晓天真相自杀。“以后还要经常见面,丢死人了!”

    “这有什么丢人的!”黄语嫣温柔的抬起手臂,摸了摸毛晓天的脑袋,“男欢女爱,这是很正常的。你能鼓足勇气表达的自己的心意,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能做双休道侣,还可以做朋友的!你看林薰儿,她喜欢甄诚,现在甄诚结婚了,她还不是微笑着祝福!”

    “林薰儿昨晚喝了那么多灵酒,心里肯定也很苦!说起来,林薰儿也是个苦命人。林家的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个。原本喜欢甄诚,哪里想到,甄诚突然间结婚了!”

    “这件事,还真不怪甄诚,或者说,甄诚这件事做的也算是光明磊落。甄诚进入蛮荒的时候,就有了这些世俗界的女人。这些女人,为了甄诚,从世俗界追到蛮荒,从普通人变成修道之人,甄诚不给个说法,不给个名分,也的确说不过去。”

    “那倒是!只是,那么多女人嫁给一个男人,还那么开心,我真想不透,这些女人心里是怎么想的?难道,这世界没有男人了吗?”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天涯何处无芳草。石傲根不欣赏你,总会有更加优秀的男人欣赏你的!”

    “姐——别说我的事情,好不好?”一个爱情梦,就这样破碎了,毛晓天虽然做好了重新再来的准备,但此刻,依然难以忘记石傲根。

    “好!不说!”黄语嫣拉住妹妹的手,“以后,你跟着姐姐一起修炼!只有修为高了,才能得到别人的敬佩!”

    “姐,甄诚结婚,你心里是不是也不好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毛晓天突然懂事的看着姐姐,“甄诚昨晚说道几个妹妹的时候,提到了你,我猜,甄诚肯定也知道你喜欢他,所以才这样做的!”

    “胡说八道!”黄语嫣一愣,云淡风轻的说道,“我跟你一样,不喜欢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甄诚虽然优秀,但他不是我的那盘菜!”

    “姐,如果展梦儿没离开,甄诚会怎么做?”

    “这——不好说!”黄语嫣摇了摇头,“以前在南城,在我们几个人里,甄诚与展梦儿总是针锋相对。后来,两人一起在古战场度过了一段时间,可能感情方面突飞猛进了吧!”

    “要我说,如果展梦儿留在蛮荒,甄诚肯定要考虑展梦儿的感受!毕竟,展梦儿的背后牵涉到展家。林薰儿、姐姐,甄诚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了,因为我们都是没家没业的,也没人支持。甄诚说不要,那就不要,说妹妹,那就妹妹呗!”

    “胡说八道!”黄语嫣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严肃的训斥道,“这样的话,你跟姐姐说一说不打紧,但千万别跟别人讲。祸从口出,你知道吗?”

    “我知道!”毛晓天点了点头,“反正,我们姐妹都是苦命人!”

    “苦命人就苦命人吧,如果现在不抓紧修炼,将来指不定哪一天被抛弃也不一定呢!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还有一定的地位。至少,我现在也是丹阁的副阁主,以后修炼的丹药,我们姐妹两人至少不用担心!”

    “姐姐辛苦了!我什么都做不来!”

    “走了!回去!天亮了,估计有很多事情要做的!记住姐姐刚才跟你讲的话,想让别人重视你,那就要本事比别人强!”

    “我会努力的!我要超过石傲根那混蛋,我要让他后悔!”毛晓天那张的稚嫩的小脸之上,涌现出了成熟的坚毅之色。

    “走!”黄语嫣看了看妹妹,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离开。

    山坡的朝阳处,雪开始融化,慢慢地露出黄黑色的地皮;雪水滋润着泥土,浸湿了去年的草楂;被雪盖着过了冬眠的草根苏醒复活了,渐渐地倔强有力地推去陈旧的草楂烂叶,奋力地生长起来。

    与此同时,随风摇落下来的草木种子,也被湿土裹住,在孳殖着根须,争取它们的生命。山的背阴处虽然还寒气凛凛,可是寒冷的威力已在渐渐衰弱。

    朝阳处的温暖雪水顺着斜谷流过来,融化了硬硬的雪层,开始冲开山涧溪水的冰面。巨大的冻结在岩层上的瀑布也开始活动了,流水声一天比一天响起来,最后成为一股汹涌的奔流,冲到山下流进河里,河中的冰层就喀嚓喀嚓裂成碎块,拥挤着向下流淌去,河面突然变得宽阔了,河水涨高了,水波飞溅,冲击着顺流而下的船只。

    过了元旦,蛮荒就进入了春季,四处都洋溢着勃勃生机,西城的周边被欢乐和幸福的云团紧紧裹挟着,亲吻着!

    第三千零一十七章 元旦之夜在线阅读  www.yuzhaiwu.net

    <!--over-->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cmibscwnychcsddpprepqqakczbmxqwzce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