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一十八章 小子你讹我?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go-->

    “雕虫小技也敢丢人现眼!”姚卓冷笑一声,一把将那珠子抓在手心上,狠狠一握,面上满是嘲弄讥讽之色。

    不过下一刻,他就脸色狂变,因为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忽然自他掌心处爆发了出来,这力量之强让他一个帝尊两层境都有些心神失守。

    “帝绝丹!”姚卓多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下子就明白杨开丢出来的这珠子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珠子,而是一枚帝绝丹啊!

    彻骨的冰寒一下子将其笼罩,姚卓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冷,手脚冰凉。

    紧接着,狂暴的力量波动迭起,一道俏丽的虚影忽然出现在姚卓面前。

    而在这虚影现身的一瞬间,所有冰心谷的强者全都傻眼了,一双双美眸朝那虚影望去,娇躯剧烈颤抖。

    “师傅……”安若云出手已没了半点力道,只是怔怔地望着那思念了三千年的身影和容貌,任凭她如何努力也压制不住己身的激动。

    孙芸秀,长孙莹等人全是这幅模样,一身帝尊境的气势轰然崩散,纷纷从半空中落下,朝那虚影瞩目过去,师尊师傅之称呼此起彼伏。

    “冰云!”姚卓却是仿佛白日见鬼一样,脸色苍白地望着那虚影。他当年也曾经与冰云打过交道,自然一眼就认出眼前这是冰云的虚影,这就意味着,那帝绝丹是冰云凝练出来的。

    一声低吟蓦然响起,声音虽轻,却传遍了整个冰心谷,让每个人都心神震撼。

    “冰雪梨花剑!”

    伴随着低吟之声,那虚影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柄纯粹由能量构成的长剑,洁白无瑕,长剑抖动之间,朝姚卓周身要害笼罩,剑出如龙。

    姚卓大惊失色,一声低吼之时。手上已出现一根长戟,大开大合之间,催动一身力量,拼死防护。

    叮叮当当一连串脆响之声传出。帝威冲撞弥漫,帝意溅射虚空,天地法则轰然破碎。

    短短十息不到,姚卓忽然抽身后退,大口喘息。而冰云的虚影也手收剑而立,仿若有灵性一样转过头,瞧了安若云和孙芸秀等人一样,这才一下子崩碎开来,化为点点荧光消散的无影无踪。

    杨开瞪大了眼珠子,一脸惊愕的表情。

    帝绝丹这东西他曾经用过一次,可是上次使用岁月大帝的帝绝丹气势恢宏,四季之力弥漫,让他得以在那岁月之力下感悟天道武道,从而突破了道源三层境的层次。

    而这一次与上次比较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

    尽管冰云的剑势了得,剑意通天,这神通也极为不俗,可无论是从哪方面比,都比不得岁月大帝的那枚帝绝丹。

    而且也只坚持了十息功夫就烟消云散了。

    这难道是普通帝尊境和大帝之间的区别?可是凝练帝绝丹的时候,两人都是帝尊三层境啊,按道理来说应该威力差不多才对。

    放眼望去,姚卓虽然狼狈,却也没有受伤的痕迹,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杨开疑神疑鬼之时。姚卓却是忽然脸色一白,闷哼一声,紧接着,他的身上各处。忽然浮现出一朵朵梨花形状的冰花。

    那一朵朵梨花洁白如雪,点缀在姚卓肩周,腰腹,双臂,双腿之间,看起来就好像姚卓采了许多梨花插在自己身上一样。惟妙惟肖。

    当这些梨花出现的时候,姚卓整个人如坠冰窖,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嘴唇都被冻的发紫。

    “师叔!”封溪大惊失色,慌乱地喊道。

    姚卓冷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浑身被那冰寒法则萦绕,好大一会功夫他才忽然爆喝一声,帝元震动之下,将覆盖在自己身上的冰雪梨花震碎开来,恢复常态。

    但他整个人的气势早已跌落谷底,看起来虚弱到了极点,一张口就是一蓬鲜血喷了出来,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势。

    封溪赶紧上前搀扶。

    “安谷主,孙长老,这便是你们冰心谷的待客之道?”姚卓强撑着精神,咬牙冲安若云和孙芸秀喝问。

    安若云黛眉一皱,冷冰冰地道:“若真是客人,我冰心谷自不会有所怠慢!”

    言下之意,你姚卓和封溪并不算冰心谷的客人。

    姚卓听了,又气又怒,差点再次吐血,咬牙道:“两日之后便是溪儿与贵宗弟子紫雨的大喜之日,你我两家也要结为连理,安谷主竟如此不近人情?”

    “紫雨是本宫的弟子,没有本宫的同意,她不会嫁于任何人!”安若云冷哼道。

    姚卓一呆,他还从未见过安若云如此强势的一面,在他的印象中这女子性格温顺,甚至可以说是软弱,可是今日却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姚卓自然知道她为何有如此变化,显然是因为冰云有消息的缘故,他内心中冷笑不迭,暗暗不耻这女人有了靠山就强硬的态度,冷笑道:“此事可是贵宗大长老亲自同意之事,我等也广昭北域各大宗门,岂是安谷主一言就可以否定的,传扬出去,只怕会让各路豪强笑话你冰心谷出尔反尔。”

    孙芸秀往前一步,冷然道:“我之前确实答应了,但是我现在反悔了,紫雨与少宗主的婚事就此作罢,所有责任本宫一力承担!”

    姚卓一呆,只觉得脑子嗡了一下,手指着孙芸秀哆嗦不已,半晌说不出话,显然是被气的不轻,他怎么也没想到,如此大事,孙芸秀说反悔就反悔了。

    冰心谷可以不在乎名誉的损失,问情宗不能不在乎啊。两日之后若是无法成亲,可是会让整个北域看了笑话的。

    那边封溪闻言,神色一怒,低喝道:“孙长老,做人可不能如此言而无信,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岂能这般失信于人!”

    孙芸秀表情古怪地望着他,淡淡道:“你哪知眼睛看出本宫是男子汉大丈夫了,本宫是女人!”

    封溪顿时无语,刚才他也是被气急了,导致有些口不择言,话一出口就知道有些不对,可已经收不回来了,只能咬牙道:“好,诸位的态度本少知道了,两日之后,家父会亲自过来,希望到时候诸位的说法会让他老人家满意,告辞!”

    说着,目光怨毒地扫了一眼杨开,然后搀扶姚卓朝外行去。事情闹成这样,他与姚卓也没脸面继续留在冰心谷做客了,只能离开这里。

    而冰心谷众女听说两日之后问情宗主会亲自过来,都是脸色一变,显然对这个问情宗主极为的忌惮。

    杨开冷着脸,望着封溪和姚卓,心中杀念如潮。刚才若不是他在关键时刻祭出了冰云给他的帝绝丹,今日他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样就浪费了一枚帝绝丹,他哪愿意让这两人平安离开?怎么也要付出点代价吧?所以不等两人转身,杨开就爆喝一声:“这就想走了?你们也是太天真!”

    众人闻言,全都表情一变。

    冰心谷众女似乎直到此刻才认识到杨开的胆大包天,今日之事闹成这样,就这般收尾,息事宁人无疑最好不过了,可看杨开的架势似乎是不想善罢甘休啊。

    他一个道源三层境,如何敢与一个帝尊两层境这样叫板?难道他手上不止一枚帝绝丹,可就算有另外的帝绝丹,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没办法祭出啊。

    姚卓和封溪也不知道杨开在搞什么东西,闻言都顿住了步伐,封溪目光喷火,一副恨不得将杨开抽筋扒皮的架势。

    姚卓更是冷哼一声,道:“今日算是我等栽了,小子你还要作甚!”

    杨开冷然一笑,道:“副宗主这么气势汹汹是想吃人啊!刚才副宗主大人不知廉耻恃强凌弱冲本少出手,本少可是被吓得半死,到现在魂魄还未归位,不知游离何方,日后只怕三魂七魄无法全满了,本少光明前途就此毁于一旦。副宗主大人给本少造成这般不可磨灭的创伤,就没点表示?”

    “哗啦!”冰心谷众女一起晕倒,表情古怪地望着杨开。

    什么被吓得半死,什么魂魄还未归为,什么不可磨灭的创伤,这分明都是胡扯啊,姚卓此前冲杨开出手,杨开根本没有与之正面交锋,只是祭出了一枚帝绝丹就化解了危机,怎会遭遇什么创伤。这小子睁眼说瞎话,竟是一点都不知脸红。

    众女也算是涨了见识,暗暗心想一个人脸皮原来可以厚到这种程度啊。

    封溪大怒道:“我看你分明好好的,哪有什么创伤?”

    杨开冷哼道:“少宗主可别睁眼说瞎话,本少现在头昏脑涨,摇摇欲坠,难道你看不到,还是说少宗主眼睛长屁股上去了?”

    “你,你……”封溪还真没见过如此无耻之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才算有力。

    冰心谷众女也都是脸色发红,暗暗觉得杨开说话如此粗鲁,简直有辱斯文。

    那边姚卓思量了一会儿,这才如梦初醒道:“小子你想讹我?”

    杨开道:“副宗主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做什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伤了本少根基,让本少武道之路就此终结,本少也不与你一般见识,拿点东西出来补偿一二也说的过去吧?”

    “这不就是在讹我?”姚卓大怒。

    杨开皱眉,摸着下巴沉吟了片刻,叹道:“好吧,我就是在讹你,副宗主大人又待如何?来咬我啊!”(未完待续。)

    第两千四百一十八章 小子你讹我?在线阅读  www.yuzhaiwu.net

    <!--over-->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dnshltyyydxycnkkvmdfkumwqbeebqafdt

- 御宅屋http://www.yushuwu.net